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第2期 2019-03-11 储昭根

│储昭根

 

前段时间,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演讲中宣布,美国将退出与前苏联于1987年签订的《中导条约》。该条约是美苏30年前在冷战时期达成的重要军控与裁军条约,美国退约将破坏国际核裁军事业,引发核军备竞赛,危害世界安全,打击全球战略稳定体系。

实际上,威胁或直接退出诸多国际多边组织一直是特朗普政府的习惯性动作。特朗普甚至说,如果世贸组织(WTO)“没有改变”,继续让美国“吃亏”,美国将退出这一全球多边贸易机构。更早的时候,特朗普还明确要求联合国实行改革,以此为由,美国自2017年起便拒绝向联合国缴交会费。如果联合国无法履行美国的意志,美国退出或组建新的国家联盟并非没有可能。

特朗普政府对二战以来维持全球政治经济稳定的规则和制度的不屑与蔑视,背后是严重的单边主义,这将侵蚀美国的软力量和影响力,但特朗普依然我行我素。单边主义另一种表现形式是贸易保护主义。特朗普上台后,对一个又一个国家挥舞贸易制裁大棒,这种种行为的背后是美国深深的焦虑,只有了解这种焦虑才能了解行为背后的结构性因素。

【单边主义并非无规律可循】

特朗普的口无遮拦与任性让很多人不能理解,但美国对外政策亦是有规律可循,特朗普同样也有逻辑及必然。

首先,笔者曾研究美国两百年外交史,单边主义不仅是美国外交的传统,同时还是国家外交的长期趋势。里根政府时期,美国1982年拒不签署它曾力推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1984年第一次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1985年又退出联合国国际法庭,拒不接受其强制执法权。小布什政府时期,美国在2001年拒绝签署《京都议定书》,退出联合国反对种族主义大会和美苏1972年签署的《反弹道导弹条约》,2002年又正式退出《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特朗普与里根、小布什同为共和党人。

那是不是民主党总统会好些呢?历史上,民主党总统威尔逊倡导并建立了国联,而富兰克林·罗斯福设计并缔造了联合国,似乎民主党更重视国际制度。实际上,克林顿政府时期,美国退出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并拒交拖欠会费,及先后制订《达马托法》和《赫尔姆斯-伯顿法》制裁伊朗、利比亚和古巴。奥巴马政府在炫耀无人机于巴基斯坦、也门、索马里和利比亚四地打击非法武装分子和恐怖疑犯战果的同时,却极力掩盖被滥杀的无辜平民。因此,民主党与共和党只不过是半斤八两。

其次,现有的国际组织或国际机制已无法有效履行美国的意志或实现其利益。美国每年向联合国缴交12亿美元会费,占联合国年预算的22%,并且还要交68亿美元的维和经费。2017年12月21日,联合国大会以压倒性多数票通过谴责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提案,大部分成员国对美方此举表示不满或遗憾,对中东地区紧张局势升级表示担忧。随着大量发展中国家加入联合国,后者已摆脱了任由超级大国摆布的局面。

同样的,WTO也已不能单方面维护美国利益。随着制造业的流失,美国货物贸易优势不再,其全球贸易大国地位主要靠服务贸易支撑。2012年中国首次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货物出口国;日本连续多年对美国保持贸易顺差,十几年来数额逐年增加;美国与欧盟、韩国、印度等多个经济体的贸易也在发生不利于美国的变化。近来,美国让WTO处理纠纷的功能陷入停滞状态,让其无法调节贸易纠纷,正常维护国际贸易公平。所有这一切表明,美国对当前的世界贸易体系越来越失去耐心。

其三,美国中产及下层失去的20年。2014年,曾任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的布兰科·米拉诺维奇提出著名的“大象曲线”。它揭示“高收入国家的中产阶级”在20余年以来遭遇的实际收入停滞不前的困境,而西方最富裕者、亚洲中产阶级从全球化中获益最大。这为反全球化、反自由贸易者提供了数据炮弹。有人认为,全球化一个重要经济后果就是美国多数工薪阶层几十年没有涨工资了,收入甚至不增反减,自动化和经济金融化也是一样。那些分布在美国的小镇即所谓的“特朗普之国”,共同点就是经济处境艰难和药物上瘾危机。……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