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第1期 2019-01-14 袁野

│袁野

2018年11月下旬,也就是瑞典大选结束两个多月后,该国的组阁僵局仍没有打破的迹象。两大阵营的议会席位均未过半,社民党领衔的中左翼“红绿联盟”只比温和联合党领导的中右翼多1席,双方僵持不下,新政府罕见地难产。

瑞典如今的情况似乎很符合世人对当下欧

洲政治的固有印象:极右民粹主义政党崛起,

使政局空前复杂、主流政党手足无措,任由前

者兴风作浪甚至登堂入室。但事实并非如此:

至少在目前,民粹主义势力尚未在瑞典得逞。

民粹主义登堂入室?

2015年,大规模难民潮席卷欧洲,瑞典是主要目的地之一。一年内,只有不到1000万人口的瑞典就吸纳了超过16.3万名难民,人均接收数量冠绝欧洲,堪称对难民最友善的国家。自然而然地,瑞典此后也就成为了反难民情绪最严重的国家之一,反移民议题几乎主导了瑞典的政治舆论场。

但即便在这样的氛围下,瑞典政坛唯一高举反移民旗帜的瑞典民主党在大选中仍然仅获得了17.6%的选票,远低于预期的“20%至30%”。与2014年大选相比,仅算得上是略有改善。民主党人在本次选举中所获得的新选民人数更是远远少于上次,尽管他们当下所处的环境远较之前有利,但支持者增长数量却只有4年前的65%。美国《大西洋月刊》表示,“别担心那些头条新闻,瑞典的选举是极右翼的重大挫折”;英国《卫报》也认为,“即使按照瑞典标准,2018年的选举也不是政治地震。”

建制派政党的表现也不是那么差。社民党赢了,或至少没有失败,仍是瑞典第一大政党,该党28.4%的得票率是德国、法国和意大利的中左翼政党做梦都不敢想的成绩。温和联合党的19.8%也比民调数据更好。三个中间派政党基督教民主党、中央党和自由党的得票率也有不同幅度的增加,算得上是胜利了。

更重要的是,主流政党的集体抵制直接排除了瑞典民主党进入内阁的可能性。拥有议会席位的其它7个政党,无论处于政治光谱的哪个位置,都拒绝与瑞典民主党谈判,拒绝寻求他们对关键选票的支持,使其当不成“造王者”。可以预见,虽然身为第三大党,但瑞典民主党接下来还会遭到主流政党全方位的孤立和围堵,想要在政治体制内部发挥作用,困难重重。

其实,与欧洲其它民粹主义势力相比,瑞典民主党已经相对温和了。该党自2005年以来一直试图进行自我“排毒”,与纳粹渊源切割,对党内的种族主义或反犹主义言论采取零容忍政策,自2012年以来已驱逐了100多名成员。该党推行了一种有条件欢迎移民的“文化民族主义”理论,即只要学习瑞典语并接受瑞典文化,就能被视为共同体的一员,某种意义上重返了瑞典在20世纪90年代采取的“同化”政策,比起美国的“禁穆令”要仁慈得多。

在本轮大选前夕,民主党人也采取了进一步措施来表明其温和态度,尽管如此,该党的社会形象还是较为负面,公开加入该党的人会在工作场所和工会中会受到强烈的排斥,这使得该党招募新党员的工作举步维艰。

……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上一条:东北亚:打破“亚洲悖论”的时机已到
下一条:已经是最后一条了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