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第3期 2019-03-20 文 嘉

│文 嘉

 

“干净整洁的街道,精致可口的美食,秀美如画的风景,古老悠久的文化,体贴周到的服务,先进发达的科技……这个国家现在唯一需要努力的就是对女性更好些……”

这是联合国妇女署主任、南非前副总统恩格库卡女士在2014年访日时的一句恭维,借此表达对安倍政府当时推行新政“女性活跃闪耀社会”的期待。但颇为滑稽的是,一晃4年过去了,根据2018年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全球性别差距报告》,日本却由当年的第104位跌落到114位,这成为其发达国家冠冕上的一抹瑕疵。

众所周知,亚洲诸国的女性社会地位普遍低下,横向比较,日本在男女平等问题上似乎也未能“脱亚”。放眼世界,除了中东原教旨主义国家,发展中国家女性地位低下多数是经济欠发达、政治环境动荡等客观因素造成的,但也并非绝对正相关,比如以乌干达、坦桑尼亚为代表的东非诸国,尽管经济落后,但却是近20年来世界女性赋权运动的模范旗手。

作为发达国家序列的日本着实赖不上这些“借口”。《全球性别差距报告》中把性别平权均分为教育机会、医卫保健、政治参与、经济平等四大课题,日本在前两项的得分均排在前列,但后两项就基本属于“交白卷”。换言之,日本女性所享受的教育及医疗公平待遇只是顺带沾光本就完善健全的社会保障福祉,而政治参与与经济平等这种软性的公民权利却形同虚设。这就给外界留下了强烈的违和印象:日本女性的生活确实要比一般国家的要丰足无忧,然而却很难实现自身的社会价值感。

叹息的高墙:参政之难

“政治是男人的工作,家务才是女人的归宿。”这是1946年日本首次有女性参政选举,并破天荒地选出39名女性议员后,日本政坛当时充斥的嗤诋之声。时隔72年,日本政坛仍是“女性的高墙”。根据日内瓦列国国会同盟(IPU)截至2018年5月的报告,日本国会参众两院女性议员共为97人,比例为10.1%,在193国中排名163位,不到中国的一半(24.9%),甚至比印度、孟加拉国还低,只停留在23年前第四次北京世界妇女大会时的国际平均水准。而女性国会议员39名这个数字壁垒,则保持了60年之久,直到2005年才被打破。

日本政府内阁也鲜见女性,虽然从1960年代始便有女性入阁,但基本是在无足轻重的岗位上任虚职,且人数控制在1~2名之间,直到2001年小泉纯一郎主政,女性才开始涉足外务、防卫及总务省等重要部阁,但任期均很短暂。在三权机构中,历史上也只在众参两院各诞生过一名女性院长。

再放大到地方层面,日本全国47个都道府县,战后72年时间仅诞生了7位女性省级行政长官,其中现任的以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为首的就占据了3个席位。全国市村町地方议会共1741个,约两成没有一名女性议员,女性议员比例超过50%的仅3个。

尽管安倍政府拼命鼓吹“政府会脚踏实地,一步一步支援全国女性参政”,但实际却是:自2012年以来,安倍内阁4次改组,女性阁员从首届的5名,减少到如今只剩下独苗的创生大臣片山皋月。全国中央及地方议员党派女性比例最多的,是在野的共产党,为53.7%,与排在倒数第一,比例只有3.1%的执政自民党形成鲜明反差。……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上一条:“黄马甲运动”与欧洲政治隐喻
下一条:已经是最后一条了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