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第八期 2021-09-14 张在军


│张在军

 

“论武略可以为将,论文才可以为相,弃高官厚禄如敝屐”的聂绀弩(1903—986),是我国杰出的文学家、诗人、古典文学研究家。他出生在湖北京山,以高小学历考入黄埔军校二期,后又考取莫斯科中山大学。1920年代末期先后出任国民党中央党务学校训育员、国民党中央通讯社副主任。1930年代因参与日本左翼文化运动被驱逐回国,之后参加上海“左联”的活动,为理论研究委员会主要成员。抗战爆发后,在皖南参加新四军,后又在金华、桂林、重庆等地任报刊编辑。解放战争时期,任香港《文汇报》主笔。1951年回北京,先后任中国作家协会理事兼古典文学研究部副部长、人民文学出版社副总编辑兼古典部主任、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委员、中国作家协会常务理事等职。

聂绀弩一生著作甚多,生前出版小说集、散文集、杂文集、剧作、诗集、语言文字及古典文学论集约三十种。夏衍认为,“鲁迅以后杂文写得最好的,当推绀弩为第一人”。晚年,他将杂文入诗,胡乔木称他的旧诗是中国诗坛上“一株奇花——它的特色也许是过去、现在、将来的诗史上独一无二的”。

同时,聂绀弩生性落拓不羁,不拘小节。鲜为人知的是,周恩来还昵称聂绀弩为“妹夫”。聂绀弩曾经对陈铭枢开玩笑说:“我现在有三周管着,一周是总理,二周是我的支部书记周某(指周扬),三周是周颖(即聂绀弩夫人)。”由此可见聂绀弩与周恩来的关系非同一般。

 

相识于黄埔军校

 

1924年6月,聂绀弩从仰光回到广州,到处找“饭碗”。不久,听从在国民党中央党部秘书处任职的同乡鲍慧僧(佛田)的建议,考取了黄埔军校第二期。同年11月,周恩来就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

那时,聂绀弩每到周末上广州城,总是去鲍慧僧那儿玩,不时打打麻将,以作消遣。有一回,有个浓眉大眼的陌生人同他们一起打麻将,只是打到半路就收牌了。

晚上回到黄埔长洲岛。第二天早上,突然紧急集合,说是要听什么报告,必须全体出席,谁也不许请假。学员排着队到会场一看,上至校长蒋介石、教务长何应钦,下至教职员工全都来了。大会开始,绀弩抬头向讲台上望去,咦,作报告的人好面熟啊!不就是那个和他一起打麻将的青年吗?看他那声音洪亮,说理透彻,镇得全场鸦雀无声的气势,肯定不是平常人。绀弩不好意思打听,怕人家笑“连这个人都不知道”。到教员用餐的小饭厅去看看吧,兴许能找到他的姓氏,因为那里每个人都有固定的座位,座位上都贴有姓名条。绀弩找了个机会,悄悄上小饭厅溜了一圈。只见正中间一席座位上写着“校长”,未署名讳。第二位写着“政治部主任周恩来”。啊!原来他就是大名鼎鼎的周恩来、黄埔军校第三任政治部主任。这就是绀弩认识周恩来的开始。

聂绀弩也许还没有想到,在他以后的生活中,每到关键时刻,他都有幸得到周恩来的指点和帮助,甚至成为周恩来的“妹夫”。

1925年1月18日,军校政治部在周恩来领导下,组织成立业余文艺团体“血花剧社”。聂绀弩是血花剧社的一个“角”,逢节假日要参与演戏。血花”取自廖仲恺的“烈士之血,主义之花”两句题词。其意义在于动员广大革命者为实现孙中山的新三民主义,不惜流血牺牲,用鲜血浇灌出主义之花。血花剧社隶属于黄埔军校政治部,社长由校长蒋介石担任。蒋介石时常亲临观看演出,屡次邀请剧社成员到他家中会餐。不过剧社的实际领导是周恩来。

是年初,孙中山北上后,盘踞在东江流域的军阀陈炯明自称“救粤军总司令”,准备进犯广州。广州政府决定东征讨伐陈炯明,由粤、桂、滇、湘、鄂、豫各军组成东征联军,分左、中、右三路作战。黄埔军校两个教导团和第二期学生编成的校军随许崇智率领的粤军参加右翼作战。周恩来以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身份负责校军的政治工作,同校长蒋介石等率军出发。聂绀弩则与二期全体同学作为校长蒋介石的卫队,参与第一次东征。……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上一条:已经是第一条了
下一条:彭士禄:中国核动力事业的“拓荒牛”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