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第11期 2018-11-21 郝在今

│郝在今

 

1945年8月14日,国民党总裁蒋介石发出电报,邀请共产党主席毛泽东去重庆谈判。皮球从重庆踢到延安,怎么答复都难。中共中央判断,蒋介石发动内战的决心已下,这个电报不过出于两项目的:一个是借口毛泽东不去重庆,将战争责任嫁祸于共产党;如果毛泽东去谈判,就给予共产党几个部长席位,迫使共产党交出军队,而后予以消灭。另一目的,就是利用谈判拖延时间,以便调兵抢占沦陷区地盘。

毛泽东如何应对?除了人所共知的新闻报道之外,还有许多谋略秘密……

智窃密电码

8月16日,毛泽东复电蒋介石:朱德总司令本日曾有一电给你陈述敝方意见,待你表示意见后,我将考虑和你会见的问题。”朱德的电报批评蒋介石给十八集团军的命令“就原地驻防待命”是完全错误的,还提出:被解放区军队所包围的敌伪军由解放区军队接受其投降,你的军队则接受被你的军队所包围的敌伪军的投降。”谁种的桃树谁摘桃子,朱德的要求合情合理。连这么合理的要求都不同意,有什么可谈的?皮球又踢回重庆。

蒋介石当然不会接受朱德的提议。明知双方谈不拢,却还是请你来谈,这就是谋略手段。搞谋略就要用情报,提前掌握对手的动向。蒋介石明里发给毛泽东电报,暗里还有另外一封电报同时发到延安,电令驻延安的中央军联络参谋,探问毛泽东的真实态度。抗战期间国共合作,八路军编入国民革命军系列,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的蒋委员长有权向八路军派出联络参谋。这联络参谋其实就是情报官,任务就是侦察八路军和中共中央。国民党驻延安的联络参谋周励武和罗伯伦,这几天在延安四处打探毛泽东动向,得到的所有消息都是毛泽东不可能去重庆。延安干部个个都说:这个重庆谈判就是老蒋设下的鸿门宴,让你钻进去砍头咧!于是,二人给重庆发去密报:毛泽东不会去重庆谈判。

蒋介石要的就是这个情报。你越是不来,我越是要请。20日,蒋介石又发出第二封邀请电。这封电报的文笔更加老辣。首先驳斥朱德的提议,这受降程序是盟国决定的,你方必须严守纪律。这一下,蒋介石就把自己摆上国家元首地位,把对方降到地方级别。接着就是情理兼至的邀请:“大战方告终结,内争不容再有。深望足下体念国家之艰危,悯怀人民之疾苦,共同努力,从事建设。如何以建国之功收抗战之果,甚有赖于先生之惠然一行,共定大计,则受益拜惠,岂仅个人而已哉……”多么巧妙的文字,说是邀请,其实是声讨。反过来读那就是,你不来就是搞“内争”,就是为“个人”。既然你不“体念国家之艰危”,不“悯怀人民之疾苦”,那我就有理由独自“收抗战之果”。这封电报可不是密电,中央通讯社同时向国内外广播,企图打一场舆论战。

22日,毛泽东电复蒋介石:“兹为团结大计,特先派周恩来同志前来进谒。”同时,毛泽东接见国民党的联络参谋,当说自己目前不准备去重庆。两个联络参谋回家就赶紧向重庆发出密电,他们当然知道自己也是延安的侦察对象,但还是有恃无恐。自己使用的高级密码,共产党破不了。

国民党向八路军三个师派了三个联络参谋,都由国民党特务头子康泽直接选派指挥,主要任务不是帮助共产党部队抗日而是搞情报。1939年冬国民党发动第一次反共高潮,共产党不许这三人再去部队,于是这三个联络参谋就长期留在延安,住在边区政府的交际处,成了重庆设在延安的公开情报官。金城领导的交际处,职能是接待外来高级宾客,做统战和外交工作,也要监控这几个明码标签的特务。中社部人手不够,陕甘宁边区保安处上来协作。杨黄霖任招待科指导员,在交际处指挥十几个服务员,借用工作之便就地监视。对象外出时,就由便衣队支部书记王林在外跟踪盯梢。多重眼线密布,几个国民党联络参谋的一言一行都纳入边保视线。

两个联络参谋经常偷偷发报。负责技术侦察的边保七科把设备隐藏在杨黄霖的窑洞就地监听。可是,那联络参谋使用的密码等级很高,边保和中社部的内线也没有掌握。边保尝试破译始终不能成功,又试图搞到密码本。可是,那两人警惕性很高,外出总是把密码本随身携带,边保无法得手。

驻扎延安,对于过惯享乐日子的联络参谋,实在是个苦差事。可是近来,这苦日子渐渐有所改变,伙食越来越好,服务员还帮助晒被褥,就连机关的舞会也来邀请。两个联络参谋心情逐步放松,出去跳舞兜里还揣着厚厚的密码本,就显得不雅。交际处特意邀请两人去郊外的杜甫川游玩。前脚一出门,后脚就进屋,杨黄霖利落地打开铜锁,从箱子里找出密码本。贫困的延安连照相器材都缺,厚厚的密码只得用笔抄。两个参谋游玩归来,沿途边保的密哨像烽火台一样通报回家,交际处这里密码还没抄完又得赶紧恢复原貌。好在有高级领导配合。八路军总参谋长叶剑英出面,邀请宴会邀请看戏,两个联络参谋高高兴兴出门,这边厢立即开锁开抄,搞了三次才全部抄完。联络参谋与重庆电报往来,有些通过延安电信局。边保在电信局中安排的情报力量把电报稿子秘密抄写下来送到边保,军委二局再对照密码破译。这样,延安就掌握了联络参谋同重庆的全部绝密通信。

《三国演义》有一场蒋干盗书的好戏。赤壁大战前夕,曹操派蒋干去对方拜访,暗中侦察情报。那周瑜假装喝醉,把一封假信泄露给蒋干……蒋介石这联络参谋也蒋干般传递了假情报。8月23日,判定毛泽东不来的蒋介石第三次致电延安:兹已准备飞机迎迓,特再驰电速驾!”假戏大唱,锣鼓喧天,中央广播电台反复播发,各报纷纷转载。一时间,蒋介石的和谈善意传遍中外,美国苏联呼吁中国和平,国内的中间党派也心思大动……从重庆舆论高地发出的电讯,炮火般覆盖延安。

同日,毛泽东召集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决定毛泽东去重庆谈判。还决定由刘少奇代理毛泽东的职务,书记处增补陈云、彭真二人;这是预先防备毛泽东和周恩来被扣押的组织措施。28日,毛泽东、周恩来、王若飞,在美国大使赫尔利、国民政府军委政治部长张治中的陪同下,乘飞机到达重庆。

蒋介石倒弄了个手忙脚乱。这邀请本来是一出假戏,没想到毛泽东来了个假戏真唱。本料定毛泽东不来就没有准备台词,可共产党却拿出早已拟就的整套剧本。于是,由重庆提议的国共和谈,却按着延安的方案推演。造成蒋介石被动的重要原因,就是国民党驻延安联络参谋的那些电报。毛泽东得知蒋介石已经上当,才给了蒋介石一个突然袭击。谈判,最重要的是摸到对手的底牌,而且要摸到真牌而不是假牌。这次政治斗争的巨大成功,又是情报工作为战略服务的杰出范例。谋大局,也需做细事。通过情报手段,掩护战略佯动。共产党的政治运筹已臻炉火纯青,再也不会像第一次国共合作时那样上当丢脑袋了。……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上一条:1930年代中德合作与“德械师”始末
下一条:已经是最后一条了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