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第二期 2021-04-15 萧西之水

│萧西之水

 

读过中学课文《藤野先生》,一定会记得鲁迅的两番描写,一是“上野的樱花烂漫的时节”,二是“明的遗民朱舜水(朱之瑜)客死”。

时至今日,这篇文章所写的大多数情景已物是人非,然而,上述两句话却依旧能在东京找到对应情景:上野的樱花每年依然如期开放;而在东京大学农学部附近,也有一块一人高的石碑,上书“朱舜水先生终焉之地”。这意味着,在朱之瑜去世300多年后,日本的文化体系中仍然有他的一席之地。

东京大学农学部一带正是朱之瑜当年居住的水户藩邸所在地。在日本,朱之瑜长期被奉作儒学“实学”派的创始人,他担任水户藩主德川光圀(读guó,古同“国”——编者注)的御用顾问长达17年,为儒学学派“水户学”奠定基础,进而影响到200多年后的明治维新。及至近代,许多清朝留学生求学日本,才发现原来早在数百年前就有这样一位前人东渡,还创下如此成就,这才让朱之瑜重新为知识界所知。

东渡日本

朱之瑜的思想与他的个人经历和明末清初的动乱时局有着密切关系。

1644年,清兵入关后,用了不到一年时间就先后击溃了华北的李自成大顺政权和南京的南明弘光政权,朱之瑜离开家乡浙江余姚,来到舟山群岛居住。在这里,他接受舟山守将的请求,第一次东渡日本长崎,按他自己的说法,就是希望仿照“申包胥借兵复楚”之举,借日本武士抵抗清军入侵。

明朝中后期,东南沿海与日本九州岛之间的贸易往来密切,也孕育了许多具有海军作战能力的商业集团,形成被明廷称为“海盗”的地方势力。海盗势力惯于在东亚各国招募兵勇,而明朝中后期又对应于日本战国时代的乱世,许多日本流浪武士因而加入到海盗队伍中。

不过,当朱之瑜满怀招募兵勇的希望来到日本时,却发现时过境迁。日本在1615年大阪之战结束后,战国乱世尘埃落定,各地散居的流浪武士回归农田,缺乏招兵买马的基础。更重要的是,当时执政的江户幕府为了维护自身利益,实行锁国政策,只留下长崎一个港口对外贸易,不允许外国人居住在日本内地。朱之瑜4次来到日本,都只能通过贸易获取军饷,无法实现借兵回国的愿望。

于是,朱之瑜又3次南渡安南(越国,即今越南)借兵,安南当时正处于南北内战(郑阮之争)中,不愿与清军正面对抗。据朱之瑜晚年的回忆录《安南供役纪事》记载,安南国王有意留他做官,但他一心希望借兵回国,不愿留下,因而反遭囚禁50多天,甚至一度面临死亡威胁。这段经历只有朱之瑜本人的回忆为证,实际情况可能有所夸张,但起码可以反映出,他在海外借兵的举动已引起当地政权的反感,这也让他最终放弃向外国借兵的打算。

1659年五月,鲁监国水军沿长江逆流而上,三度逼近南京,却因福建郑成功、西南孙可望两股反清势力未加配合而失败,朱之瑜随军经历全过程,不由得对“反清复明”事业心灰意冷。战役失败后,年过花甲的朱之瑜决定离开故土,人生中最后一次乘船来到日本,准备依靠讲学度过余生。

朱之瑜为什么一定要东渡日本?重要原因之一是清廷实行“剃发易服”政策,要求治下汉人改与满人相同的发式、衣式,“留发不留头、留头不留发”,激起社会反抗。许多汉人为求“保全衣冠”,要么跟随南明各政权逃往云南、台湾等清廷尚未建立统治的地区,要么前往朝鲜、琉球、日本等使用汉字的东亚文化圈国家。

但也要注意,与朱之瑜同时代的鸿儒,如余姚同乡黄宗羲虽然也曾积极参与反清斗争,甚至也曾前往日本求兵,但在时局稳定后,还是接受了新政策,继续留在家乡从事学术研究。到了康熙年间,清廷对明朝遗民开始实行怀柔政策,黄宗羲甚至允许弟子万斯同接受清廷征召,进京参与《明史稿》的编纂工作,说明部分明朝遗民已在一定程度上接受了清朝统治的事实。

朱之瑜之所以一定要离开,除了朝代变革的原因外,更重要的是,他对明清一直延续的科举制度,尤其是对官方推崇的理学持否定态度。“理学”是汉代儒学结合魏晋玄学、隋唐佛学而形成的一套崭新的儒学体系,形式上以注释儒学经典为主,但其探讨的主题却已从单纯的治国理政,延伸至“天理”气”人欲”等哲学思辨问题上,衍生出朱子理学、阳明心学、气学等观点彼此对立的学派。明朝皇帝以南宋鸿儒朱熹为家祖,其创立的朱子理学成为官定学问,更是科举考试的参考书目以及各类社会问题的解决方案。

到了明末清初,围绕理学的讨论已严重脱离现实,理学各学派不再以解决现实问题为目标,而是互相攻讦,形成空谈的风气。来到日本、脱离原有人际关系网后的朱之瑜,更能解放手脚,通过自己多年的实践经验反思明亡的原因,提出与理学不尽相同的儒学发展新方向。他主张“经世致用之学”,希望学问能回归于实实在在的事务,具体来说分为四个层面:

一是哲学层面,他主张“道在彝伦日用”,即探究自然规律要基于实践认知,而不是空谈心性;

二是政治层面,他在儒学“民本”思想的基础上,进一步提出“事功论”,即一切政治的出发点要取决于能否有利于民众;……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上一条:一个也不能少——抗战流亡中的丰子恺家族
下一条:已经是最后一条了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