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第八期 2019-08-22 伍 国

│伍 国

 

截至2018年7月,已有131556名中国学生在美国入读大学本科,就读初高中的学生也达26842人。在中国留美学生中,本科生已由2001年前后的12%左右上升到2013年的40%左右。我也曾是一名中国留学生,从2001年赴美读硕士、博士,到进入大学任教,至今接近20年。这20年也正是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经济发展突飞猛进,低龄留学生人数井喷的20年。

几年前,美国《高等教育纪事》杂志曾登过一篇文章,作者是一位美国教授,内容是批评中国留学生,认为他们不积极参与课堂讨论,缺少批判性思考。我读到这篇文章后,立即发邮件向该杂志提出抗议。我指出,在我接触的中国留学生中,大部分并没有表现出比美国学生更弱的批判思维能力,他们的口语虽然不如以英语为母语的学生,但大致的观点也是能清晰表达的。经过训练,他们的写作能力也能很快提高。

针对中国留学生的公开批评不仅有歧视之嫌,也忽视了外国学生融入美国教学环境所面临的普遍性挑战。中国学生被骤然放入一个以美国教授和学生为主体的异国文化中,在课堂讨论中必然容易采取一种观察和倾听而不是积极参与的保守态度,这种倾向在以东亚文化为背景的留学生中都比较突出。反过来,美国学生在中国很难遇到类似的困境,因为多数美国学生的中文程度根本不足以和中国同学一起上课,而是和其他留学生集中在一起。假如把中文大致过关的美国学生放入一个以中国学生为主、以中文为教学语言的课堂,美国学生也可能相对沉默。

抗议归抗议,我力图客观看待中国留学生的表现。在我所接触和教过的中国本科留学生中,大多对事情都有独立见解。相比起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老留学生”,现在的留学生家境相对殷实,对各学科的关注也较为广泛,对美国社会的认识也比较深入。大部分本科留学生在出国前就有不少课外阅读和社会实践经验,通过各种渠道获取的资讯一点也不少;到了美国后,也会结交当地朋友,外出旅行,广泛阅读,思路开阔。在校内,一些留学生还会积极研究环保问题,参与志愿者活动。对涉及自身利益的问题,他们也更善于和学校对话,发出自己的声音。一味认为留学生没有批判思维,也不能融入国外社会生活,只知道成天扎堆说中文,似乎是以偏概全、有失公允的。

和美国本地学生相比,远渡重洋求学的中国学生其实更善于从两种文化比较的角度看待社会、历史和政治问题。相比一些从未出过国门,甚至连国内旅行经验都有限的美国学生,中国留学生的阅历更为丰富,眼界更为开阔,视角更为多元。因此,当中国留学生参与课堂讨论时,一旦克服语言和心理障碍,往往能说出令美国学生耳目一新的观点。

【欠缺深度阐释能力】

一些中国留学生在学业上的弱点,在我看来,首先是缺少严格的学术伦理训练和个人对过错负责的态度。我曾在一年内参与处理过三起中国学生被美国任课教授指控抄袭的案件。这里需要说明的是,抄袭绝不是中国学生特有的行为。在美国大学生中,作弊和抄袭也层出不穷,而学校也有关于如何界定“抄袭”和“引用”的教育,还有相应的制度保证作弊案件会受到公正的审理。

审理的过程有指控作弊的教授(类似于原告),被指控的学生(类似于被告),一个由教授组成的委员会,以及由几名学生组成的委员会(类似陪审团)共同出席。在听取双方的控辩后,委员会做出最终裁决。一些被指控抄袭的中国学生倾向于完全否认指控,一名被控抄袭的中国学生甚至公然指责学校没有提供更好的指导,而自己是“付了学费”的。这种强词夺理的自辩不仅损害祖国的形象,也罔顾事实。另外,当事人在潜意识里完全否定责任,在道德上其实是非常危险的。

中国留学生的第二个问题是认知上的。的确,一部分学生可以很快掌握替代性的思维方式和分析方法,越来越趋近于美国高等教育所期待和要求的批判性思维;但也有一部分学生会囿于固有认知,在学习过程中不断地纠结于“我以前听说的不是这样的”和“这和我以前学到的不一样”。例如,在学习有关中国的内容时,中国学生起初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懂得比美国学生多,但最终不得不承认,部分美国学生在毫无背景,从未到过中国也不懂中文的情况下,经过对指定书籍和论文的精细阅读和深入思考,对有关中国的论题也能表达出非常有见地的思想。

这是因为,一方面,深入的批判性思考是美国教育中长期持久进行的训练,学生并不难越过表层信息对文本背后的逻辑和问题展开深层次剖析;另一方面,虽然中国学生生长于中国,对国内的种种情形与历史了解得较多,但美国学生的广泛阅读,以及文化的多元和开放性却使他们对于欧洲、亚洲的历史都有相当的了解,更不必说美国历史。这些背景对于他们站在人类共同经验的意义上理解中国有很大帮助,而这部分知识储备和深度阐释能力却是一般中国留学生所欠缺的。

在我课堂上的一次讨论中,一个中国留学生对中国人在历史上的某个经历和情感反应产生困惑,最后是同班的美国学生来向他解释原因的。这说明,就思维的成熟度和对普遍人性的认识而言,留学生未必因为有文化背景而做得更好。一些中国学生往往只是对中国历史上的人名、地名、事件大致脉络等的常识懂得比美国学生多(这是自然而然的,并不值得骄傲),他们头脑中大都是一些似是而非的印象,宏观把握和深度分析能力较为薄弱,所展现的专业程度也比较低。……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