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第1期 2019-01-14 梁发芾

│梁发芾

 

中国传统税制,以田赋为主,辅之以盐税,再加上一些关税和零碎商品税。这种税制在中国大体稳定延续达千年之久。但太平天国战争后,这种税收格局已不能满足国家的需要。学习引进推广西方税制,由此拉开了序幕。

从厘金说起

1850年,太平天国运动发生,很快就占领了大清最为繁荣富庶、也是大清最重要的赋税来源的江南地区,清政府很快就财政支绌,军饷无着。时副都御史、刑部侍郎雷以諴采用其幕僚钱江的建议,试用一种“捐厘之法”,即仿照林则徐在新疆实行过的“一文愿”的办法,在江北大营的防区内设局,按照商人贩售货物的价值,以值百抽一的捐率,劝谕行商和坐贾“捐厘助饷”。凡商民贩运、买卖货物,按其售价,值百抽一,百分之一即为一厘,故名“厘金”。

1853年10月,雷以諴用钱江之策,派员至泰州仙女庙,劝谕米行捐厘助饷,至翌年3月的半年时间里,仅数镇的米行就“捐至钱2万贯”,成效颇著,随之在江苏全省创办。随后清政府准予各用兵省份内试办厘金,于是各省纷纷仿行,未用兵各省也争相仿效,不数年即逐渐推广全国。

厘金虽然不是大清的正式税收,在历史上也是声名不佳,但它是中国现代商品税制的萌芽,孕育和催生了中国现代工商税种。

厘金刚开始时在商品货物中推行,也叫“货厘”或“百货厘”。全国推广后,征收范围扩大到食盐、进口鸦片(洋药)和土产鸦片(土药),不过一般所说厘金,主要指“百货厘”。其中对行商征收的行厘,类似现代税制的消费税,最终演变整合为统税(后来改为货物税)。而对坐商征收的坐厘,则类似于属于现代税制的营业税,其中一部分后来演变整合为营业税。

厘金主要弊端在于:第一,税制不统一,各省税率高低悬殊,地区之间负担畸轻畸重。货物贩运路途越远,遇卡逾多,则纳税越多负担越重。第二,局卡林立,重复课征,阻碍商品流通,影响经济发展。第三,中外税负不平,有利外货倾销,加重民族工商业危机。第四,吏治腐败,贪污中饱,借端敲诈勒索,使厘金的征收不仅苛重且扰民日甚。总之,它提高了商品的价格,加重了消费者负担,也遏制了工商业的发展。

虽然厘金开征之时政府承诺战争结束后立即停止厘金,但战争结束后,清政府食髓知味,严重依赖于厘金带来的巨大收入,尤其地方政府更是不能放弃这块到口的肥肉。所以,尽管有识之士不断呼吁停止征收厘金,但厘金一直到大清结束也没有废除。根据宣统三年(1911)预算,当时全部税收为2.097亿元,厘金为4418万元,占总收入的五分之一强,已经跃居国内第三大税收,仅次于田赋和盐税。

辛亥革命后,中华民国政府财政极其困难,无力废除厘金,仍然继续保留。

厘金作为一种深为人们痛恨的恶税,民间反对呼声一向很高,但真正促使政府下决心取缔厘金的内在动机,主要是为了增加关税收入。晚清中国的进出口关税税率是5%,洋货或出口土货在国内还有2.5%的子口税,总税率为7.5%。如果较大幅度提高关税,就可以获得更多收入,以解决日益严重的财政危机,但晚清和民国前期中国并无关税自主权,协定关税制定下无法上调关税税率。而列强则认为,中国国内关卡林立,重复征收的厘金不利于洋货竞争,提高关税必须以内地取缔厘金为条件。在此情况下,从1900年开始,中国政府即开展了通过取缔内地厘金来换取列强同意提高进口关税税率的运动,史称“裁厘加税”,中央借机想达到增加收入和剥夺地方财政收入两种目的。

“裁厘加税”从清朝光绪年间即已进行,民国建立后官民热情不减。1928年,在美国的支持下,西方诸国先后与中国签订关税条约或友好通商条约,承认中国有完全的关税自主权。与此同时,南京政府也在1928年召开的第一次全国财政会议上,通过了裁撤厘金案,拟在3个月内将全国厘金及类似厘金的各项通过税一律废除,同时举办特种消费税,以此作为对裁厘的抵补。会议还通过了《特种消费税条例》。1930年12月15日,财政部长宋子文通电全国,决定于1930年12月31日止,对各省厘金一律永远废除。

但特种消费税的举办却不顺利。作为抵补厘金的特种消费税,首先从福建、江苏、浙江、安徽、江西开始实行,确定的税目各省不一,但加起来有20余种,征收范围虽然比原来百货厘有所缩小,但大宗收入之货物仍然悉数列入,且苛细程度不亚于厘金。厘金制度原有的弊害并未完全革除,开办不久即受到民间团体反对。商民质疑改办特种消费税,只是局部裁厘。商民还批评国民政府在开办此税时,并未咨询商业团体的意见,商界扬言,国府应召集全国裁厘会议,采纳多数商会代表意见,在未得政府回应之前,商界决定全面杯葛开办特种消费税的决策。

面对商民群体反对,南京政府不得不于1931年4月明令停办特种消费税。厘金裁撤了,特种消费税又不能举办,各地方顿感大宗入款骤然无着,纷纷要求中央指拨专款以资应付。这种情况下,财政部综合各省的要求与建议,提出解决办法三项:一,开征棉纱、火柴、水泥等统税作为中央财政的抵补;二,创办营业税作为地方财政的抵补;三,各省正费或因裁厘而有不敷,着谅各省收支情况,由中央给予补助。

困扰中国70多年的厘金,由统税和营业税取代。中国工商税制终于告别长期的混乱和无序,向规范和有序迈出重要一步。

……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