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第1期 2019-01-14 叶曙明

│叶曙明(文史学者)

【岭南自古是音乐之乡】

两千多年前的南越国,虽然没有留下太多的文献记录,但赵佗治理南越国长达60年,开物成务,草创经营,史书上称赞他“居南方长治之,甚有文理”。(《汉书》)这种文理,反映在舟车、文字、音律、冕旒、衣食、人伦、政治等等方面,都为岭南文明开创了一片盎然的生机。

广东人有着热爱音乐的传统,远在汉代,就有一位番禺的歌手,在皇宫中为汉惠帝演唱。他的名字叫张买,唱的是“越讴”——用粤语演绎的地方曲谣。他的歌声音韵悠扬,妙不可言。歌中传达民间疾苦,往往暗寓规讽。吕后当政时,封了张买为南宫侯,屈大均称赞他“开吾粤风雅之先”。广东人为了纪念这位歌手,曾在番禺建了一座秉正祠祭祀他(位于今天的广州秉政街),这是广州历史上有文献记载的第一座祠堂。

中国人的祭祀,乃出于一片崇德报功之心,感谢有功德者对于社会文化的施与。人们祭祀一位歌手,是因为相信音乐也可以“正色立朝”。生活无论如何艰苦,人们都能忍受,但不能忍受没有音乐的日子。十番锣鼓、木鱼歌、龙舟歌、南音、潮州音乐、畲歌、秧歌、客家山歌等,从粤东到粤西,从山区到平原,一年四季,弦歌不绝。

以前潮州人在上元节有斗畲歌的风俗。至今潮州人还把你一言我一语的斗嘴,叫做“斗畲歌”。客家山歌就更有名了,高亢嘹亮,节奏自由流畅,唱腔变化万千,仅梅州就有百多种腔调,“山歌紧唱心紧开,井水紧打紧有来,唱到青山团团转,唱到莲花朵朵开。”正如屈大均所说:“粤俗好歌,凡有吉庆,必唱歌以为欢乐。”(《广东新语》)

人们常说,柔弱纤细是南方人的特点,这是完全不正确的。这种印象是从南方人的身材得来的,因为与东北大汉相比,广东人体型似乎普遍较瘦小,但他们的性格决不柔弱,恰恰相反,长年与大海相搏,与大山为伴的广东人,性格粗犷、坚毅、豪爽、乐观向上,从音乐就可以找到证据。

广东人最常用的乐器是什么?既非二胡,也不是古筝、笛子,而是大鼓。粤之俗,凡遇嘉礼,必用铜鼓以节乐。”作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的粤剧,广府人惯称为“锣鼓大戏”。雷州半岛有一种民间活动叫“雷州换鼓”,击铜鼓以祭雷神。端午节赛龙舟,咚咚的鼓声更是不能少。震耳欲聋的大鼓,令人血脉贲张。潮州音乐最出名的就是锣鼓。大鼓、斗锣、苏锣、月锣、应锣,加上深皮、大钹、唢呐、横笛……演奏的花灯锣鼓、潮州大锣,节奏强烈,高亢奔放。

一些粤乐行家认为,广东方言对广东音乐有着直接的影响。广东方言有九声之多,与只有四声的北方方言相比,语音上更加丰富多变,具有更强的音乐感,这种差异决定了广东音乐与外地民乐的不同,广东音乐在旋律、华彩等方面,音域更为广阔,能够把广东人强壮、硬朗和乐观性格,表现得更为淋漓尽致。

比如《雨打芭蕉》《赛龙夺锦》《步步高》等,都是人们耳熟能详的名曲,轻快如高山流水,热闹如花团锦簇,表达着一种开拓向上的精神特质。

一些原本沉郁悲凉的古调,经粤乐大师们一改编,也变成了明亮欢快的曲子。寡妇倾诉心中哀怨之情的《寡妇诉怨》,被扬琴名师严老烈改编成欢快活泼的《连环扣》;表达宫女悲愁情绪和寂寥清冷意境的《汉宫秋月》,被改编成曲调和谐优美、广阔丰满的《三潭印月》;经何博众整理的《雨打芭蕉》,运用顿音、加花等技巧,把人们久旱逢雨的欢乐,表现得畅快淋漓。

许多富有地方色彩的事物,诸如广东人喝凉茶、穿木屐、睡瓷枕、住骑楼等等,推敲起来,无不与水土有关,音乐亦然。

【乐坛的“何氏三杰”】

诞生于番禺的粤乐(广东音乐)是流传最广、最受欢迎的音乐种类,它的影响已越过五岭之隔,覆及全国,乃至世界凡有华人的地方。它起源于明代万历年间,成形于清代光绪年间,它孕育、形成、发展的过程,就是一个博采众长的过程。

南宋时,随着朝廷南迁,百戏杂技、梨园歌舞广泛流传于南方。乡人趋之若鹜,据古书记载,当年“逐家聚敛钱,豢优人作戏,或弄傀儡,筑棚于居民丛草之地,四通八达之郊,以广会观者;至市廛近地,四门之外,亦争为之”,可见受欢迎的程度。

在漫长的岁月中,由于政治、经济等因素的影响,不少中原人入粤经商或落籍岭南,在他们的带动下,琶琵谱、古琴、筝曲以及诗词、词牌、江南小曲小调等在珠三角地区广泛流行开来。到明清两代,省外戏班纷纷入粤演出,这一时期,南腔北调在南粤大地上高低错落回荡——这些省外音乐文化为粤乐的形成提供了充足的资源。

19世纪中后期,“私伙局”(即广东音乐民间社)的产生,更是极大地促进了粤乐的发展。私伙局”最大的特色,就是自娱自乐、生根民间,玩家们不以音乐表演作为盈利的手段,活动均在业余的闲暇时间进行,一般是每周2到3次。

据有关史料记载:300多年前,番禺著名诗人和琵琶演奏家王隼和妾侍、女儿及女婿曾组成一个一家四口、有弹有唱典型的“家庭私伙局”。已故著名曲艺名家陈卓莹说:大班人拿着私人的乐器到私人住宅演奏或演唱称为“开局”。据悉,清代一些富有大户人家,常邀请一些民间艺人到府内厅堂唱曲,好客的主人在门口挂一灯笼,表示欢迎邻里和乡亲前来听曲。若取下灯笼则表示已满座或唱局已完,这种唱局称为“灯笼局”。若一伙人自娱自乐“开局”,不欢迎外人听赏的,为区别于“灯笼局”就称为“私伙局”。

起初,“私伙局”只是在某些场合吹奏粤剧的一种曲目“牌子”以衬托气氛,作为粤剧的“过场音乐”“过墙谱”或“小曲”存在。到1860到1890年间,出现了一大批广东音乐名家,他们创作了大量作品,为广东音乐的发展、成熟和传播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说起这批广东音乐的名家,就不得不提番禺沙湾。沙湾古镇始建于南宋,因地处古海湾半月形的沙滩之畔,故名“沙湾”。在当时的广东音乐名曲中,不少是出自沙湾何氏族人之手。

“沙湾何,有仔唔忧无老婆。”这是沙湾本地的一句谚语,反映的是当地的大宗族何氏族产多,生活富足。据何氏族谱记载,其始迁祖何人鉴于南宋绍定六年从广州迁居沙湾,何人鉴育有四子,其中长子何起龙是宋淳祐庚戌进士,从此奠定了何氏沙湾望族的基础。在元末明初,何氏第五代族人何子海先是中举,随后在明洪武年间登进士,令何氏一族显赫一方。至民国时期,何氏所有的沙田已达600顷,是珠三角地区拥有祖产最多的大宗族之一。

何氏家族经济基础雄厚,其子弟不用劳动亦能过宽裕的生活。族内的长辈只希望子弟们博取功名学位,何氏子弟不少人在取得功名后,一不去做官,二不去管理田务,更不用参加劳动,只过着悠闲的生活,很多人便培养起品茗弄弦的雅兴。年深日久,相互影响,爱好者越来越多,当中不少人后来成了名伶和音乐名家。

何博众是沙湾何氏二十二世孙,他的“十指琵琶”技法在乐坛如雷贯耳,曾有一位号称“江西琵琶王”的人,不远千里,前来与何博众切磋。琵琶王最拿手的是《封相头》,何博众从来未弹奏过这首曲,一曲奏毕,听得如痴如醉,请琵琶王再弹一次。听了两回,乐谱、指法都已烂熟于胸,到他上场,弹、挑、轮、扫,第一次弹奏此曲,便演绎得淋漓尽致,琵琶王自知望尘莫及,甘拜下风。

何博众的孙子何柳堂是个武秀才,熟娴弓马,自幼受祖父的熏陶和教育,完美地继承了十指琵琶”演奏技法和祖传的音乐创作技巧。他苦心孤诣地将何博众的《群舟攘渡》进行修改,后与何与年、何少霞、陈鉴等反复研究,四易其稿,令音乐的感染力更为强烈,最终成稿,《赛龙夺锦》成为了广东音乐人开始以个人创作为主的成功范例,在广东音乐发展史上有承上启下的作用。《赛龙夺锦》的引子部分先由唢呐演奏出雄赳赳的旋律,有如将军出场,主体部分则以弹拨及拉弦跳动的音调,配合铿锵的锣鼓节奏,展现一幅龙舟健儿全力以赴夺标的场面。它以现实主义的手法实现了艺术上的突破,把中国传统乐曲所要表现的意象性发挥得淋漓尽致。

何与年也是何博众的孙子,从小耳濡目染,接受音乐训练,他不仅善于琵琶、三弦、二胡、扬琴等乐器演奏,并受西方音乐的影响,是“何氏三杰”中最高产的作曲家,有作品《晚霞织锦》《垂杨三复》《午夜遥闻铁马声》《团结》等。

何少霞从小受远房叔父何柳堂、何与年的影响,得名师传授,擅弹二弦,尤其精通“十指琵琶”,而南胡的演奏造诣,几乎无人可及。更难能可贵的是,何少霞幼承庭训,熟读唐诗宋词,把古典文学融入到音乐创作之中,他的作品《陌头柳色》《白头吟》《夜深沉》等,都可以感受到淳厚的古风,习习而来。

何少霞收藏的广东音乐工尺谱手稿极有价值,堪称广东音乐史上绝无仅有的资料。所谓“工尺谱”,是民间传统音乐记谱法之一,用合、士、乙、上、尺、工、反、六、五等字样作为音高符号,相当于sol、la、si、do、re、mi、fa、sol、la。在广东音乐和粤剧里,工尺谱字音实为粤语:何、士、意、省、车、工、返、了、乌。

何柳堂、何与年、何少霞合称乐坛的“何氏三杰”,他们以精湛的演奏艺术将广东音乐推向辉煌。

1920年代,无声电影兴起,常用广东音乐在现场伴奏,因此影响甚巨,被称为“国乐”。唱片进入中国后,成为传播广东音乐最力的媒介。1923年大中华唱片公司成立,1924年录制了第一张广东音乐唱片《到春雷》,在市场引起轰动,其它唱片公司纷纷效法,争录广东音乐,而何柳堂等名师,更是成为各个唱片公司争夺的对象。

1926年,粤乐名宿、有“大喉领袖”之称的钱广仁,应大中华唱片公司之邀,从香港到了上海。“粤剧伶王”薛觉先劝他:与其加入大中华唱片公司,不如自立门户,闯一片自己的天下。钱广仁接受了薛觉先的建议,独资创办新月唱片公司,以“倡国货,兴粤曲”为宗旨,在他的号召下,何柳堂、何与年、何少霞及各地名师吕文成、尹自重、黎宝铭、陈绍等,都云集到新月唱片公司旗下,一时人才济济,星光熠熠。

据不完全统计,20世纪二三十年代,各唱片公司出品的78转粗纹粤乐唱片,就收录了526首、903首次的广东音乐乐曲;有49个团体240次参与了录制;而参与演奏的乐手有186人。其中何与年录制了121张,何柳堂录制了69张,均位列前十名之内。……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