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第12期 2018-12-14 常家树

│常家树

 

16世纪,荷兰首创国歌《威廉颂》。18世纪,英国正值崛起时,成为第二个有国歌的国家。1740年代,英国国歌初定《天佑国王》,当在位君主为女性时,则为《天佑女王》。19世纪,西方列强先后制定了本国国歌。清末,中国国门洞开,一些洋务派官员出使西方,受到影响,纷纷向朝廷提出制定中国国歌。从那时起,旧中国的国歌随着时代变迁,时起时落,反反复复,不停地变来变去,经历了一个漫长的演变过程。

曾纪泽首创《普天乐》与《李中堂乐》

曾国藩之子、著名外交家曾纪泽出任驻英、法、俄三国公使期间,在1880年向清政府提交了自己谱写的歌曲《普天乐》作为“国乐”。其中部分词曰:“一统旧江山,亚细亚文明古国四千年!最可叹:犹太、印度与波兰,亡国恨,谈之心寒!”歌词借前车覆亡之鉴,提醒国人发奋有为。曾纪泽选择《普天乐》作为曲谱,这是一首民间流传的古曲,很喜庆,也挺优美。但此曲节奏缓慢,与歌词不配套,缺乏雄壮气魄,不能激发斗志。唱着歌词,不免使人产生悲凉沧桑之感。虽然在海外外交仪式上已作为清朝国歌在演奏,但并未获得清政府正式认可。

1896年,李鸿章代表清政府出访西欧。在欢迎仪式上,因没有中国国歌,使他倍感憋屈。情急之中,他让随员连夜作词。令李鸿章大失所望的是,这些当年金榜题名的当朝进士们,憋得脸红脖子粗,就是写不出令中堂大人满意的词作。正当众人江郎才尽之时,有人灵机一动,从《全唐诗》中找到了唐代诗人王健的绝句《宫词》呈给李鸿章。诗曰:“金殿当头紫阁重,仙人掌上玉芙蓉,太平天子朝元日,五色云车驾六龙。”李鸿章叼着长杆烟锅,咂摸着诗中的含意:“巍峨轩昂的金奏殿里,重重叠叠的朝元阁中,仙人托着芙蓉状的承露盘来往穿梭。太平盛世的天子驾着五彩缤纷的车,在正月初一朝拜天帝。”李鸿章连连点头,看来比较满意。遂配以古曲《茉莉花》,临时作为国歌,称《李中堂乐》。李鸿章回国后,并未公开这首歌曲。他心里明白,这是唐朝诗人歌颂大唐皇帝的诗,现在安在清朝脑袋上,张冠李戴不说,还称为“李中堂乐”,一旦传扬出去岂不招致弹劾,兴许弄出个文字狱,真不好收场。也就他自己出国临时用用,回来后就销声匿迹了。

由于清朝一直没有固定国歌,有时候在国内应景需要,就把陆军的一首军歌《颂龙旗》当国歌用,词曰:“于斯万年,亚东大帝国!山岳纵横独立帜,江河漫延文明波;四百兆民神明胄,地大物产博。扬我黄龙帝国徽,唱我帝国歌!”时至今日,词曲作者都无法考证了。

清政府正式颁布的国歌:《巩金瓯》

1910年,曾去日本考察过音乐的礼部左侍郎曹广权鉴于“各国皆有专定国乐,极致钦崇,遇亲贵游历,公使宴集皆演奏国乐”,他奏请朝廷“整敕礼乐,以正人心”,提出了国歌之事关乎国家尊严,一定要用自己的国歌,来凝聚国人之心。

1911年10月4日,溥仪批谕内阁:“典礼院会奏,遵旨编制国乐专章一折,声音之道,与政相通,前因国乐未有专章,谕令礼部各衙门妥慎编制,兹据典礼院会同各该衙门将编制专章缮单呈览,声词尚属壮美,节奏颇为叶和,着即定为国乐,一体遵行”。清朝从此有了名为《巩金瓯》的国歌。这首国歌的内容为:

巩金瓯,承天帱,民物欣凫藻。喜同袍,清时幸遭,真熙皞,帝国苍穹保,天高高,海滔滔。

歌词是文言文,晦涩难懂,但寓意美满:“承蒙上天庇佑,当保牢疆土,老百姓们都欢欣鼓舞,庆幸生于清平盛世,真是幸福吉祥,心情舒畅,大清帝国有上苍保佑,会像苍天一样不会塌下来,像大海一样不会枯干。”这首《巩金瓯》由清海军参谋官、著名思想家严复作词,禁卫军军官、皇室成员溥侗作曲。歌名的意思就是巩固清朝的万里江山,而且还有别名——《大清国雄居列强万万年》。

《巩金瓯》作为中国第一首法定国歌,已是时代的见证。然而这首国歌还没来得及普及传唱,在刚刚颁布后第六天,辛亥革命爆发,清王朝已无“金瓯”可“巩”,随之政亡声息。

……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