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第2期 2019-03-11 张宏杰

│张宏杰

纪念“被美国侵略”

1853年7月,四艘巨大的黑色铁甲舰,冒着隆隆的黑烟,驶入了日本的江户湾。战舰的甲板上所有杂物都被清除干净,炮口对准了江户城,显然已做好了一切战斗准备。岸上的日本军队神经绷得紧紧的,大气都不敢出。但出人意料的是,上岸的美国军官面带着微笑。他们向惊惶的日本人宣布,美国海军的这次访问是和平而友好的。美国海军准将佩里此行携带了总统写给天皇的信件,措辞非常礼貌,还有很多新奇的礼物,包括新式望远镜、照相机和半自动步枪,此外还有一套摩尔斯码电报机,一套带有100米长钢轨的蒸汽机车模型。把这些东西送上岸之后,佩里就率领舰队离开了。不过他在离开前留下话,说他将要在明年春季再来,听取日本方面对总统信件的答复。假如在那个时候总统的信件还未送给天皇并且得到适当的回答,他“将不对发生的结果负责”。这就是美国人的做事方式:“手拿大棒,面带微笑”。

在信件当中,美国人提出了三项要求:第一,要签署一个关于救助海上遇难船员的协定。因为此时美国已在北太平洋开展捕鲸业,船只经常遇难,那些飘流到日本附近的船只,希望能获得日本的救助。第二,希望日本给美国的远洋船只提供一个补给煤炭、水和粮食的港口。第三,日本要开放至少一个港口用于与美国通商。如果是在以前,幕府将军对“夷人”的这些要求肯定会不屑一顾。日本是一个长期锁国的国家,幕府曾五度颁发“锁国令”,除了政府指定的个别渠道外,禁止日本船只进行海外贸易,也严禁日本人与外国人往来,敢偷渡的要处以死刑。日本政府当然也没有现代人道主义观念,虽然在气候恶劣的北太平洋海上经常发生海难,但日本当局对这些飘流到日本海岸的外国船只并不提供救助。常规处理手段是没收船只和货物,把船员关进条件恶劣的大牢。而对于带有武装的外国船只,幕府早在1825年就下达“外国船只击退令”,只要靠近,就会开炮。1837年,就曾有一艘名为“莫利逊号”的美国船只冒然闯入日本港口,在受到日本人毫不犹豫的炮击后灰溜溜地开走了。但是这一次,幕府却不敢再轻举妄动。因为十几年前发生在中国海岸的鸦片战争惊醒了日本人。日本政治家头一次明白了与西方国家开战的后果。连庞大的中华帝国都无法抵御这些“夷狄”,日本显然更无法拒敌于国门之外,因此如同一加一得二那么简单,理性的做法是向美国人让步。第二年,日本乖乖地和美国签定了《日美亲善条约》,宣布开国。日本近代化的进程由此开始。

在开国之初,日本国内也出现了许多与古老中国极为类似的本能反应,比如因为经济冲击而生活急剧贫困化的底层民众发起过多次反抗运动,西方外交官和公使馆多次受到下层武士的袭击。后来著名的政治家伊藤博文登上政治舞台的“亮相之举”,就是带领着十几名“攘夷派”的热血青年火烧了英国公使馆。不过,这些反应的规模要小很多。因为不久之后,大多数日本人就意识到开国的好处。烧完英国公使馆的第二年,伊藤博文就选择了到英国留学。半年的留学生活,让他从“攘夷派”一变而成“崇洋派”。西风劲吹之下,日本社会面貌日新月异,从服饰到饮食,一切都向西方看齐。以前从来不吃牛肉的日本人跑到饭店里大吃牛肉,说洋人就是因为吃这个东西才长得那样高大。洋服成了时髦,人人以有一套西装为荣。

邻国中国和朝鲜见状,都冷嘲热讽。江苏按察使应宝时得知这些情况后痛心不已,认为日本政府“昏不悟”,神志已经昏乱,将陷民众于水火之中,主张兴兵讨伐,对走上错路的日本人进行解救。1876年,习于洋务的李鸿章接见日本外交官森有礼时,也对日本“改变旧有服装,模仿欧风一事感到不解”,直率地问森有礼:“阁下对贵国舍旧服仿欧俗,抛弃独立精神而受欧洲支配,难道一点不感到羞耻吗?”但是日本人仍然乐此不疲。他们认为,要改造日本人和日本文化,必须进行“文明开化”,脱亚入欧。面对李鸿章的问题,森有礼回答道:毫无可耻之处,我们还以这些变革感到骄傲。这些变革决不是受外力强迫的,完全是我国自己决定的。我国自古以来,对亚洲、美国和其他任何国家,只要发现其长处,就要取之用于我国。”

近代史上,没有其他任何国家能像日本那样迅速和成功地在西方的威胁面前做出机敏的反应。通过专心致志地学习,短短40多年,它从一个蕞尔小国摇身一变为世界性大国。因此日本人对“黑船来航”一事,普遍抱有感激而不是仇视的心理,他们感谢佩里打开日本国门,见识到外部的新世界。时至今日,日本每年都要举行一个特殊的纪念活动,叫“黑船祭”,来纪念“被美国侵略”这件事,在表演活动中,当年的“入侵者”居然是以英雄的姿态出现,而当年的日本人则被处理成滑稽可笑、惊惶失措的形象。“黑船祭”实际上成了日本庆祝开国的“嘉年华”。在当年美国人的登岸地点,日本人更是建起了一座佩里公园,竖立起了一座“佩里登陆纪念碑”。上面的题词“北米合众国水师提督佩里上陆纪念碑”出自伊藤博文之手。……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上一条:“长江第一桥之父”:西林的中国情怀
下一条:已经是最后一条了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