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第六期 2020-07-08 王 戡

│王 戡

宣统三年六月二十八日(1911年8月22日)中午,广东水师提督李准的仪仗自珠江岸边进入省城,前面是高举官衔巡牌的差役,后面是李准乘坐的官轿,周围有扛着步枪的卫兵。当队伍行经双门底怡兴缝衣店前时,突然有人投出两枚炸弹。轰隆巨响后,李准被震出轿外,倒地呻吟,轿夫、卫兵死伤者20多人。其余官兵一部分抢救伤者,另一部分追踪刺客。街巷中不时响起枪声,省城一时大乱。

这场面在晚清不是稀罕事。革命党人势单力薄,视诛杀清廷高官为启迪民众、推进革命的重要手段。摄政王载沣、出洋考察五大臣,都险些成为革命党的弹下亡魂。

李准多次镇压革命党起义,成为暗杀对象不足为奇,但他的形象远非守旧的清廷武官这么简单。宣统元年(1909),李准率领舰队踏勘南海诸岛、重申主权,被称为“这是对西沙群岛实质性的行政管辖,效应巨大,意义非凡”(2014年6月26日《人民日报》)。而李准的一生军政经历,也折射出许多晚清的时代特质。

三艘旧船巡南海

1983年4月25日,《人民日报》发表的新闻《中国地名委员会受权公布我国南海诸岛部分标准地名》,“李准滩”赫然在列。2012年,中国政府在南海设立三沙市,市政府驻地永兴岛立起地名碑,碑上的《三沙设市记》中,同样镌刻“清末李准率师巡航,踏勘诸岛宣我主张”的记载。李准的名字出现在南海,与他的一次远航直接相关。

宣统元年四月十一日(1909年5月29日),三艘悬挂黄色龙旗的军舰离开海南岛南部的榆林港,驶向远洋深处。统率这三艘舰的正是广东水师提督李准。甲午战争后,北洋水师全军覆没。广东水师最新锐的“广甲”“广乙”“广丙”三艘千吨级巡洋舰,原本只是北上参加会操,也被北

洋水师留下一并参战。三舰或沉没或遭日军掳获,片帆未返粤洋。此后,广东水师无力添置巨舰。随李准出航的三艘军舰中,伏波舰”琛航舰”都是千吨级的木壳武装运输船,下水时间比“广甲”还早十几年。“广金舰”船龄较新,但只有650吨排水量,属于近海小炮舰,应付远洋航行颇为艰难。

广东水师提标左营游击林国祥是甲午战争时“广乙舰”的管带,航海经验丰富。他评价“伏波”“琛航”两舰,“此二船太老,行驶迟缓,倘天色好,可保无虞,如遇大风,殊多危险”。尽管如此,李准依然力主出航,全因当时国家领海不靖,周边列强虎视眈眈,个人所受刺激太深。

此前,李准曾乘“伏波舰”巡视广东近海,看到东沙岛上竟然飘着日本国旗,岸边还有一块木牌,大书“西泽岛”三字。登岛后,他发现日本商人西泽吉次盘踞岛上,建设了港口、宿舍,招募工人采集鸟粪、海藻,捕捞海龟、玳瑁,甚至还修筑了一条简易铁路用来运货。李准质问:“此乃我国之领海,何得私占?”西泽回答,此岛是无主之岛,自然可以先占先得,命名开发。

李准一面派人监视西泽停止开采,一面回省禀告两广总督张人骏。此事引发中日双方争议,从广东当局与日本驻广州领事之间,一路升级到北京外务部与东京外务省,再回到广东具体解决。事发之初,中方遍查“旧有舆图各书及粤省通志,皆无此岛名”,没有找到这座岛屿归属中国的证据,之后才陆续在陈伦炯著《海国闻见录》、王之春著《国朝柔远记》中找到记录,使谈判日渐对中方有利。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李准报请张人骏同意,开始其踏勘南海之行,以现代技术绘制海图,重申诸岛主权。随行除了三舰的船员,还有卫队一排、幕僚若干、海军测绘生等技术人员,以及德国籍无线电技师,一共170余人。李准的行程从离开海南岛算起,历行约半个月。由于舰船所载燃煤、淡水、食物有限,李准的小舰队仅踏勘了西沙诸岛,对其中15座岛屿查明位置、标明经纬、依次命名。

李准命名岛屿的方法颇为简单。“伏波”“琛航”“广金”三艘军舰各自命名一岛,其它各岛则以其本人及幕僚籍贯命名,如邻水岛、霍丘岛、宁波岛、番禺岛等。有一岛掘出淡水,命名为甘泉岛,另一岛珊瑚众多,索性命名为珊瑚岛。在每座岛屿上,用珊瑚石刻上“广东水师提督李某巡阅至此”的字样,并修筑桅杆,悬挂黄龙国旗,逐一重申主权,“此地从此即为中国之领土矣”。

南海风情让李准印象颇深,日后回忆起来津津乐道。在伏波岛上碰到海龟下蛋,航海经验丰富的林国祥说,“从此不忧乏食矣”,开水烫过后,“撕开一口,吸而食之,其味厥美”。李准还捡拾了各种鸟蛋,回到广州后选壳厚者交给象牙匠人,“开天窗,镌山水人物形,作陈列品”,别有一番趣味。出航时,舰队采购了一批雌雄牛羊,在伏波岛上放下若干,作为登岛的证据。德国技师布朗士知道后还哭了一场,他认为这岛上没有淡水,“此牛羊将渴而死”。

四月二十六日(6月13日),李准的小舰队返回广州。他将沿途行程禀报张人骏,并将所绘制的海图呈报北京海军部、陆军部及军机处,初步完成使命。他还以沿途采集到的珊瑚、龟壳等奇异物品开办展览,引得各路士绅纷纷赶来参观,他不得不“口讲指划,疲于奔命”。

李准巡阅南海的行动得到各国的承认,成为日后中国政府宣示南海主权的重要证据。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国海军出巡南海,收复诸岛礁,并重新命名。1947年,国民政府内政部公布《南海诸岛新旧名称对照表》,甘泉、珊瑚、琛航、广金各岛名称得到保留,伏波岛以明代出使南洋的官员施晋卿的名字命名为晋卿岛,另在南沙命名“李准滩”,以纪念李准当年的巡海壮举,直到1983年再度被确定为标准地名。……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上一条:赛珍珠的中国情结
下一条:已经是最后一条了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