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第八期 2021-09-14 钟兆云


│钟兆云

西琳娜的少年来信

王海是解放军第一批飞行员。1944年参加革命后,曾在东北老航校有过一年零四个月的艰苦训练。人民空军初建,王海在第四航校进行为期半年的飞行训练后,于朝鲜战争爆发前一个星期,即1950年6月19日,分配到人民空军第一支航空兵部队——第四混成旅(后改为空四师)担任飞行中队长,进行米格-15喷气式歼击机的改装训练。年底,作为飞行骨干,调往由空军第三歼击旅改名的空三师,担任九团一大队大队长。

中共中央作出抗美援朝的决定后,举国上下涌现了捐献飞机的热潮。在雪片似地飘向志愿军空军的来信中,王海读到了一位在苏联防空洞出生、署名西琳娜的少年来信。信上说,我把买糖果的钱都给捐了,你们要是被美国人打下来,就不配当共产党员,不配为中国人民的飞行员。她还说,“西琳娜”在俄文是警报防空之意,现在身在祖国,你们不会再让我们天天听防空警报、跑防空洞了吧?

王海读后心潮起伏,情不自禁地想到贯穿抗战期间刺耳的防空警报。岂能再让新中国的百姓和孩子再跑防空洞!

战前动员,朱德总司令来空三师听了王海的豪言壮语,眉开眼笑,叮嘱也要讲战术,勇敢加技术战术才能打胜仗。一路陪同的刘亚楼也笑,却不忘激将:王海,是英雄还是狗熊,空中见分晓!

1951年10月20日,为中国空军揭开“空战之谜”的空四师,带着让毛泽东主席批示“甚好甚慰”的辉煌战绩结束实战锻炼,撤出一线机场,王海所在的以临战姿态进行紧张有序训练的空三师,同日进驻安东(丹东)浪头机场,接替作战,迎战世界技战术水平最高的空战。誓师大会上,王海又想到了那封信,代表一大队全体人员立下誓言。

谁能想到,他驾驶心爱的战鹰,率领一大队飞越鸭绿江后,连着几次战斗起飞,别说战果,就连敌机的影子都没照见,乘兴而去,扫兴而归。眼见兄弟部队七团在11月4日首战胜利,三大队大队长牟敦康击伤一架F-84,副大队长赵宝桐击落2架F-84,在空三师战史上写下光荣的第一页,能不在巨大的压力中窝着一把火?

王海说:“在空中一听到敌情通报,精力就分配不过来了。有的只顾看座舱内的仪表,忽略了向外搜索;有的心情急躁,东张西望;有的顾此失彼,只看一个方向。结果只是每天起飞、搜索、返航,再起飞、再搜索、再返航,瞪大了眼睛,就是看不见美机的影子。”

空战变成了空忙。落地后就召开讲评会,少不得一通连“吵”带争。身为大队长的王海,觉得必须尽快甩掉这个包袱,想出解决问题的办法。团里开完会,他在本大队再开,让队员们把每次战斗起飞的情况都摆上桌面,一同琢磨分析。

为什么地面指挥员提醒了,全大队前后左右也都看了,就是搜索不到目标呢?慢慢才弄明白:飞机在空中是立体的、运动的,你动敌也动,加上各有各的角度,又有高度差,前面中队是二千米,后面就可能二千五百米,再后就是三千米高度了,看的都不一样。让大家更明白的是:自己基础差,知识浅,改装后在喷气式上只飞几十个小时,确实不如“老油条”那样会搜索目标。

为了提高目视搜索的能力,王海亲自带着队员们在地面观察空中的飞机,观察飞鸟,研究出一套搜索敌机的要领。

11月9日,王海奉命率大队升空,南追100公里至镇南浦上空,他平生第一次向敌机——英国FMK-8型机(配置双发动机)开炮。“咚咚咚”,炮弹出膛的声音多解恨啊,带着他的满腔怒火,一股脑儿地向敌机倾泻。眼见炮弹打光了,敌机却没往下掉,摇晃中拼命往“三八线”方向逃窜,王海一面退出战斗,一面指挥后面三架战机攻击。接连开炮,人人皆没落空,终于让这个大家伙冒烟起火,拖着长长的黑色火焰栽落海里。

11月18日,几分钟电闪雷鸣的抵近格杀中,王海亲手击落两架敌机,僚机焦景文也击落两架,孙生禄击落一架,全大队无一伤亡,酣畅淋漓地打出了一场“5∶0”的漂亮仗。……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