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第六期 2020-07-08 金满楼

│金满楼

爱才与爱人

艺术家的感情总是充沛而不安定的,譬如徐悲鸿,他爱过或追求过或产生过关系的女人,恐怕不止蒋碧微、孙多慈和廖静文三人。在这些人里面,徐悲鸿一生中真正喜欢的恐怕非孙多慈莫属,后者才是他的灵魂伴侣。

孙多慈,又名孙韵君,安徽寿县人,1913年生人。孙的父亲孙传瑗曾在五省联军孙传芳麾下担任过秘书,后任大学教授、教务长等,母亲汤氏也曾做过女校校长。在家中,孙多慈排行老大,自幼天资聪慧,酷爱丹青与文学。1930年,孙多慈报考中央大学文学院未中,后以旁听生的身份来到美术系旁听。此时,作为美术系主任的徐悲鸿经常前来授课。于是,在茫茫人海中,两人就此相遇了。

孙多慈自小就有美术天分,据她回忆:“吾自束发从受书时,以吾父吾母嗜文艺,故幼即沉酣于审美环境中;而吾幼弟括,对于绘画音乐,尤具有惊人之天才。姊弟二人,恒于窗前灯下,涂色傅采,摹写天然事物,用足嬉憨。吾父吾母顾而乐之,戏呼为两小画家。初为天性趋遣,直浑然无知也。”

那么,孙多慈容貌如何呢?她的安庆老乡、女作家苏雪林曾这样描述:“一个青年女学生,二十左右的年纪。白皙细嫩的脸庞,漆黑的双瞳,童式的短发,穿一身工装衣裤,秀美温文,笑时尤甜蜜可爱……与之相对,如沐春阳,如饮醇醪,无人不觉她可爱。”

苏雪林虽然不是画家,但描述大体不差。1930年秋,徐悲鸿为孙多慈画了一幅素描,画中的孙多慈短发齐耳,脸洁如月,既有女学生的清纯,又不乏少女的朴实。画好后,徐悲鸿还特地在画稿右下方写道:“慈学画三月,智慧绝伦,敏妙之才,吾所罕见。”这个评价,应该说是相当高了。

当徐悲鸿发现自己很可能爱上孙多慈时,他给正在宜兴老家的蒋碧微发了一封急信,说:“你要是再不回来,我恐怕要爱上别人了!”事后,徐悲鸿又暗生悔意:“太太明日入都,从此天下多事。”尽管徐悲鸿曾多次向蒋碧微解释,他只是欣赏孙多慈的艺术才华,但作为妻子与女人,蒋碧微仍敏锐地察觉到,徐悲鸿与孙多慈的关系已远不止师生关系那么简单。

有一次,蒋碧微陪同来访的好友盛成与欧阳竟无,去参观徐悲鸿在中央大学的画室,结果一眼就看到徐悲鸿与孙多慈合绘的《台城月夜》图。尽管画中情景十分清雅,但画中人物不是别人,正是两位画主。这在蒋碧微眼里,无疑是两人关系不正常的明证。

应该说,此时的徐悲鸿还没有背叛蒋碧微的意思,他对孙多慈的情感也还处于爱才与爱人的纠葛之中。事后,徐悲鸿还把孙多慈介绍给自己的好友盛成,但后者对孙多慈的印象平平,并没有任何故事发生。……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