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第二期 2021-04-15 冯俊龙

│冯俊龙

 

同治四年(1865)二月初九夜半时分,为湘军大营经理粮饷的徐州粮台内,人心惶惶,奔走喧哗,一件惊天大事猝然发生了:两江总督曾国藩的大女婿、徐州粮台经办袁榆生吞服鸦片自杀了!

消息传到总督府,一向以沉着坚毅著称的曾国藩,也禁不住惶然失态,一边疾呼下人全力救治,一边焦虑不安地踱步疾走。其情其景,丝毫不亚于当年久攻太平军不克时“寸心欲碎、绕屋彷徨”的焦灼无助之状。

曾国藩时年54岁,官至封疆大吏,身兼江苏、安徽、江西三省的军民政务,可谓百战功成,阅世已深。可面对这么一桩发生在自己家里的命案,名满天下的曾国藩竟有些茫然失措,不知所终,他为自己择婿不慎而深深自责。

曾氏一门家教甚严,《曾国藩家书》流传于世,更被后人奉为治家圭臬。但“大清第一能臣”曾国藩却在挑选女婿上屡屡失计,亲自挑选的女婿一个不如一个。他的五个女儿,除了最后的幺女因为“自由恋爱”结婚终获幸福外,其余四个命运悲惨,结局凄凉。向来重视家风养成的曾文正公,何以在挑选女婿一事上不仅贻祸膝下爱女,还一再徒伤家族门风?曾氏智者千虑的诸多遗憾,足为后世之训。

不成器的大女婿

经过一番紧张折腾,曾国藩的大女婿袁榆生终于被抢救过来,两江总督大人免于更大的羞辱,但此事已经轰动内外,人尽皆知。虽然事后经过大女儿曾纪静耐心解劝,袁榆生赴总督署向岳父曾国藩“谢罪”,表示“愿图自新”,给了曾国藩少许面子,但此人实在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同治五年(1866),也就是“吞食鸦片自杀”的第二年,袁榆生在徐州粮台贪污挪用公款六百两白银,终于让一贯以清廉自持的曾国藩忍无可忍,愤而公开宣布与这个女婿断绝关系。

曾国藩是理学名臣,他在培养女儿方面的见识上未能脱离封建道德的窠臼。与要求儿子们求学上进不同,他认同“女子无才便是德”,把女儿们朝着贤妻良母的方向培养,并亲自为女儿们制订了每天的“功课单”:早饭后,做小菜、点心、酒酱之类,食事;巳午刻,纺花或绩麻,衣事;中饭后,做针线刺绣之类,细工;酉刻,做男鞋、女鞋或缝衣,粗工……除此而外,他还要亲自“验工”,并强调说:吾家男子于看读写作四字缺一不可,妇女于衣食粗细缺一不可。”

曾国藩为女择婿,可谓费尽心机,然而总结起来大致不过两条:第一,孩子的父亲都是曾国藩熟识的人,要么是湖南老乡,要么是官场同僚,而且都是品格高尚颇具才气之人;第二,这些孩子都是他亲自见过,甚至亲自教育过的。如此择婿,应该说符合曾氏做事稳慎的做派,应该十拿九稳了。

曾国藩的长女曾纪静6岁那年,曾国藩给她订了一门娃娃亲,对方是翰林院编修袁芳瑛的儿子袁渝生。袁芳瑛是曾国藩湘潭老乡,工书法,尤其善写白折小楷,又嗜藏书,是晚清著名藏书家。曾国藩也是爱书之人,常出入其家,相互品鉴,探讨学习。其时袁芳瑛的大儿子袁榆生七岁,生得虎头虎脑,伶俐聪明。曾国藩知道袁芳瑛是谦谦君子,博雅好学,认为这样的父亲肯定会教导出不一样的儿子,于是就主动提亲结缘。

然而,曾国藩第一次择婿就栽了大跟头。待到曾纪静嫁入袁家之后,才发现袁渝生不止嗜赌滥饮,还在她进门之前,就已经瞒着曾家未婚而先娶妾,这在当时的世家大族里简直是笑话和耻辱。

原来,袁渝生的父亲袁芳瑛痴迷藏书而短于教子,对这个聪明可爱的儿子娇宠有加。袁渝生长大之后,“不喜读书雅记”,只爱“豪迈博饮”,全然一副浪荡公子模样,不服管教。父亲袁芳瑛去世之后,儿子袁渝生更如脱缰野马,整天呼朋引伴放荡豪饮,以至负债累累家道渐衰,于是不惜售卖父亲一生辛苦收集的藏书。

曾国藩在好友袁芳瑛死时,已经觉察到这位准女婿袁渝生品格堪忧。如果从女儿的未来着想,他原本应该断然悔婚。但曾国藩一生尊儒重道,又是位高权重的国家栋梁,此时悔婚既感有负死去的老友,更怕世人唾弃他嫌贫爱富。瞻前顾后之下,遂将爱女推进万劫不复的深渊。

对于这样一个朽木难雕的女婿,曾国藩并未轻易放弃,而是再三力图将其拉回正道。曾国藩处心积虑地给家人打招呼,要他们对袁渝生表面上仍要保持尊重,“尔等在家却不宜过露痕迹,人所以稍顾体面者,冀人之敬重也”。但是,岳父大人的一番苦心却付诸东流,袁渝生婚后仍不安心读书,荒度岁月。于是曾国藩只好另觅他途,转而让袁渝生锻炼经办具体事务的能力,读好“世事”这本书,把他安排到徐州粮台经理湘军粮饷。

谁知袁渝生到了徐州不久,不但大肆招嫖,还仗着总督女婿身份横行霸道、欺压平民。曾国藩处置此事时思前想后,还是给女婿袁渝生留下一丝面子,只派人责打家丁,抓了妓女,但袁渝生却不领岳父的情,竟然吞服鸦片自尽,以示反抗之意。

与曾国藩断绝翁婿关系后的袁渝生,不思悔过,更加猖狂,与妻子曾纪静形同路人,即便在她大病卧床之时也拒绝探望。曾纪静在袁家上下的冷漠和敌意中,又无子嗣陪伴,竟至抑郁而终,时年仅二十九岁。……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上一条:已经是第一条了
下一条:“中国鲁滨逊”潘濂:海上求生133天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