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第5期 2019-06-03 黄山长

│黄山长(文史学者)

 

“关”与“路”紧密相连】

古代之岭南,北有五岭阻隔,南则江河密布,驿道修建于南岭的崇山峻岭和田畴旷野之间,通衢广陌,交通中原,历史悠久。《史记·南越列传》记载了南越国开山祖赵佗闭关自守的故事,提到了著名的岭南三关——横浦关、阳山关和湟溪关,这三座分别控制今广东北江一级支流浈江、武江和连江的关隘,不论是“山关”还是“水关”,修筑时间均可上溯至战国时楚国或紧随其后的秦王朝。“关”与“路”是紧密相连的,路即驿道,而闭关的同时,必定连驿道也封锁了。不过,闭关大多是在双方军事关系紧张时使用,对于边境的民间贸易,还是留有余地的。《史记·南越列传》记载,“高后时,有司请禁南越关市铁器。”高后决定对岭南关市实施铁器贸易禁运,南越国得不到制造武器和生产工具的铁器,边防和生产都受到影响,赵佗认为这是长沙国王吴芮试图吞并南越的前奏,于是强行出关对汉属长沙国的边境发动袭击,“败数县而去”——实际上就是明火执仗、大肆抢掠之后的主动撤回。所以,闭关对南越国的负面作用更大,赵佗在建国初期已经感受到切肤之痛。

到汉文帝时,开始主动根除关隘的不良影响。在汉文帝十二年(公元前168年)时,就废除了凭身份证明通关的禁令。汉景帝赞扬他父亲的做法:“孝文皇帝临天下,通关梁,不异远方。”这个政策,也得到了南越国的拥护,赵佗之后的第四代——南越王赵兴通过使者上书天子,请求比照内地诸侯,三年朝见天子一次,撤除边境的关塞,但回归中央这个愿望,却因为四朝老臣丞相吕嘉的阻拦未能实现。

到了元鼎年间(公元前113年—前111年),汉武帝终于收复岭南,要巩固对岭南蛮族和中原移民的统治,我们可以想象,朝廷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拆除人为阻拦交通的关隘。开辟之事,要在交通,所谓“通关梁”,就是拆除关隘,修筑桥梁,架桥便是修建驿道的“升级版”。吕思勉所著《秦汉史》在言及“汉中叶事迹”时,认为“川、滇、粤、桂之开辟,战国时肇其端,秦始皇继其后,汉武帝成其功”,是极有见地的。

司马迁《史记·货殖列传》又说:“汉兴,海内为一,开关梁,驰山泽之禁,是以富商大贾周流天下,交易之物莫不相通,得其所欲。”无条件地打通关隘和桥梁,还鼓励开发农耕和贸易,这大大促进了全国各地的物资交流和社会生产力的快速发展。

所以“岭南三关”的消失,是国家统一的需要,也是历史的进步,此举无疑也会促进官方或民间修建更多的驿道或便道。

【佳果北运的艰辛路】

史书有关古驿道的记载,多为后汉事迹。《后汉书·循吏列传》载,汉武帝为了控制岭南,分长沙国南部建零陵、桂阳两郡,其中桂阳郡的行政区划跨越南岭,顺江而下,到达曲江(今广东韶关)、浈阳、含洭(今广东英德)一带。这里与郡治远隔千里,当时还没有大规模修建驿道,当地民众或居深山之中,或处溪谷之滨,每逢官吏们外出,徭役要摊派到好几家,交通出行亦需依靠役使百姓驾船接送。出临武,过乐昌峡,要穿越弯多水急的武水(今武江),耗时费日,行政效率低不说,百姓亦苦不堪言,为逃避劳役,多流亡他乡。而且这一区域原来属南越国,当地土著自归汉以来200余年,从未纳过田赋,管治实则徒有虚名,鞭长莫及。

直到汉武帝平岭南150多年后的汉光武帝建武年间,卫飒任桂阳郡守时,情况始有改观。卫飒,字子产,东汉河内修武(今获嘉县)人,曾任襄城县令,桂阳郡太守。卫飒在任上率领民众,逢山开道,遇水搭桥,填洼铺石500余里,沿途修建了有专人驻守并负责接送公差、传递公文的驿站,“于是役省劳息,奸吏杜绝”,交通大为便利,商旅络绎不绝。外流的百姓也慢慢回来,渐渐聚成乡镇,这才要他们像平民一样交纳赋税。这条古道便是今人所称的途经韶关乳源瑶族自治县至湖南郴州的“西京古道”,也即当年的古都京城来到岭南地区的“高速公路”。“西京”,东汉、隋、唐时期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是指今陕西省的西安市;五代晋至北宋的“西京”,是指今天的河南省洛阳市;也就是说,古代乳源所谓的“西京古道”,是指当时当地直达京城的道路。

《汉书·百官公卿表》云:“汉承秦制,大率十里一亭,十亭一乡。”续汉书·百官志注》引《汉官仪》云:“十里一亭,五里一邮,邮间相去二里半。”这是古代社会依附于驿道的一种制度或建制,在北方或中原不成问题,但在地形地貌条件复杂、可耕作的土地不多、丁口稀少的南岭地区,却很难按此标准实施。

《后汉书·和帝纪》载:“旧南海献龙眼、荔枝,十里一置,五里一候,奔腾阻险,死者继路。时临武长汝南唐尧,县接南海,乃上书陈状。帝下诏曰:‘远国珍羞,本以荐奉宗庙。苟有伤害,岂爱民之本。其敕太官勿复受献。’由是遂省焉。”从西汉武帝至东汉安帝近两百年间,宫中向有旧例,每年都把龙眼、荔枝等名贵生鲜列为贡品,要岭南各地向汉皇朝进贡。每年七八月间,当龙眼、荔枝成熟时,正值南方丰水季节,江河暴涨,若从北江航道入武江用船北运的话,逆水而行,速度很慢,耗费时日。为使送至皇宫的“贡品”保持新鲜,古道上十里一置(快马驿站),五里一堠(瞭望、报警土台),派役夫日夜马不停蹄地奔走陆路,是唯一的选择。……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