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第八期 2020-09-02 崔金泽

│崔金泽(文史学者)

梁架与斗拱,是中国传统建筑不可剥离的价值载体,是一座建筑的内心世界。

建造的意匠,从梁架开始

梁架,即用垂直的柱和水平的梁重叠组装成的木建筑骨架。

两千年前的《韩非子·五蠹》,有一段著名的文字:上古之世,人民少而禽兽众,人民不胜禽兽虫蛇。有圣人作,构木为巢以避群害,而民悦之,使王天下,号曰有巢氏。”构木为巢,是让人民安身栖居的圣人之理想,也是有巢氏赢得拥戴的根本。立起两根木柱,上面架一根横梁,便成一个“开间”,这是中国传统建筑特有的空间计量单位。人们用木头横横竖竖地筑起了一代又一代人的家园,如此传承数千年,最初的理想从未改变。

二柱一梁一开间,是中国人居空间发展的模型和母本,是一切建造活动的起点。北宋崇宁二年(1103),《营造法式》重新修订并刊行。这是国内现存最古老的官订建筑设计、施工规范,一部集古籍文献和优秀工匠技艺之大成的建筑文法手册。其中第四、五卷题为“大木作制度”,是讲解木构建筑的斗拱及屋架部分做法的准则。第四卷开篇第一句便是:凡构屋之制,皆以材为祖。”意思是说,凡建造房屋,其各部的具体尺寸,都是以“材”这个基本的模数单位来定义的。

“材有八等,度屋之大小,因而用之。”这讲的是用材原则。木材分八个等级,截面的高、宽比例都是三比二,符合木材的受力原理,其尺寸则随等级的改变而递减,根据建筑梁架所定义的空间规模来相应地选用。比如,殿身9至11间用一等材,5至7间用二等材……以此类推,建筑的空间规模、结构等级越低,所用材的尺寸越小。

由此可见,一座建筑的开间数目,是对其整体空间规模的原初定义。在徽宗朝官订的这一建筑理想里,先确立梁架的规模,才能选定合适的材等,进而推算出各个细部的详细尺寸和外观比例。由梁架出发的模数制设计理念,赋予了建筑单体、组群,乃至整个城市景观内在统一的比例和精神,以及依等级而错落变化的细部尺寸。

追寻传统建筑梁架结构的发展历程,不难发现,这期间经历了一个从简入繁、又从繁入简的变化。

中国迄今可知的最早的木构建筑,是浙江余姚河姆渡发掘的建筑遗址,那里已经出现了早期木构架和榫卯搭接的遗物。这些梁架结构的雏形,距今已有六七千年。

河南偃师二里头,被认为是夏朝末期的都城,在那里发现的一号宫殿遗址,柱列整齐,残存的柱洞反映出前后左右的对位状态,说明已经发展出完整的木梁架体系。

到了秦汉,木结构技术趋于成熟,从汉代墓葬出土的陶楼和文献记载来看,两千年前的中国,已经遍布着两三层的土木结构高楼。

唐宋时期,梁架结构技艺的发展行至巅峰,木梁架的设计和营造技艺达到高度理性的状态,又不失优雅的艺术表达。极富工匠精神的是柱子的排布——《营造法式》规定,柱子的布置需要有“侧脚”和“升起”。何意?简单来说,就是每根柱子都不能是严格等高的,也不能完全垂直于地面,而是根据一个特定的计算公式,同时向房屋的面阔和进深两个方向微微倾斜。从正中一个开间开始,越向两边布置的柱子,倾斜的角度越大,高度上也要细微地递增,至角柱时,倾斜和增高双双达到最大……

这样的梁架设计准则,对于施工来说未免过于严苛和艰难,但是却很有特色——赋予了宋、金时期梁架结构强大的向心力和稳定性,增强了结构的抗震能力,同时也造就了建筑立面上那种难以言喻的、成熟稳重的美感——

屋檐是缓慢而富有弹性的曲线,如翚(huī,有五彩羽毛的雉)斯飞的屋顶仿佛蓄势待发;开间在视觉的两个尽端微微增高,抵消掉了“近大远小”之透视效果的侵蚀;醇和而饱满的外观,标志着一个时代的面貌。

宋以后,随着工匠身份地位的变化和技艺的辗转流失,梁架构造逐渐简化,朝向一个全然不同的逻辑发展。元代北方地区的建筑结构中,除中央政府直接营建的高等级建筑以外,突然开始频繁出现未经加工的粗糙巨梁,而且梁和柱的交接甚至可以不再对位,不尽符合木材受力的逻辑。虽然明代曾经做出了复兴宋制的努力,但及至清代,梁架结构的逻辑已经彻底改变。

侧脚和升起在北方官式建筑当中几乎绝迹,屋檐变为生硬的直线,仅在翼角处由垫块造成起翘;梁架之间也不再用带有柔性的斗拱来起承转合,而是直接以榫卯相连;设计的基本模数不再是材,而是斗拱坐斗上开口的大小;梁的截面比例日趋保守,肥厚得近乎方形,不再是优雅的三比二;屋顶的曲面也以简化了的算法,自下而上地累加,坡度愈高愈陡,多了生硬,少了轻盈……

然而,明清北方官式建筑的梁架逻辑,虽然少了唐宋体系的力学理性和优雅美感,却也通过对梁柱的直接连接,造就了框架整体性的强化,并大大减少了施工的难度。……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上一条:已经是第一条了
下一条:景德镇:天青烟雨里的陶瓷往事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