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第八期 2021-09-14 吴东峰


│吴东峰

 

建国之际,我军中擅长思想政治工作的佼佼者,如谭政、杜义德、杜平、余秋里等,以政委身份迎来开国曙光。

谭政:古田会议决议的起草者

解放战争时期某日,毛泽东便宴招待谭政。毛问:“谭政(繁体)两字多少画?”谭于手心暗写,答:“二十八画。”毛又问:我毛泽东(繁体)三字多少画?”谭亦暗写,答:“也是二十八画。”毛曰:“这二十八画不平常啊!你看,共产党、共产主义的‘共’字,不就是二十八吗?我们都姓共嘛!”

谭政是湖南湘乡人,湘乡东山学堂毕业后,就职小学教员。乡人呼“小秀才”“白面先生”。谭政之父谭润区与陈赓之父陈绍纯为同乡至交。谭政幼时曾寄宿陈赓家,读乡间私塾三年,其间与陈赓四妹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后结为夫妻。

1914年,谭政就读的七星桥私塾改成了初级小学。同年,毛泽东来七星桥小学当教员,谭政对毛泽东十分仰慕。俗话云“秀才不出门,全知天下事”。谭政阅读《新青年》《湘江评论》这些进步刊物,戊戌变法、辛亥革命、十月革命等中外大事,使谭政隐隐觉得惟有革命才能拯救国家于危亡。

1927年国民政府发表了《北伐宣言》,谭政参加北伐,奔赴武汉,初任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文书;继而投奔卢德铭之武昌警卫团,亦任文书。9月,武昌警卫团与秋收起义队伍合编后,谭政随部参加了毛泽东领导的湘赣边界秋收起义。起义部队开赴井冈山后的10月,谭政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之后任宣传员、宣传队长。

谭政参加红军后,某领导问:“给你十发子弹,能否命中十人?”谭政摇头。又问:“五人呢?”谭政亦摇头。又问:“三人呢?”仍摇头。谭政见该领导不悦,急补充:可能吧。”该领导摇头叹道:“那你就别拿枪了,好好地用你的笔,古人说,笔扫千军嘛!”

1928年2月,谭政调红四军前委,任毛泽东首位秘书。谭政于井冈山砻市与毛泽东同住一屋,毛居里间,谭居外间,形影不离,无话不谈。

谭政初上任即帮毛泽东誊抄名篇《井冈山的斗争》,抄了改,改了抄,反复多次方定稿。后以复写纸复写两套,送毛泽东过目。当时毛泽东点头称好,说:“两套文稿,上面写上:一套由湖南省委转中央;一套由江西省委转中央。”

自谭政随毛泽东下井冈山转战赣南、闽西以来,红四军虽然取得了首战长岭寨、三打龙岩城、攻占上杭的卓著战绩,但也打过一些败仗,暴露出红四军内部存在的形形色色的错误思想问题。谭政向毛泽东汇报了军队内部的一些非无产阶级的思想和作风问题,引起了毛泽东的高度注意,认为要把红军建设成为一支战斗过硬、作风过硬的钢铁队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就促成了“古田会议”的召开。

古田会议,即为中国共产党红四军第九次代表大会。会议召开之前,毛泽东嘱谭政与罗荣桓助其一臂之力,起草会议决议草案。谭政与罗荣桓白天调查研究,晚上秉烛疾书,连续奋战一月,为决议准备材料。大会通过的决议草案,史称《古田会议决议》。是时,谭政任红四军秘书长,并担任会议记录。

1942年1月23日,毛泽东致信莫文骅与谭政:将四军九次大会决议多印数千份,发至留守部队及晋西北部队,发至连长为止,每人一本,并发一通知,叫他们当作课本加以熟读(各级干部均须熟读)。”

毛泽东喜与谭政聊天,常召至其窑洞,围炉长谈,不觉日落天晚。谭政回忆,其时军队一系列重要决策均在与毛聊天中决定,如恢复军队政治委员制度、开展拥军爱民工作和反对部队军阀主义作风等。其时谭政虽为政治部副主任,由于主任王稼祥负伤养病,总政的具体工作,包括文件的起草、电文的拟定等,均由谭政具体负责。

抗战时期,谭政著文《敌人在华北的现行政策》《华北已进入艰苦斗争的阶段》《论革命军队的政治工作》等发表。毛泽东阅后甚喜,与人赞道:“谭政者,谈政也!”

抗战胜利后,谭政任东北民主联军政治部主任,参与领导创建和巩固东北根据地的斗争,协助政委罗荣桓领导部队政治工作。

1948年8月14日,东北军区与东北野战军正式分开,谭政任东北野战军政治部主任。时值辽沈战役前夕,谭政着重抓了以诉苦教育为主要内容的新式整军运动。经过充分的政治动员,各部队战斗情绪空前高涨,为辽沈战役和解放全东北的胜利奠定了思想基础。……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上一条:已经是第一条了
下一条:抗美援朝英雄王海的三封信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