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第11期 2018-11-21 王国华

│王国华

 

有力者有德

孔子谈德,举例多为有力者。“泰伯,其可谓至德也已矣”,泰伯,周部落首领古公亶父长子,周代诸侯国吴国第一代君主。“周之德,其可谓至德也已矣”,此处之“周”,实为周文王。他还举出几个德行高导的人:颜渊、闵子骞、冉伯牛、仲弓。”则均为其弟子。

他讲“为政以德”“君子怀德”,也是在对有话语权的人提要求。子曰:“骥不称其力,称其德也。”千里马日行千里,不是它耐力超强,而是它听主人的话,与其它的马和谐相处。这个评价怪不怪?骥者,就是用来行路的,为何要谈到“德”?

钱穆先生解释说,“人之才德兼具者,其所称必在德,然亦无无才之德。不能行远,终是驽马。性虽调良,不获骥称”。可谓一语中的。德者,就是专为孔武者准备的。一个人首先要有能力,不仅是行事能力,更是对别人和外物有伤害的能力。能力越强,越要讲德。

所以,“力”是“德”的充要条件。尤其在夫子生活的早期农耕时代,人的破坏力基本只体现在个人蛮力上,作恶能力终究有限。贱民有无德行并不重要,有德也是被人踩,无德也是被人踩。每日苦苦煎熬。一个谁也指挥不动的底层人物(小人)走投无路时,到大街上发泄,最多打倒一个路人就被擒住了。不像现在,可以拎一桶汽油到公交车上伤害一群无辜。

在弱肉强食的丛林社会里,缺少法治、规则等外力,即便有,也是以强权为背景。“德”的重要性便显现出来了。既无他律,只好要求自律。它与既有的某些规则共同组成一个完备的体系,既是规则的辅助手段,也是不可或缺的要素。

正因此,“德”之提出与彰显,乃是人与人之间无现实平等的一个标志。

 

【以直报怨】

两千年来,释儒道三家错综繁复地交织在一起,形成了民间庞杂的价值观。追根溯源,“以德报怨”似乎更符合佛理——从身上捉住虱子跳蚤也要放掉,而不是捻死。中国传统文化中,“以德服人”似乎没什么争议,而对“以德报怨”“以身饲虎”等彻底妥协的做法虽然也有宣扬,但在实际生活中存在着不同见解。

不过,不做归不做。作为文化的一极,以德报怨”的提法一直挺立在东方价值观中。提倡之,褒奖之,身体力行之者,不绝于耳。

那么,儒家怎么看这个问题呢?孔子早有明确答案。

“或曰,以德报怨,何如?子曰,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有人问孔子,以德报怨怎么样?他回答,如果以德报怨,那么用什么报“德”呢?以德报怨是不对的。对方施我以“德”,我报之以“德”;对方施我以怨,给我气受,我报之以“直”。所谓“直”,乃公道、公理。如果我错了,有怨就有吧,我忍;如果我没错,你无缘无故伤害我,我就以牙还牙。

但这个“直”,貌似公平而合理,其实最后往往会变味,被情感的砝码压垮。毕竟,它不是旁观者角度,是自身的考量。你对我好,我便对你好;你对我不好,但我们有血缘关系,我们是朋友关系,我们是上下级关系,所谓“五伦”者,皆在此列。有些“怨”,在陌生人那里是“怨”,在亲人这里无所谓。你“怨”我了,我也不在乎。“直”与“不直”,凭的是当事人的亲疏远近。公平考量,最后难免成为情感考量,直至利益考量。

所以,以直报怨有两种结果,一是以牙还牙,血债血偿;一是忍气吞声,以德报怨。孔子虽不赞同以德报怨,但给出的答案中却暗含了这个选项。至于给施怨方哪个回报,由当事人自己认定。……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上一条:已经是第一条了
下一条:杜甫:千里壮游只为官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