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第八期 2021-09-14 林 硕


│林 硕

 

冯庸,字汉卿,奉天省海城人(今辽宁省海城市),自幼与张学良相交,引为知己莫逆,被时人并称为“东北两公子”。出身军人世家的冯庸,特殊的家庭背景使他早年志在军旅,是东北空军的缔造者之一。

然而,目睹北洋军阀连年征战,冯庸心生倦意,毅然淡出军界,变卖家产,出资兴建了中国第一座私立综合型大学,实行公益教育,以期实践自己工业救国的理想。侵华战争爆发后,冯庸不计个人安危,率领冯庸大学的学子奔走呼号,更组织义勇军亲临前线阻击敌寇,在抗战烽火中践行自己矢志报国的拳拳赤子之心。

“小拿破仑”

冯庸与张学良同庚,均生于1901年,属于通家世交。二人的父亲分别是东北奉系集团的领军人物冯德麟、张作霖,前者执掌28师,后者统率27师,合作一度亲密无间。因为这层关系,冯庸与张学良自幼便在一起追逐玩耍,两家还联合聘请了在东北颇具盛名的晚清进士李维桢作为府上西席,授业解惑。这位博学的名儒将东北未来的希望寄托在冯庸、张学良身上,“为示救国志”,给二人取了共同的表字——汉卿。

今天提起冯庸,大家耳熟能详的事迹便是他散尽家产、毁家办学的壮举。实际上,早年的冯庸也曾投身军旅。他毕业于北京陆军第二讲武堂,曾任奉军少尉参谋。第一次直奉战争中,直系空军让张作霖吃尽苦头,于是他派遣冯庸赴欧洲考察学习,着手筹建东北空军。

自此以后,冯庸便与航空结下不解之缘,历任航空处上校参赞、东北空军中校参谋处长、东北空军少将司令等职,一手缔造了东北空军。彼时的报刊对他如下评论:冯德麟都统之公子冯庸,本名英,以谦虚故易今名。人以其短小精悍,素有大志,咸慕之为小拿破仑。”(《北洋画报》第8卷1929年9月24日)

不过,“小拿破仑”的称谓对于冯庸而言,似不准确。诚然,如果从“短小精悍,素有大志”的角度解读,的确实至名归。但是,拿破仑没落的家庭环境与冯庸的煊赫家世背景截然不同。冯庸的父亲冯德麟是北洋初年东北军政两界赫赫有名的人物,统辖陆军第28师驻守北镇,与驻守奉天的27师(张作霖部)平分秋色,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实际上,从资历上看,后者远逊于前者。

早在中日甲午战争之际,冯德麟就已在辽河流域组织团练,率领乡勇保卫乡里;1900年,他充任招抚局辽河两岸十六局总巡长。到了1904年日俄战争爆发,冯德麟将队伍改编为“东亚义勇军”,协助日本对沙俄作战,后被清政府收抚整训。1906年,冯德麟被清政府任命为巡防营左路统领,而张作霖则被任命为巡防营前路统领。尽管从职位上已难分高下,但鉴于冯氏的资历,张作霖始终对他敬重有加。1916年,两人默契配合,携手驱逐了袁世凯委任的段芝贵,实现了“奉人治奉”。

除了父亲的助力外,冯庸的岳父也是北洋时期政坛之上一位举足轻重的人物——迪威将军、京师步军统领江朝宗,也就是民间常说的“九门提督”。江朝宗作为袁世凯信任的红人之一,曾参与“洪宪复辟”的闹剧。他在1917年的“府院之争”中,利用黎元洪与段祺瑞之间的矛盾,趁机当上了代理国务总理。由于参与张勋主导的“丁巳复辟”,支持溥仪再次登基,最终失败下野。

尽管江氏后来闲居于东华门外的南湾子胡同,但影响力尚在。同样是参与了“丁巳复辟”,冯德麟则身陷囹圄。彼时的江朝宗出面力保冯氏,不仅助其出狱,更为他谋得了北京大总统府侍从武官之职,寄居江宅。

1918年,时年17岁的冯庸奉父命迎娶了江朝宗之女江锦涛为妻,成为“九门提督”的乘龙快婿。纵览北洋时期的历史画卷,冯庸的家世背景及其父亲、岳父带给他的政治资源,是拿破仑不曾拥有的。……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上一条:抗美援朝英雄王海的三封信
下一条:已经是最后一条了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