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第八期 2020-09-02 龚静染

│龚静染

 

“迁校委员会”成立】

1938年初,抗战军兴,日军三面围攻武汉,形势岌岌可危。武汉大学被迫西迁,前往遥远的大后方——四川乐山,颠沛流离的日子从此开始了。

1938年3月23日,武大在重庆西三街设立了西迁总办事处,并成立了“迁校委员会”,作为西迁的中转站。不久,迁校委员会匆匆在重庆召开了首次会议,将西迁途中的工作任务进行了分配:“王蜀丞先生赴公路局接洽车辆;纪常伦先生管图书仪器械件等运输事宜;李振时先生管行李运输事宜;李人达、王蜀丞先生暂管招待教职员工及学生事宜;董永森先生暂管重庆方面会计事项;王蜀丞先生管收发登记文书等事项。”

这是一个临时会议,档案中没有记录详细的开会地址,大概是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开会,码头、车站、茶馆、客栈均有可能;参会人员也不齐,只有4个,委员会中有两人未到场,仍滞留在武汉或途中。当时正值兵荒马乱时期,人心惶惶,会议尽管仓促,却非常重要,它正式拉开了武大西迁的大幕。

尽管枪炮声正在临近,武汉市区仍相对比较平静,武大首任校长王世杰(字雪艇)陪同李四光参观校园,闲步珞珈校园,只见四处樱花簇簇,似雪如絮,极为壮观。但学校里只有四年级的学生在上课,其余年级的学生均在做迁到四川的准备,校园内弥漫着一种慌乱的气息。王世杰是这所大学的缔造者,这里一石一木的建造他都看在眼里,武大在他的经营下始有蔚然大观之象但如今,半个中国沦陷,武汉也势难保住,就要与这样的美景告别了,不能不让人生出些愁绪来。

迁校委员会由邵逸周、杨端六、曾昭安、郭霖、方壮猷、刘迺诚等6人组成,其中,杨端六任迁校委员长,担当总负责人。这6个人在武大都是有名的教授,也是学校的中坚人物:邵逸周是工学院院长,方壮猷是历史系主任,刘迺诚是法学院政治系主任,曾昭安任教务长、图书馆馆长,杨端六是法学院院长、经济系主任。抽调他们来做这项工作是考虑到了西迁的重要性和艰巨性,迁校委员会担负着总调度的责任,负责物质运输、保障路途安全、购置教学器具、安排师生住宿、处理日常杂务等,可谓事无巨细,需要劳累奔波,而将此重任交付他们,自然是精心选择的结果。

“十一号房”】

第二次会议在4月4日召开,已是11天后。此时,迁校委员会6人小组已悉数到达四川乐山,而在后面的27次会议中,这6个人基本是固定到会的。临时增加的人均为列席参加,如在第26次会议中就增加了熊国藻、叶雅各、葛扬焕、刘秉麟,涉及专门事务。

此次会议着重在落实学校的校舍建设、学生宿舍建设及购置一些办公设备等重要议项上。武大在选择西迁前,先派人沿江而上做过考察,对办学环境有比较充分的调查,最后才决定落址乐山,其中的考量包括选址能否容下上千人生活。在综合比较后,乐山被认为是条件最好的。这座小城偏于川南一隅,三江汇流,峨眉横列,人文环境堪称嘉良,是读书的好地方。不仅如此,乐山以南是广大的山区,便于战事不利时进行疏散,相对比较安全。在此后的8年时间中,事实证明了当时的选择是正确的,相比其它一些学校受战事影响而被迫多次迁徙,武大就显得相对幸运一些。

会议中,决定由邵逸周、杨端六两人办理接洽校舍事宜;由郭霖、刘迺诚两人负责修理房屋;购置器具事宜由曾昭安、方壮猷两人操办;而管理工人器具方面则兵分两头,三育学校(一座被临时征用的中学)方面由李人达负责,文庙方面由石琢君负责。校舍的建设迫在眉睫,会议中还确定了校工人数:三育学校方面门房1人、厨房1人、粗工2人、信差1人,文庙方面门房1人、粗工2人。这次会议已开始将工作重心转到建校方面来了。

紧锣密鼓,次日上午8点又召开了第三次会议,中间仅隔不到一天,地点是临时借用的,是在乐山的中国农业银行。此次会议内容很零碎,主要商量了讲桌、课桌、木床、办公桌、书架、饭桌、条凳、会议桌、茶几等用具的购置问题。

第四次会议是在乐安旅社的“十一号房”中进行的,这个旅社在乐山府街上,府街是过去嘉定府旧衙门的所在地,处于市中区,这间房就成了武大迁校委员会的一个临时办事点。此次会议商议了与观斗山庙里的住持接洽租用的事项。武大在乐山需要大量房屋,但现成的房屋一时之间也不好找,能加以利用的地方大多是空置或废弃的寺庙,稍加修葺就可以住人。没有想到,在特殊时期,宗教场所以此种形式发挥了济世功能。

4月16日的第六次会议在“十一号房”。住宿和教学地点落实后,还得有个称呼,所以这是一次为新址取名的会议。由于武大迁到乐山后,地点分散,为了统一管理,需要重新命名。所以,会议决定将文庙定为“国立武汉大学嘉定分部第一校舍”,三育学校为“国立武汉大学嘉定分部第二校舍”,等等。会议还通报了第三批数十名学生已到达乐山的消息。这些学生千里迢迢而来,或结伴,或独自一人,陆续向乐山进发,其间的经历让他们终生铭记。学者齐邦媛在《巨流河》中写到自己坐船到乐山读书时的心情:“舱内的昏暗和江上的黑夜融合,渐渐人声停歇,只剩上水江轮引擎费力的声音。茫茫江河,我在何处?”江中的船常被日机骚扰,让人既惊又怕,离家千里求学的孤独也时时来袭,“我倚在船舷,自以为无人看及,又流下思家之泪,久久不止”。……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上一条:已经是第一条了
下一条:“中国的辛德勒”约翰·拉贝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