2018年第11期 2018-11-21 王鹤

│王鹤

自嘲为“粗制滥造品”

现代文学史上的著名作家里,苏雪林(1897—1999)是饶富特色的一位: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她就与冰心、丁玲、冯沅君、凌叔华被并称为“中国五大女作家”;她享年102岁,被誉为文坛“超级老寿星”,到94岁高龄,还能撰写自传。1998年还曾以百岁之身,回到阔别70多年的老家、黄山脚下的岭下村,一时轰动海峡两岸;她兼有作家、教授、学者、画家等身份,小说、散文、诗歌、戏剧、古典文论、时评……样样涉猎,著作等身;她不像同时代的冰心等女作家,为人为文都留给世人温柔敦厚的印象,她曾经参与或挑起文坛的几次大论争,有时还裹进了漩涡中心,却并不显得很惊慌失措。

《苏雪林自传》的自序开篇就说:“我是一个自卑感相当重的人。”事实上,往往是富于自信或超越了自卑的人,才会自己宣称“自卑”。由苏雪林的自传,的确看得出她的袒露和自负。她自幼聪慧绝伦,当年父亲每天给她和姐姐讲授《唐诗三百首》《古文观止》《古诗源》,为她买回《杜诗镜诠》和李白、韩愈、苏轼等诸多唐宋名家的选集,以及附有注解的袁枚《小仓山房诗集》等。苏雪林悉心揣摩,再被诗画均出色的四叔精心指点,悟性极高的小姑娘,诗兴郁勃,竟能写出“古朴劲健”的五古,其中还不乏新奇、警策的句子。

在安庆就读安徽省立第一女子师范学校期间,苏雪林成绩优异,她的作文总是被老师浓圈密点、广为揄扬,加之能诗擅画,才女”之誉,遂纷至沓来,甚至远播至京沪。直到在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读书期间,苏雪林依然写了不少古体诗。她总结,自己的旧文学根柢不是来自四书五经,而是从旧诗歌和旁搜杂览中得来的。

1919年秋进入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国文系后,苏雪林以“苏梅”等笔名发表了许多诗文、时评。她与同样才华横溢的同学庐隐、冯沅君、程俊英被称为女高师“四大金刚”。

苏雪林的自传也常常不掩饰地自己揭短。比如,在安庆培媛女学念书时,受虚荣环境的影响,为着想穿华艳衣服而与母亲哭闹不休;就读安徽省立第一女子师范时,为保住惯常的第一名,跟插班进来与自己打擂的“学敌”明争暗斗,激起一场大风潮,最后结怨很深,两败俱伤;苏雪林的两位发蒙先生学问平平,授课多错讹。父亲虽然中过秀才,也常念别字。所以苏雪林自嘲是个“粗制滥造品”,她第一年在武汉大学任教时,因为写别字、念别字而被学生“检举”,险些被学校解聘。

当时学校聘用教师,很看重学位。苏雪林在北京女高师还差一年毕业,便考入吴稚晖、李石曾在法国里昂创办的中法学院,后进入里昂国立艺术学院学习绘画。留法三年多,因母亲病重,1925年提前返国。她曾两次留法,都未得到学位,颇引以为憾。第一次回国之初,在苏州景海女子师范学校和东吴大学授课,就因为没有学位,名分既不高,薪酬也较低。

苏雪林自1931年开始,在武汉大学任教18年,与著名作家凌叔华、武大外文系教授袁昌英并称“珞珈三杰”。苏雪林生活简朴,但在抗战初期,将嫁奁3000元,加上十年省吃俭用的教书薪俸买成两根金条,共计51两黄金,捐献给政府,“作为抗战经费的小助”。1949年她到香港工作一年,1950年再度留法,想寻觅资料研究屈原的赋。两年后抵达台北,任台湾省立师范学院教授,后来到台南成功大学任教授,在此退休、终老。

苏雪林能操几套笔墨,她的语言没有文艺腔,写人叙事,活泼生动。曾被阿英誉为“女性作家中最优秀的散文作者”。像《我所见于诗人朱湘者》等篇目,描摹活灵活现,议论干脆精准。其学术专著更多,自1928年出版《李商隐恋爱事迹考》之后,《中国文学史》《辽金元文学》《唐诗概论》等数十种。苏雪林平生投入心血最多的,则是屈赋研究,从1944年开始历时30多年,有《屈原与九歌》《楚骚新诂》《天问正简》等数本专著。苏雪林自觉独辟蹊径、发千古之秘,却未被学术界广泛认同,有人还讥之为野狐外道。但她自己颇珍视它们:“我将求知音于五十年、一百年以后。”……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上一条:段锡朋与五四运动
下一条:已经是最后一条了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