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第3期 2019-03-20 冯锡刚

│冯锡刚

 

早年加入文学研究会的陈毅,一直有志于当文学家。1946年春,陈毅对参与军调处事务的美国军人雷克上校说:“我的兴趣不在军事,更不在战争,我的兴趣在艺术。我愿意做记者,我喜欢写小说。当我的书出版时,我将首先送一本给你。”然而,作为“投身革命即为家”的政治家和军事家,陈毅戎马倥偬,1927年至1946年,诚如其诗所云“南国烽烟二十年”,不能不收起当文学家的念想。1956年11月,陈毅因患脑贫血症,遵医嘱,以长达十个月的静养来复元。这就有了难得的圆梦之时。

【赋诗回赠文坛大佬】

1957年春,在京郊玉泉山疗养的陈毅,致信郭沫若,透露了趁此机会整理旧作拟予出版的打算。5月5日,郭沫若复信,关切地询问:“在休假中整理出版大作,不知已就绪否?”正当此际,陈毅读到郭沫若发表在5月4日《人民日报》上的诗作,触发意兴,写下了长达170余行的《赠郭沫若同志》,小序道出缘由:“两年前郭沫若同志赠诗一首,对我多所鼓励。我久欲回答,每每因不能成篇而罢。顷读郭院长新作《五一观礼之夜》,觉得是首好诗。喜从中来,欣然命笔奉和。”并特意标明“特仿女神体”,开篇是:

我早年读到你的诗集《星空》,《天上的街市》那首诗曾引起我的同情。现在读你的新作《五一节观礼之夜》,引起我的回忆,我的对比,我的共鸣!

结尾是:

沫若同志,你,人民的诗人。

你三十年前写的《凤凰涅槃》,

预先歌颂了新中国的诞生。

今后三十年还需要你歌唱不停,

歌唱我们开辟更大的旅程,

歌唱我们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

歌唱我们自己就是命运之神!

所谓“女神体”即郭沫若的第一部诗集,且为中国新诗奠基的《女神》所采用的体式。陈毅在1920年代所写的文字中,论及新文学运动的成就,标举鲁迅的小说和郭沫若的新诗。现以“女神体”指代新体诗,表明一以贯之的推崇。陈毅与郭沫若的交往,有文字凭藉的,可能是陈毅作于1954年5月的五古《初游青岛》,手稿的标题有“呈郭副总理”字样。1955年5月,郭沫若赋赠陈毅七律一首,首联“一柱天南百战身,将军本色是诗人”广为传诵,而尾联“修篁最爱莫干好,数曲新词猿鸟亲”显系对陈毅作于1952年7月的《莫干山纪游词》的称赏,其首句是:莫干好,遍地是修篁。”

也许是“特仿女神体”的持续效应,陈毅在这期间接连创作了《颐和园划船》《天安门照像》《上妙峰山》等多篇白话诗。这是多年来少见的。……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上一条:我所经历的北大留学生楼陪住
下一条:已经是最后一条了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