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第八期 2021-09-14 霍安治


│霍安治

 

清末民初,广州人口增长非常迅速。1910年全城人口51万,1920年代拆城设市增至70万,1932年突破100万。一座城市以如此惊人的速度扩大,很容易造成公共卫生问题,广州却安然渡过难关。

在人口激增的1932年,广州全城人口115.26万人,全年(会计年度)死亡1.8万人,死亡率1.5%。相比之下,日本在快速城市化的1918年,全国死亡率高达2.68%,主因是城市化造成的伤寒与肠胃病。日本政府全力改善城市卫生,到1924年,东京死亡率仍高达1.66%、大阪1.9%,肇因于消化系统病者占18%。

广州的人口于十年间劲增30万,却没被肠胃病打垮,关键因素是自来水。在城市化之初,广州同样遭遇卫生困境,有千年历史的城区排水系统“六脉渠”年久淤塞,每逢霪雨大潮,秽水无法排出,市区淹水没膝,各处水井遭到污染。1928年(会计年度)广州市死亡人数总计1.4万人,其中由急性传染病造成者有1006例,约占7%。

1929年,陈济棠开府岭南,火速扩建省城自来水系统,不但增加供水区域,更以全球先进标准狠抓水质,使省城自来水达到不需烧沸即可生饮的高标准。清洁的饮用水有效避免时疫,为市民筑起了健康屏障。

今日,观音山水塔依然矗立,无声纪念广州城的自来水奇史。

自来水兴办不易

自古以来,中国城市的饮水以井水为主。全国最大的北京城建城800年,人口经常保持在70万人左右的规模,主因在于浅层地下水充沛,大小胡同围绕水井建设,才能从容地发展成大城市。若打井不易,城市饮水是十分艰苦的。重庆城50万人口,依靠嘉陵江取水,以挑水为业的工人将近2万人,4%的居民负责挑水,才能艰难撑起一座大城市。

传统水井是浅层水源,清末工业化迅速造成井水污染,即使是尚未发展工业的城市,老百姓制造的生活废水仍能严重污染水井。在河边洗衣服,进口洋染料是含镉带铅的酸性剂,洋皂是污油与洋碱苛性钠,洗过衣服的水成为酸碱失调、含有重金属油污的有毒废水,一旦渗入地表,污染浅层井水,就能使城市陷入时疫。

在江南井水最甜的杭州城,工厂不多,污染主要来自生活用水。1930年杭州全市50.4万人,饮水依赖4842口饮用井。使用工业产品才半个世纪,井水就已变苦,难以下咽,居民被迫喝河水,连年暴发疫情。当地文史记载:“1931年1~6月,市民死亡总数3909人……多为肠道病患者。同期在医院诊治的7430人,患肠道疾病的3733人,竟达半数。”

现代化城市带来的另一大隐患是火灾。传统城市空间宽阔,住房一般有宅、有院、有防火巷,失火延烧有限。清末民初,城市人口快速增加,只能加盖稠密新房。北京流行长列式房屋,上海大建石库门式里弄楼房,广州则风行“层楼”,密集改建两层以上居民楼,“以囊昔盈丈之地,可倍为四五”。然而,烧饭取暖仍然使用火烈烟大的柴炭炉灶。1928年,广州城失火多达64次,焚毁房屋1314间,损失超过200万大洋。

只有淘汰井水与河水,毅然建设自来水,现代化城市才适合人居。只是自来水建设非常不容易,国内各城市的自来水大多规模过小,管理不良,经营状况更是赔累不堪。……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上一条:已经是第一条了
下一条:已经是最后一条了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