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第12期 2018-12-14 蔡继明

│蔡继明

 

乡村振兴战略是中共十九大报告提出的七个发展战略之一,虽然其它六个发展战略中没有中共十八大以来强调的新型城镇化战略,但其中的区域协调发展战略首先要解决的无疑是城乡协调发展问题。所以,乡村振兴战略必须与新型城镇化战略同步实施,才能取得预期效果。

“三农问题”的核心

“三农问题”始终是全党工作的重中之重,其核心是农村人地矛盾。我国城乡居民人均收入的差距近几年虽有所降低,但很大一部分是农民工的务工收入所做的贡献。我国现有2.8亿农民工,至少一半被算作城镇常住人口,他们的收入平均在3000元以上,如果把他们的收入算在城镇居民里面,城乡居民收入差距是扩大的。而实际上,农民工寄回或带回家去的收入也被算作农村居民收入了,这样,城乡居民收入差距就缩小了。

另外,尽管到2020年扶贫攻坚任务会如期完成,但目前贫困线是以2011年2300元不变价为基准,2016年约为3000元,按购买力平价计算,约为每天2.2美元,略高于世界银行1.9美元的贫困标准。考虑到2020年实现全面小康,我国将成为中等偏上收入国家,若参照2.5美元/人/天的较高贫困标准,贫困人口规模将改变。所以说,农村扶贫脱贫永远在路上。

农村贫困的根本原因是农业劳动生产率过低。从我国人口与产业结构的失衡看,第一产业即农业的增加值只占GDP的8.6%,但农村人口按常住人口算还有42.65%,按户籍人口还有58.8%,至少1/3的劳动人口还在农村就业。这说明农业劳动生产率远低于第三、第二产业。

我国的粮食单产,以2014年为例,按实际耕地面积计算为440公斤,只及气候生产潜力相近的日本、荷兰1960年代初中期,英国、法国、韩国1970年中期,以及德国1980年代中期,美国1990年代初期的水平,也只相当于中国农业大学提出的单产潜力的36%。以农业就业人数和农业增加值来衡量,我国的农业劳动生产率只及2006年高收入国家的9.9%,欧元区国家的11.8%,日本的14.4%,美国的41%。

要解决“三农问题”,一定要提高农业劳动生产率,而农业劳动生产率低的原因是人地矛盾。我国农村的农地经营均额异常狭小,20亿亩耕地由2.2亿农户一平分,大概每户8.7亩,这在世界上属于超小规模。和超大规模的澳大利亚相比是1∶7043,和大规模的加拿大比是1∶563,和中等规模的欧盟相比是1∶56,和小规模的日本比是1∶10。解决“三农问题”,根本出路是加快城市化,减少农民,让人口从农业就业转变为非农业就业,从农村居民转变为城市居民。

乡村振兴战略与过去的新农村建设战略有所不同。前者更强调要深化农村土地制度改革,完善承包地“三权分置”,深化产权制度改革,保障农民财产权益,尤其是最后一点,发展多种形式适度规模经营。如前所述,当前农村户均8.7亩地,目前达到50亩以上的农户,全国只有350万,户均100亩。日本的农户已达到平均100亩的水平。我们若要达到这一适度规模,只需留下2000万农户足矣。这在短期内虽然不可能,但应成为长期努力的目标和方向。因此,乡村振兴战略一定要与新型城镇化战略同步实施。

……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上一条:我所知道的“农二代”
下一条:已经是最后一条了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