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第八期 2021-09-14 龚静染


│龚静染

相亲之旅

1939年9月11日,竺可桢从重庆坐水上飞机到了乐山,准备到峨眉山一游,同时也去看看设在千佛顶的高山测候所。

但这一趟旅行还颇有些曲折,因为他在重庆就听说泸州被日机炸了,而他要坐的飞机是早晚对开,先是从乐山泸州飞到重庆的,完全有可能与敌机在空中相遇,存在很大的危险。当时离上月19日乐山被炸还不到一个月,所以,竺可桢想“今日无飞嘉定之希望矣”。但到了下午1点半,打电话一问,说飞机要飞乐山,“知飞机已抵珊瑚坝,即雇轿夫至飞机场……盖机上不设无线电,故早晨来时离泸州后不知川境有敌机,至珊瑚坝始知之”。(《竺可桢日记》)

竺可桢此行不无惊险,“昨机过泸州已四点半,泸州尚在大火中,有五六处延烧。余逆料火熄时三分之一将成灰烬”。他在空中看到了泸州被炸的惨象。

到乐山时已是下午很晚了,早已等候在码头的是陈西滢。竺可桢此行没有通知任何人,以他当时的地位和声望,至少武汉大学也应该出面迎接,但他只联系了陈西滢,然后下榻在嘉定饭店,外人均不知道他的行踪。简单洗漱后,黄昏时分,他到了嘉乐门外半边街57号陈西滢的住所。就在这里,他见到了陈西滢的四弟陈洵和五妹陈允敏(陈汲)。

竺可桢专门去见了陈西滢的母亲杨文贞,“通伯(陈西滢)来,偕至其寓中膳。拜见其七十四老母,现住乡下,于今日迎至城中”。问题在于,堂堂浙江大学的校长,为什么要专门拜见陈西滢的老母亲呢?这事要从头说起。

竺可桢,1890年生于浙江绍兴,1918年获得哈佛大学博士学位。1934年他与翁文灏、张其昀共同成立中国地理学会,是中国近代地理学和气象学的奠基者。从1936年4月开始,他就一直担任浙江大学校长。抗战爆发后,浙江大学由杭州西迁江西泰和,又再迁广西宜山,但由于战事不利,学校拟再迁黔北。就在竺可桢忙于第三次迁校的勘察之时,因为无暇顾及家人,次子竺衡和夫人张侠魂罹患痢疾,不幸相继去世。

丧妻之后,多位亲友劝竺可桢早日续弦,气质端庄大方的陈允敏就进入了人们的视线。陈允敏毕业于北京女子师范大学,曾在中央社会科学研究所、中央图书馆等地方工作过,据说当年胡适对她的印象极佳,“面孔圆圆的,长得很甜”。但不知什么原因,陈允敏到了36岁尚未嫁人。当时,竺可桢刚好50岁,从年龄到家庭背景等方面来看,两人倒很般配,正好可以谈谈将来的生活。

因为这样的想法,竺可桢之前就见过陈允敏,当时是1939年1月2日,浙江大学教授丁绪贤请吃午餐,丁夫人陈淑(陈允仪),即陈允敏的堂姐也在座,她是中国最早留学海外的新女性之一,曾执教于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与丈夫丁绪贤一道积极参与过五四运动。她一心暗中撮合竺可桢和陈允敏。后来,竺可桢与王宗瑶、陈允敏三人还同游过一次重庆北温泉。这年7月,由王毅候和蒋复璁正式出面做媒,才有了这一次的相亲之旅。

到乐山的第三天,竺可桢与陈允敏一道去五通桥参观永利川厂和黄海化学研究社,虽然他们之前有过短暂的接触,但这一趟才是他们加深感情的真正开始。“晨六点半起。八点至五芳斋早餐,回则序叔与允敏已先在,遂偕至船码头雇一舟赴五通桥。自嘉定至五通桥顺流而下,凡四十里。九点十五分出发,十点四十分即至竹根滩。”

当时,西南的科技是大后方的希望所在,而值得一看的首选是永利川厂和黄海化学研究社。它们都是实业家范旭东先生在天津创办,并于抗战后的1938年迁到五通桥的。像黄海化学研究社就汇集了中国最优秀的一批化工专家,如侯德榜、孙学悟、李浊尘、方心芳等。1943年,李约瑟考察中国西南科技时,第一站就是到永利川厂,然后从永利码头坐船去宜宾李庄考察,所以竺可桢对那里也是大感兴趣。……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上一条:已经是第一条了
下一条:“燕双飞”:钱学森与蒋英的爱情故事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