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第八期 2021-09-14 李镇西


当我们处处刻意表现“教育”时,教育往往不会出现;当我们“忘掉”教育而忠于生活本身的逻辑时,教育往往会如愿而至。

│李镇西

 

黎巴嫩诗人纪伯伦说:“我们走了很远,却忘记了为何出发。”这话同样适合于教育。

我越来越感到,“大张旗鼓”“直截了当”的教育正充满着我们的校园:班会课、征文比赛、演讲比赛、板报比赛……一个又一个声势浩大的教育活动中,深入心灵的教育可能并没有真正发生。教育形式与技术越来越精致而娴熟,却忘记了我们的初衷并不是“出经验”“出模式”,不是为了“彰显特色”“打造品牌”,而是为了对学生情感的熏陶、思想的启迪、灵魂的唤醒。

多年的教育实践告诉我,最有效的教育,往往是最自然的教育,而所谓“最自然的教育”往往发生在教师的不声不响和学生的不知不觉之中。

有一年,我又带了一个初一新班。

开学第一天,我点完名之后,对同学们说:“今天第一次见面,我想送大家一份礼物,这份礼物是什么呢?就是我昨晚写的一封信。”这是我当班主任的一个传统。每带一个新班,我都会给新生写一封信,表达我的期待与祝福。

同学们听了我的话,都静静地等待着。本来,我完全可以请几个同学上来帮我发信,那样我的信就会很快到达每一个学生的手中。但多年的教育经历告诉我,如果由我亲自发信,或许在发送过程中,会出现一些教育因素和教育契机。如果我让学生帮我发,这些因素和契机将会白白流失。于是,我对同学们说:“这样,我念一个名字,就上来一位同学拿信。这样也方便我再熟悉一下大家。”

我开始叫学生的姓名。第一个被叫到的男孩看上去很淳朴,上来的时候对着我傻笑,但显然没有礼貌的习惯,因为他接过我双手送过去的信,并没有双手接,更没有说“谢谢”。

这第一个孩子就送给我一个“教育机会”。我本来可以立即就他的没有礼貌对全班同学进行一番教育——我相信,如果我那样做,接下来的每一个同学接过信时,都会很有礼貌地对我说“谢谢”的。但这第一个学生的面子将因此受到伤害,进入新班集体的第一天就在全班同学面前被当作“反面典型”,这对他来说,多么丢脸啊!于是,我没有批评他,因为此刻,维护一个少年的尊严,比“教育”全班同学更重要。

我继续发信。接下来几位同学都没说“谢谢”,但我依然不动声色,笑眯眯地把信双手递给上来的每一个学生,并等待着某种时机。这种“等待”源于我对学生集体的信任,我坚信在几十个学生当中,总有学生——哪怕一个——会有礼貌的。我期待着这个学生的出现。

终于,发到第七个同学时,这位叫“高微”的小姑娘接过信之后对我说:“谢谢!”我马上对大家说:高微同学多有礼貌!给我说谢谢!”不出所料,听到我这么说之后,接下来的每一个同学拿过信时都对我说“谢谢”。

但依然没有一个同学用双手接信,包括高微。没关系,我继续等待。我想,退一万步说,如果发到最后一个同学也没有人双手接信,那时候我再提醒也不迟。我一面继续发信,一面在等待着……

派到第十一个同学的时候,黎娜同学用双手接过信,说:“谢谢!”

我马上对大家说:“大家看,黎娜同学更有礼貌,她不但对我说‘谢谢’,而且是用双手接信的!”

自黎娜以后上来的同学,都是用双手接信的。直到最后一个上来的同学也是双手接过信,并说“谢谢”。

整个过程大约20分钟,我进行了一次不动声色的教育。

其实,我本来可以在发信之前给学生说这样一番话:“同学们,下面我要给大家发信了。但我担心有的同学没有礼貌,所以我在这里提醒一下大家,一定要有礼貌。上来接信时应该双手接,并且对老师说声‘谢谢’。”

如果我这样做了,相信也会有“很好”的效果,每一个学生一定会做得非常“规范”。但和我实际的做法相比,并不是最佳的教育方式。为了表述方便,我姑且把我的“事先提醒”叫做“A方式”,而把我实际的做法称作“B方式”,然后做一个比较分析——

第一,A方式是基于批评的教育,是假设(虽然这种“假设”是可能发生的)学生没有礼貌而实施的教育;B方式则是基于表扬的教育,是发现学生有礼貌时通过表扬进行的教育。

第二,A方式是教师明显而生硬的教育,因为我一开始就很明确地让学生感受到老师在教育他们,这是为教育而教育;B方式则是让学生在不知不觉中受到教育,是自然而然的教育。

第三,A方式是教师对学生“说教式”的教育;B方式则是情境中的教育,是学生在实践中的体验式教育。

第四,A方式是教师对学生的教育;而B方式则是学生在教师的巧妙引导下,自己对自己的教育,即同一集体中有礼貌的学生对另一部分缺少礼貌同学的教育——有礼貌的同学因表扬而受到鼓励,缺少礼貌的同学则被有礼貌的同学感染,进而改变自己的行为。

这就是我说的“自然而然的教育”。……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上一条:已经是第一条了
下一条:鸦片战争前后的道光皇帝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