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第六期 2020-07-08 何书彬

│何书彬

 

在鼓浪屿的马约翰广场上,人们可以看到马约翰的雕像。雕像上的他,两眼炯炯有神,面带微笑地看着面前那几个踢足球的小孩。

在体育界,马约翰乃“中国现代体育之父”,而鼓浪屿这座小小的岛屿,就是他的体育之路的起点。

体育之路的起点

1954年,年过七旬的马约翰在一篇文章中谈到他和体育最早的接触:“我生长在福建省山环水抱的鼓浪屿。童年时代,美丽的自然环境对我的身体和智力的发育起了一定的作用……我和其他孩子们常在山上跑、跳、爬树和钻山洞,特别是喜欢到海滩上玩水和捉鱼虾等,常常不到天黑不回家。全面的身体锻炼,新鲜的空气和太阳光,为我的健康的身体打下了基础,丰富了我的大自然的基本常识。”

像当时鼓浪屿上的许多同龄人一样,马约翰也出生在一个基督教家庭,由于家境原因,他迟至13岁才入校读书。他所就读的福音小学为鼓浪屿上最早创办的一所新式学校。当马约翰进入这所学校时,网球、板球、足球和曲棍球等诸多近代西式运动都已传入鼓浪屿,而且进入了福音小学等校,成为了学生们的日常运动项目。一些英文文献记录了当时各种近代体育运动在鼓浪屿的普及情况,比如:昨天晚上,在回家的路上看到几个女孩子打网球回来,她们向我们展示了她们用来梳头发的工具。”“所有学生必须每周至少参加三个小时以上的体育锻炼。学校设计了一整套的计划,以使每个学生有机会学习田径运动和其它大众运动项目,如篮球、足球、排球。”

鼓浪屿上的这种体育氛围自然而然地影响了马约翰。1900年,马约翰前往上海求学,在明强中学读了4年后,进入圣约翰大学读了7年。他有着活泼爱动的天性,而且也一直保持着运动的习惯。

在这7年的学院生活里,马约翰一直是圣约翰大学体育队的主要成员之一。他是该校足球、网球、棒球、游泳等代表队的成员。在各种运动项目中,他尤其喜欢田径,擅长短跑和中跑,曾获得100码、220码、880码和1英里(1码约为0.91米,1英里约为1609米——编者注)等项目的全校冠军,此外还多次到校外参加运动项目。

1905年,上海基督教青年会在一个露天广场上,举办了一次规模很大的田径运动会,所有上海中等以上院校都获邀参加,一些公共团体也参加了,观众有五六千人。

1英里赛跑开始了,参加的运动员包括马约翰在内共63名,其中还有4名日本人以及一些欧洲人。后来马约翰在回忆这次比赛时说,比赛一开始就很激烈,在第三圈快要结束时,他加快了速度,距离终点还有约400码时,全场所有的中国观众都大喊:“约翰,加油!约翰,加油!”他在加油声中向前冲刺,以领先第二名50码的成绩获得了冠军,中国,中国”的欢呼声响彻整个运动场。

这样的比赛经历无疑影响了马约翰的人生选择。当时,在许多西方人的眼中,中国人是一个羸弱的民族,马约翰决心以现代体育来改变这个古老民族的体格和精神。

1911年,马约翰从圣约翰大学医科毕业,但他认为,保有健康体魄的根本在于防病而非治病,因此,他决心投身于现代体育教育。

清华大学的“强迫运动”

1914年,马约翰来到清华大学担任化学老师,到校不久,他就向当时的清华校长提起体育问题。他认为,清华除了有图书馆,也应该要有体育馆,因为清华的学生毕业后要留学美国,一定要有健康且充满活力的身体。无论在读书方面,还是在体育方面,都不应落于人后。

1919年,马约翰利用公假,前往美国春田学院进修。次年,他在毕业论文《体育历程十四年》里介绍了近代体育在中国的艰难起步,并热忱地希望近代体育尽快发展起来。1925年,马约翰再次利用公假前往春田学院。次年,他完成了硕士论文《体育的迁移价值》。在这篇文章里,他系统地论述了他的体育理论。在马约翰看来,体育的价值在于它在建树人格方面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人的诸多可贵的品质都可以通过体育来培养,比如勇气、坚持、自信心、进击性和决心。对于整个社会而言,体育运动的发展可以塑造重视公正、忠实、自由和合作的社会风气。马约翰这样概括体育的教育价值:“通过适当组织的运动,人们可以增进对环境的敏感性和对生活中各种情况做出反应的‘有准备性’;通过适当组织的运动,可以增强美好的道德品质和性格……”

1920年起,马约翰开始担任清华大学体育部主任。这时的清华已经开始实施“强迫运动”,即在每天下午4时至5时这段时间里,校方把图书馆、教室和宿舍全都锁起来,让学生出来活动。对此,马约翰后来曾这样回忆:“我要求学生要生动活泼、自由地玩,自己去活动。不会活动不会玩的,我就去教他们,学生对我都很有感情。”

在清华校友的回忆文章中,也常见到他们对“强迫运动”的回忆。比如,作家梁实秋曾在一篇文章中这样写道:“下午四时至五时有一个小时的强迫运动,届时所有的寝室课室房门一律上锁,非到户外运动不可,至少是在外面散步或看看别人运动。我是个懒人,处此情形之下,也穿破了一双球鞋,打烂了三五只网球拍。大腿上被棒球打黑了一大块。可惜到了高等科就不再强迫了……那时清华的一般的学生比较活泼一些,少老气横秋的态度,也许是运动比较多一点的缘故。”

在马约翰看来,体育和德育、智育处于同等重要的地位。他在一次演讲中曾这样说道:“现在社会需要什么样的人才呢?第一,有高深的学识;第二,身体强健,能做事,有精神;第三,健全的人格却最属重要。”正因如此,马约翰对体育成绩要求极严。比如,国学大师吴宓在清华求学时,功课全为优等,但因为跳远成绩不及格,结果让马约翰“扣留”了半年,补测及格后,才准予他毕业出国留学。

但有些时候,马约翰似乎又不那么关注体育成绩。物理学家林家翘在清华读书时,因为身体比较弱,跑步时总是落在后面。马约翰不断鼓励他,教他如何锻炼,并对他说,只要坚持下去,身体自然会好起来。林家翘照着做了,很努力地去锻炼。到了期末,马约翰给林家翘的体育成绩评了一个“优”。很多学生不服气,认为马约翰偏心。马约翰解释说,在体育锻炼中,速度和各种技巧的锻炼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意志的锤炼,培养顽强的精神。在这些方面,林家翘的表现足以为“优”。众人听了马约翰的解释,都很叹服。……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