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第十期 2021-11-30 岱 峻


│岱 峻

 

1946年2月20日,值华西坝五大学春季开学第一周。华西协合大学(以下简称华大)医牙学院院长、附属医院总院长启真道(LeslicGiffordKilbron)疾步坝上,寒冷的天气中有了丝丝暖意——元宵刚过的校园,张灯结彩,松柏枝丫搭起彩门,新贴标语;事务所前挂起一幅紫罗兰色幕布,上缀七只米老鼠,两旁悬挂医科学会撰写的对联:

忆夫子久假不归两载违教落月时节频望新洲梦魂为劳。

赖诸公守成有道三径未荒弦歌声里重履旧邦欣喜奚似。

张凌高校长的登台致辞,道出与会者共同心声:“启院长生在四川乐山,长在成都,在中国服务多年。他说中国是他的第二祖国,他是中国人。不但满口流利汉语,就是他那翩翩风致,雍容态度,温和性情,也酷似纯朴而有修养的华人。他早已中国化了……”

1944年9月,启真道因夫人启静卿身体出现状况,告假回加拿大疗养,医学院院务委托教授谢锡瑹、韩培林代理。本拟一年返校,因二战未了,旅途不顺,加国政府“不愿学者犯险重洋而楚材晋用”;且因妻子病情愈发严重,启真道也难以远离。延至1945年底,他才不得不告别病榻上的爱妻独自上路,与之同行的是华大牙科主持人林则,他们还带回了若干箱在美洲募捐采购的图书仪器。船驶离加拿大,进入大西洋,发动机突现故障,只得折返港口抢修。旅途遇险,他们的安危牵动着华大医学院同人和张凌高校长,最后在启真道的妹妹、四圣祠仁济医院护士启智明处,才得到准信。那艘重新起航的远洋轮,一帆风顺抵达印度加尔各答,他们即心急火燎地乘飞机抵重庆,雨雪载途,复转成都。

一位洋教授返校,坝上何以一片欢腾?当天张贴在事务所红柱上的那副大红对联是最好诠释,联语曰:长承启氏旧日衣钵;永固华西他年根基。

【启尔德:华西现代医学的奠基者】

事情要从启氏家族的在华经历说起。启真道的父亲启尔德,本名奥马·莱斯利·基尔伯恩,生于加拿大安大略省的一个铁匠家庭,14岁时父母双亡,从此开始独立生活。他做过铁路电话夜间接线生,曾把加拿大水牛贩运到英国,他哥哥罗兰是一位内科医生,靠着兄长资助和自己做工,启尔德修完了高中和大学。22岁那年,启尔德获得英国金斯顿王后大学医学博士学位后,报名参加加拿大基督教卫斯理会组织的青年运动海外使命团。1891年,启尔德偕新婚妻子詹妮·福勒与教友斯迪文森、何忠义等一行九人,乘船离开加拿大。11月初抵达上海,居停三月,强化学习汉语。翌年2月16日,他们乘船溯长江岷江而上,于5月21日到达成都。

此时,成都霍乱流行,启尔德的妻子詹妮·福勒于1893年7月感染霍乱。当时还没有治疗霍乱的有效药物,加之盆地夏季气候潮湿闷热,病症来势凶猛,剧烈的腹泻和呕吐使人很快衰竭。身为医生的启尔德对妻子的病也束手无策。三日后,詹妮·福勒病逝。

他们安葬好逝者,出城到几十公里以外的山上暂避瘟疫,两个月后才回到成都。启尔德曾描述他们当时处境:我们遭到鄙视……他们设想,我们必定是在我们自己的国内犯了什么罪,因此我们试图逃避其后果,才逃到他们国家的遥远的内陆省来的。”

妻子的死给启尔德带来了沉重打击,几乎使他窒息。他只有用身体的疲劳来排遣内心的痛苦,日夜为筹办诊所操劳。11月3日,小诊所在成都四圣祠北街12号开业,这是他们在成都兴建的第一家西医诊所(即今成都二医院前身),是西方现代医学传入西蜀之肇始。

四圣祠街之名,来源于街上的四圣祠,该祠供奉的是孔子的四大弟子曾参、颜回、子路和子由。而在《圣经·新约》中,居首的是耶稣的四大圣徒所作的四福音书,这四位弟子分别是马太、马可、路加和约翰。为何选择这条街来建礼拜堂和福音医院,启尔德等人的初衷因年代久远已不可考,但无论如何,论语》与《圣经》,东方的“四圣”与西方的“四圣”,在这条街上以一种独特的方式相处,反映了两种文化的交融。诊所开业的第一天,就来了18位患者——这一天恰好是他们到达中国一周年的日子。

1894年,启尔德被派往上海,迎接新一批的医学传教士来华。溯江而上,水流湍险,行船撞上礁石,船只顷刻间倾斜下沉,众人尽力从沉船上抢救物资。接下来的四天,他们边等待救援,边用煤火将衣物、书籍和床上用品烤干。患难中,27岁的启尔德与一位名叫丽塔的女子相爱了,她毕业于多伦多大学女子医学院。经过5个月的行程,他们到达成都,结为夫妻。丽塔取汉名“启希贤”,他们被教会派到嘉州(乐山)开办仁济医院。

尽管诊所位于嘉定通往峨眉的必经之路,但极少有人问津。夫妻两人为了适应“男女授受不亲”的习俗,将诊所分为两间:一间由启尔德负责接待男患者;一间由启希贤负责女患者。那时的西医在不少中国人眼里是“法术”,大多不敢前来就诊。就在启尔德夫妇一筹莫展时,一天,一个妇女带着一个约10岁左右的盲童来到诊所,她四处求医无果,绝望中冒险一搏来到西医诊所。经过诊断,启尔德发现男孩患后天白内障,于是说服这位母亲给孩子做手术。手术后孩子重见光明,母亲千恩万谢,并问需要多少钱。启尔德不收费,条件是要她在城里发传单。母亲欣然接受,此事一时在嘉定城内被传为奇谈。

诊所由此开始有了转机。1895年4月,启尔德夫妇的长子出生,夫妻俩给儿子取中文名“启真道”。没想到,带着满月的孩子返回成都的二人,却不巧遭遇“成都教案”,所幸一家三口在好心朋友的指引下躲过了危机。直到翌年4月事件平息,逃至上海的他们才再返成都。

作为医学博士,启尔德对当时中国缺医少药的局面洞若观火,他在1901年4月发表的《中国医药差会的事工》中说,当时中国有一些不合格的医生,几乎是各科“通才”,如果误诊,他们会千方百计地为自已开脱,理由是指责病人吃了某种犯克的食物。1905年,启尔德争取到加拿大基督教会的部分捐赠,又得到四川官府资助的1500多两黄金,在四圣祠街修建了一座有一百多张病床的四层西医大楼,两年后竣工,取名“四川省红十字会福音医院”,后定名为“仁济医院”,因仅收男患者,又称“仁济男医院”。……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上一条:已经是第一条了
下一条:“榆林王”井岳秀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