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第3期 2019-03-20 孙兴杰 王 力

│孙兴杰 王 力

 

2018年对于法国总统马克龙来说是个高开低走的一年,他曾认为2018年是法国走向团结的一年,但这一年却是以一场始料未及的“黄马甲运动”结束的。对于法国来说,黄马甲运动”看似事发突然——因为燃油税上涨,身着黄马甲的司机们开始抗议。然而,随着时间推进,这场无组织的社会抗争运动已走出国门,影响欧洲,在世界其它国家也有了回音。

从欧洲的角度来说,“黄马甲运动”意味着法国不再是欧洲的特例,欧洲政治风潮转向民粹主义,或极左,或极右,法国并未因为马克龙当选总统而幸免。新年到来,德国的左翼政党也在酝酿来一场“黄马甲运动”,走上街头。2019年是欧洲议会选举之年,“黄马甲”无疑将成为欧洲政治的隐喻,中间派政党走向衰落,极右翼的民粹主义政党将改变欧洲议会的政党格局。

“一场精英与人民之间的战争”

“黄马甲运动”已成为法国每个周末的“节日”,进入第九个周末时,抗议者与政府之间似乎达成了一种均衡。马克龙的支持率稳定在了30%,相比于低谷的26%略有上升。经过了两个多月的较量,马克龙政府仍在寻找平息“黄马甲运动”的办法。当然,马克龙改变了之前的强硬姿态,他声称这次运动也是就国家命运进行大讨论的机会,坏事可能变成好事。

马克龙上台后一直心怀革新法国的雄心壮志,尤其是针对劳动力市场的改革,虽然遇到大规模抗议,但依然坚持改革的方向并取得了成功。毫无疑问,这样的结果激励了马克龙进一步推进自己设定的改革。

“黄马甲运动”最早发生在2018年10月10日,巴黎的卡车司机在社交媒体上发了这么一条消息:封锁法国的街道网络来抗议政府。黄马甲是司机在遇到紧急状况时的装备。到了11月17日,“黄马甲运动”变成了一场社会抗议活动,或说抗税活动,反对政府提高燃油税。

提高燃油税是马克龙兑现《巴黎协定》的重要举措,全球气候变化大会在巴黎取得了重大共识,这也是法国近年来作为主场取得的非常重要的外交成果。马克龙在很多场合都批评退出《巴黎协定》的美国总统特朗普。法国作为东道国,推进清洁能源责无旁贷。怎么做呢?提高燃油税,尤其是柴油税。原计划是在2019年1月1日开始,将柴油税每升提高差不多5毛钱,当然,如果购买新能源汽车的话,还是有政府补贴的。以税收来引导消费,看起来没有什么不妥,马克龙做过经济部长,以经济手段达到治理目标也在常理之中。加税,肯定会遇到抗议,税负带来的痛苦感是不一样的,同样,税收又是难以避免的。加税的消息出来后,也有很多人在请愿,但马克龙政府似乎并没有当回事。

“黄马甲运动”变成了几十万人上街,甚至连香榭丽舍大街都变成“战场”的时候,马克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从阿根廷的G20峰会归来,看到的是巴黎最繁华的商业街一片狼藉,奢侈品牌店铺遭遇了打砸抢,马克龙才意识到,这次加税在政治上是多么的“不正确”。……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上一条:已经是第一条了
下一条:日本性别歧视现象一瞥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