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第八期 2021-09-14 王小帅


│王小帅

 

在中国历代王朝里,若论从前朝中收获最少的王朝,肯定有明朝。虽说历代王朝开国,大多都建立在战后的烂摊子上,但明朝立国后的社会状况,依然让人不禁慨叹。元末的战乱,其剧烈程度比起之前的乱世来,破坏力堪称空前,特别是元王朝的最后十年,从北方草原到南方各省,几乎都在打仗。

旷日持久的战事造成了严重的经济、人口损失。在明朝统一战争里,大军所过之处,无不是一片废墟。昔日的经济重镇扬州竟只剩下18户人家;山东、河南等省份更“多是无人之地”。明军北伐占领开封后,一路向河北行进,所经过的那些昔日繁华的城镇,竟都是“居民鲜少”。比如河北真定府,户口只剩下1/3。济南府和兖州府等地“近城之地多荒芜”“目无烟火”。

由于人口损失太大,许多元代的州县到了明代时,不得不重新裁撤合并。昔日的中原重镇开封,明初时就从“上府”降到了“下府”。洪武十年(1377)这一年,光是河南、四川两省就有60个县合并,12个州“降”成县。大明王朝三个世纪的历史,就是在元王朝留下的这一片废墟上开始的。

不过,在废墟之外,元王朝还是留了一样“好东西”——科学,它让开国时内外交困的明王朝长期受益匪浅。

在元代长达97年的历史中,方方面面都有些混乱,唯独科学的发展却是井井有条:中外科技交流在元代进入空前繁荣期,无论是天文、数学还是机械制造,都达到了一个新高度。特别是元王朝末代皇帝元顺帝在位时期,这位有着“鲁班天子”雅号的皇帝,不但自己设计发明了“自鸣钟”“自动龙舟”等物件,更提拔了张墉、李国凤、杨瑀等科学家,科技图书的印刷也一时火热。虽然这一切并未能挽救元王朝的衰亡,但后来却成了明朝的宝物。

其中,对明朝乃至明清历史意义格外重大的,是一系列科技图书典籍,尤其是元代学者赡思所著的《河防通议》。

【无心做官】

《河防通议》究竟有着怎样的意义?这得先说说他的作者:赡思。

赡思,元代色目人,1277年出生在河北真定的一个官宦家庭。他的祖父鲁坤曾做过真定路的监榷课税使,从此全家定居在真定。元代时迁居内地的色目人家族,很多都渐渐“多敦诗书而说礼乐”,成了儒家文化的虔诚学习者。赡思的父亲就是如此,他们家族也因此成为了真定有名的书香门第。

在家族文化的熏陶下,赡思从小展现出不凡的天赋,自幼博闻强记,又师从元王朝的学问家王思廉(元好问的弟子),不但成了一名精通儒家典籍的学者,更对天文、地理、水利等学科都有极深的造诣。所以“其年虽少,已为乡邦所敬重”,年纪轻轻就名气在外。

以赡思的家庭条件,只要他想做官,基本不是难事。但赡思的父亲一辈子淡泊功名,且乐善好施,所以,赡思成年后的生活也一度陷入贫困,甚至“擅粥或不继”。得悉赡思名声的朝廷高官屡次向他伸出橄榄枝,但受父亲的影响,即便条件拮据,他也不为所动。

60岁以前的日子,赡思主要忙于“考订经传”,比如《金哀宗记》《正大诸臣列传》《西国图经》《镇阳风土记》《五经思问》等作品,都是完成于这一时期。

赡思不愿为官,除了受家风的影响,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他生活的年代恰恰是元王朝吏治开始走向腐朽的时候。元王朝期间,科举时办时停,贵族阶层几乎垄断了一切高官要职。各地的吏治也败坏不堪,以《元史》的话来形容,就是“江淮行省至重,而省臣无一人通文墨者”。至于地方的州县,那更是“州县三四员,字不辨王张”。如此低素质的吏治,当然也就百弊丛生,就连负责督查各地吏治的“宣抚使”,也是“类皆脂韦贪浊”。这样的权力场,对于正直的赡思来说,自然是不相容的。

所以,在人生的大部分岁月里,尽管朝廷多次“征召”,赡思都婉言谢绝,直到60岁时才出仕。他以花甲之躯就任陕西监察御史,刚上任就给朝廷上书,提出10条意见,句句戳中朝廷时弊,甚至有同僚惊呼“御史言及此,天下之福也”。之后,他又陆续在陕西、云南、湖北、浙江等地担任过地方官,做过不少“平反冤狱”“打击豪强”之类的事,直到73岁那年因病退休,次年病故于家。

除了为官清廉、刚正敢言、为民发声之外,赡思的另一个重要成就,便是完成了重量级著作——《河防通议》。……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上一条:王昌龄:盛唐诗坛的启明星
下一条:已经是最后一条了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