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第八期 2021-09-14 梅兴无


│梅兴无

 

2021年3月22日,中国工程院院士彭士禄在北京逝世,享年96岁。他曾隐姓埋名30年,如同他领衔设计建造的我国第一艘核潜艇一样,潜行于深海之中,虽然力量无穷,却寂静无声。直到上世纪90年代初,他才进入公众视野。当媒体赞誉他为“中国核潜艇之父”时,他绝不接受:“我不过是与同事合作,为中国的核事业做了该做的事。我不是什么‘之父’,而是核动力领域的一头‘拓荒牛’。”

“我对人民永远感激”

1925年,彭士禄出生于广东海丰县,是革命先烈彭湃的儿子。彭士禄3岁时,任海丰县妇女解放协会主任的母亲蔡素屏牺牲;4岁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共中央农委书记、中共江苏省军委书记的父亲彭湃在上海龙华英勇就义。

彭湃就义后,反动派三天两头就去彭家骚扰,叫嚣:彭家的人抓一个杀一个!一个不留,斩草除根。”彭士禄的奶妈背着他东躲西藏,转移了二三十家。每到一家,他就叫那个家的人做爸爸、妈妈、哥哥、姐姐,他回忆说:我有20多个‘爸’‘妈’,他们都是贫苦善良的农民,对我特别厚爱。”

彭士禄正准备跟一位“爸爸”去打鱼,地下交通员陈永俊“哥哥”带来两个人——东江特委负责人张国星、林甦,他们决定带彭士禄去中央苏区。他们5个人上了船,在通往苏区的必经渡口,张、林因身份暴露被捕,彭士禄按事先约定的口径,说张、林是半路搭船的买卖人,这样,彭士禄和“爸爸”哥哥”才得以释放。

被捕后的第七天,张、林二人在梅县被国民党杀害。如果二人供出彭士禄是彭湃之子,应当是可以“立功”保命的,但他们没有那样做。彭士禄感慨:我的生命是革命同志和老百姓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

1933年,彭士禄被转移到陈永俊家,他认陈母潘舜贞为“姑妈”,还有一个“姐姐”,三人相依为命。是年农历七月十五日,由于叛徒出卖,反动派一大清早包围了潘家,彭士禄和“姑妈”被捕,被关进潮安县监狱女牢房。

监狱的难友见彭士禄衣衫褴褛,就凑钱给他做了一件红格子小褂和一条蓝格子裤子,他穿上了这套“百家衣”。几个月后,8岁的彭士禄被单独转移到汕头石炮台监狱,狱方给他拍照。《广州民国日报》刊登了他的照片,大肆宣扬“‘共匪’彭湃之子被我第九师捕获”。

时已冬日,沾满铁锈的窗外是大海,寒风夹着海浪的呜咽,显得阴森可怖。彭士禄披着麻袋片,在牢房里瑟瑟发抖,常常在梦中惊醒。后来,他被送到了广州感化院监狱,接受了一年的“感化”后被释放。他独自寻路回到“姑妈”家,可“姑妈”仍在坐牢,“姐姐”不见人影,他只好跟着“婶娘”乞讨度日。1936年夏,在香港避难的周凤得知孙子的下落,便托人把他带到香港,12岁的彭士禄开始发奋读书。因为家里生计困难,他不得不跟着大人学糊火柴盒、粘胶鞋补贴家用。

全面抗战爆发后,彭士禄与堂弟彭科偷偷离开香港,直奔惠阳平山,参加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东江纵队,成为一名小游击队员。但由于身体太弱,彭士禄不幸染上疟疾,高烧不退,又被秘密送回香港,在地下党负责人连贯的家中养病。

连贯把彭士禄以及逗留在港的十几个烈士遗孤和家属情况,报告给了在重庆中共南方局的周恩来副主席。周恩来决定先把他们接到重庆,然后再转送延安。1940年秋,香港地下党派人护送,彭士禄等十几人经桂林抵达重庆。周恩来慈祥地对彭士禄说:“你长得很多地方像你父亲。你知道吗,15年前我(从法国)到广州,是你父亲接我的。你父亲让我睡他的床。”还说,“孩子,现在要送你去延安……要继承先烈的遗志,要好好学习,努力参加革命斗争”。在周恩来的安排下,彭士禄和其他烈士遗孤一起到了延安。

站在宝塔山下,彭士禄感到前所未有的兴奋。他视童年的苦难为宝贵的财富:“坎坷的童年经历,磨炼了我不怕困难艰险的性格。几十位‘母亲’给我的爱抚,感染了我热爱百姓的本能。我对人民永远感激。”……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上一条:斯民卅载沐恩来——聂绀弩与周恩来的情谊
下一条:已经是最后一条了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