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第11期 2018-11-21 叶曙明

│叶曙明

 

粤北战云密布

1939年,是中国抗日战争最艰苦的阶段。中日军队在广西昆仑关展开大规模会战。为了策应桂南战役,牵制广东军队增援广西,从12月24日开始,日军第一○四师团、第八十师团、近卫混成旅团、第三十八师团一部,共11个联队,七万人马,浩浩荡荡,分三路向粤北推进。

自从广东的军政机关迁到粤北以后,无论是军人还是平民,都不愿意相信战争会降临这个宁静的山区。12月15日,以许志锐将军命名的“志锐中学”,在始兴县城外一间破陋的学宫开学。张发奎将军担任学校的名誉董事长,并亲自题写了“公诚廉毅”四字,作为校训。这所学校,除了培养四战区的子弟、遗孤之外,还在广东儿童教养院招考了一些学生。当那些天真的孩子们高唱着“我们是小铁军,不怕风霜,不怕艰难,齐着脚步,挺起胸膛,武装我们的脑和身”,在一片欢声笑语中担沙挑石,除草铺路,开辟操场,修筑校舍时,他们并不知道,战争已经在清远、从化一线爆发了。

为了弄清日军的作战意图,在翁源县三华圩的十二集团军总部里,总司令余汉谋几乎绞尽了脑汁。最初日军出现在三水方向,余汉谋急忙把六十五军一五八师调往西江,但日军只是佯动;接着又沿粤汉铁路向清远银盏坳移动,余汉谋不敢大意,又匆匆把一五八师调回北江西岸。12月18日,日军开始进攻银盏坳。

当银盏坳战斗打响不久,日军主力突然由从化良口、吕田、牛背脊杀出。六十军一八六师猝不及防,从牛背脊阵地狼狈撤逃;一五四师赶往梅坑,花了一天时间,才翻过罗家营山坳,还未进入阵地,日军已经越过梅坑。三个军九个师竟全数退到英德以东、佛冈以西、翁源以南、从化以北的山地中。左翼英德、右翼新丰,相继失陷,日军对粤北的大包围,渐次形成。

12月26日,各种坏消息都挤到了这一天。早上,余汉谋命令六十二军军长黄涛放弃佛冈,撤至上太、下太东西线一带山地,占领阵地拒敌。但黄涛将军提出了反对意见:“敌人倾巢来犯,要我曲江,为什么我不能要他广州?”他雄心万丈地说:“请总司令让我带六十二军打到广州去!”但余汉谋觉得,劳师远征,不是上策。黄涛又建议,让他向牛背脊、良口拦腰截击敌人后路,然后从吕田方面席卷而上,尾击沿翁源、从化公路北上之敌,使敌人首尾不能相顾,切断其交通联络和补给线。

余汉谋与副总司令王俊商量后,同意六十二军就近攻击牛背脊、良口。但还没开始行动,一支日军的骑兵突然出现在总司令部所在地三华圩附近,据判断可能是日军大部队的前锋。余汉谋大惊失色,急忙下令总部撤往始兴,把存放在翁源县城的所有弹药、器材、粮食、被服,一律浇上火水,纵火焚毁。黑烟汹涌翻腾,直上云霄,前线部队看见黑烟,以为日军已经攻陷总部,军心大乱。

十二集总部撤走后,日军铁骑浩浩荡荡开入三华圩,几百名日军聚集在废墟上,寻找战利品。一名士兵爬上原十二集总部的建筑,挂起了一面太阳旗。日军士兵围着旗帜举枪欢呼。广州的大小报纸,均以大版篇幅,热烈吹嘘日军的“大捷”。

但余汉谋仍然坚信,真正的交锋,才正式开始。在紧张的撤退途中,他仍给各军将领打气,并制订了详细的作战要领。

12月27日,第四战区司令长官张发奎赶到韶关,余汉谋、李汉魂也分别从始兴、曲江赶来了。大家忧心如焚,神色凝重,在经历了为世诟病的惠广战役之后,如果这次战役还打不好,十二集将成为千古罪人。张发奎指出:“我已经没有办法让部队以守势逐次抵抗,因为曲江是战区的基地,距离第一线不及100公里,再没有深广的地区可以逐次抵抗,必须以主动攻击手段,把握时机,乘敌人突进分离之际,予以各个击破。”张发奎宣布,单纯防御的阶段已经结束了。……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上一条:已经是第一条了
下一条:唐廷枢:唐家湾走出的“自强”先驱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