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第六期 2020-07-08 郭晔旻

1924年,她乘轮船去香港,途遇海盗登船,洗劫财物。但海盗在文件中发现她是张竹君后,竟忙将财物退还,叩头赔礼。

│郭晔旻

 

英国护士南丁格尔在1850年代的克里米亚战争中率领众护士救治了大量伤员,并创办护士学校,推动了世界各地护理工作和护士教育的发展。她的诞辰日也因此被定为“国际护士节”。无独有偶,近代广东也出现了一位类似的杰出女性——张竹君。

“穗城奇女”

俗话说“英雄莫问出处”,但张竹君的年少经历,对于她后来的人生抉择倒很是起了些作用。她是广东省番禺县(今广州市)人,光绪五年(1879)前后生于一个官宦之家,有兄弟姊妹多人,排行第五。据说她小时候患有严重的“脑气筋病”,竟至半身麻木。无论是私人医馆,还是游医郎中都束手无策。她的家人只好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把她送到外国人在广州创办的博济医院住院诊治,后来竟“慢慢地好了”。

博济医院创建于1835年11月4日。它是广东巨商伍秉鉴捐款、美国基督教长老会传教士伯驾(PeterParker)医师创办的“亚洲最早之西医院”,也是如今的广州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中山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的前身。有会到了医学的重要性,张竹君发愿学医,并如愿进入博济医院附设南华医学堂求学。这在深受“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教化,妇女因而被各行各业排斥在外的晚清时期,当然是很不寻常的做法。

南华医学堂不但是我国第一所西医专科学校,也是中国第一所男女共学的学校。当时在南华医学堂学医者多是立志“以医救国”的年轻人,孙中山与“戊戌六君子”之一的康广仁都毕业于此。耳濡目染之下,年轻的张竹君自然也在思想上受到很大影响,为其后毕生奉行的“救人救世救国,医人医身医心”的信条奠定了基础。

1900年,张竹君从南华医学堂毕业,开始了自己悬壶济世的医师生涯。自毕业一年后的光绪二十七年(1901)起,她先后创办了位于荔湾的提福医院和位于珠江南岸的南福诊所,并亲任院长,在广州开创了由中国人自办医院和女子任院长的先河。

身为医生,张竹君自然无法如同当时的富家小姐们那样深居闺门之中。由于她把诊所开在广州闹市,每次从西关大屋出门,她往往“头戴礼帽,一身男式西装,每次出门,都坐四个人抬的敞篷椅轿,穿街过市”。清末广东的社会风气虽然比内地要开通很多,但如此称得上“离经叛道”的举动,还是引来路人纷纷驻足而观。张竹君毕竟是个女儿家,被看得很是不好意思。为了遮羞,以后再出门坐轿,她就手拿着一本精装的洋书,假装在轿上看书。这样一来,反而更显得神情严肃,凛然不可侵犯。实际上,轿子忽上忽下、跳动不已,如何看得清楚,不过是摆样子而已。于是她的朋友们编了个歇后语,“张竹君坐大轿——倒看洋书”,一时之间,在羊城内外成为笑谈。

虽然如此,张竹君所办的诊所却生意兴旺,求医者日众。彼时,“男女授受不亲”的封建思想尚根深蒂固,“一位女医生对于中国妇女来说是极为重要的,因为她们不会允许一个男性来诊治她们”。张竹君等女医生的出现,恰恰解决了女性就医难的问题,深受广大妇女欢迎。张竹君除了忙于应付门诊,还经常出诊。有个老妇病人就感叹道:南福医院者,人间之天堂也;五姑(张竹君)者,人间之神仙也……”以此观之,张竹君在当时病人的心目中,医德相当崇高。

当然,在医院救死扶伤,不是张竹君一人独力所能办到的事情,还需要医生与护士。光绪二十八年(1902),她毅然把南福诊所改为育贤女学,招收女学生十余人,这是广东最早由中国人办的女子学校。张竹君既当校长又当教师,既教授医学,还传授一些浅近的近代科学知识,如天文、地理、格致等,终日忙碌不停。张竹君的母亲也是一位开明而有文化的妇女,也被她请到学校来任教,成为学校仅有的两名教师之一。母女同心合力办校,一时传为佳话。

这位“穗城奇女”的名声不胫而走。1902年,同盟会社会活动家马君武在梁启超主编的《新民丛报》中为张竹君立传(《女士张竹君传》),称赞她,“竹君者,诚中国之女豪杰,不可不记录其言论行事,以唤起中国二万万睡死腐败妇女之柔魂也”。这一大作被天津《大公报》等陆续转载,张竹君也被誉为“妇女界之梁启超”。

到了1904年4月,适逢日俄在中国东北开战,为了救护东北民众,张竹君与“上海万国红十字会”一起前往。战事停止后,她受到仰慕她的上海士绅和朋友的热情挽留。盛情难却,张竹君就此寓居上海。她在上海的作为仍旧沿袭了在广州时的思想。比如,张竹君向来认为,妇女所患之病多于男子,而中国女子上学者少,习医者尤少,所以要开创女科,招收女生。1905年,上海最早的女医学校、坐落于今黄浦区黄河路125弄的“女子中西医学校”宣告成立,张竹君亲任校长。几年后,“上海医院”又在上海老城厢所在的南市(今属黄浦区)宣告建立,张竹君担任监院(院长)。当时,上海滩十里洋场里的医院虽多,却都是洋人所建,中国人入院治疗,饮食起居总感觉不便,“而妇女尤不相宜”。相比之下,上海医院“上午中医送诊,下午西医送诊,兼赠药”,着实方便了国人就医。

张竹君实在是个大忙人,除了办医院,开学校,她还在其住所开办了一个卫生讲习会,除礼拜天外,每天下午4时至6时,宣讲卫生知识。她在卫生讲习会上,批评女性为了漂亮和讨男人喜欢而缠足,用含铅的粉黛化妆,或把黑油或胶漆涂在头上,用这些有毒的物品来伤害自己的身体。她号召女性自强自立,打破“倚赖之根性”,确立女性在社会上的“新角色”。由于她在上海时同样为妇女界作了许多贡献,其声誉与在广州一样日隆。……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上一条:回望岭南:交通孕育美食
下一条:已经是最后一条了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