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第十一期 2021-12-30 刘绪义


│刘绪义(文史学者)

 

家风,是一个家庭或家族的精神面貌,也是一个家庭或家族的核心价值观传承。几千年来,我国对家风的重视历经时代更替、沧海桑田,已成为绵延不绝的文化传统——它是中华民族基因里的闪亮底色,更是流淌在中华文化血脉里的“黄河长江”。

【家风,家庭核心价值观的结晶】

众所周知,家庭是人成长的摇篮。在这里,从呱呱落地、嘤嘤学语、成德养性,到成年后安顿身体、释放疲劳、享受温暖……有什么样的文化理念、教育方式和教育内容,便会造就什么样的家风。家风,因此成为家庭(族)核心价值观的结晶,具体体现在家训、家规上,如孝友家风、勤俭家风、诗书家风、耕读家风等。

虽然“家训”一词始见于魏晋南北朝,但中国传统的家训最早出现于周代,如周文王姬昌告诫子孙“厚德而广惠,忠信而志爱”(《逸周书》)。周公诫子伯禽,“德行广大而守以恭者荣,土地博裕而守以俭者安,禄位尊盛而守以卑者贵,人众兵强而守以畏者胜,聪明睿智而守以愚者益,博闻多记而守以浅者广”(《群书治要》)。

到汉代,开始流行诫子书,最著名的莫过于汉高祖刘邦临终前给儿子刘盈留下的《手敕太子文》,训诫其要“读书练字,尊老用贤”。东汉经学家郑玄写下了《戒子益恩书》,著名史学家班昭则写下了专门针对女性的《女诫》。曹操作《诫子植》,诸葛亮作《诫子书》:“夫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刘备则告诫儿子刘禅“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惟贤惟德,能服于人”。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奠定了后世家训、家规的典范。

魏晋南北朝时期,社会上出现了很多世家大族,对家风的认识和重视成为一种普遍共识。“家风由父”,皇侃的观点堪为代表。西晋文学家潘岳在《家风诗》中自述家庭风尚,并通过歌颂祖德,来赞扬自己的家风,自我勉励:“义方既训,家道颖颖。岂敢荒宁,一日三省。”这是“家风”一词的最早出处,从此之后,“家风”之说流行开来。与之相随的是家训流行。著名的《颜氏家训》就是北齐颜之推所作,人称“家训之祖”;连一向蔑视传统的嵇康也作《家诫》。

唐宋时期,家规、家书更为普遍。唐太宗李世民教导诸王子“夫帝子亲王,先须克己。每著一衣,则悯蚕妇;每餐一食,则念耕夫”;司马光的《家范》、苏轼的《与子侄书》、欧阳修的《与十二侄》、陆游的《放翁家训》,更是名家手笔,蔚为大观,千载流传。

其中最特别的是司马光所作《家范》,他将此书与另一本名著《资治通鉴》同等对待,将其视为“齐家通鉴”。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宋代商人开始重视家风、家教,理财、治生、治用成为家庭教育的重要内容,如南宋著名词人叶梦得的《石林治生家训要略》,就是我国第一部论述“治生”问题的家训。

明清时代,上自帝王将相,下至普通百姓,以家书训子,以家规治家,风尚不减。朱元璋即位第二年就编撰了《诫诸子书》,明成祖朱棣编撰《圣学心法》,仁孝文皇后自编《内训》,康熙整理《庭训格言》。明代朱柏庐的《治家格言》(又称《朱子家训》)、孙奇逢的《孝友堂家规》;清代陈宏谋编辑《五种遗规》、姚舜牧的《药言》……名儒王夫之,名臣张英、曾国藩、左宗棠等人,更是以家风家教为事业,收获了实实在在的成效。

童蒙读物《三字经》《千字文》,适应儿童的特点,将关于家风家训的篇章整齐押韵,朗朗上口,通俗易懂,便于记诵,具有很强的感染力,后世不少家庭都将它们奉为圭臬。少年时代的毛泽东,亦曾看到在毛氏宗祠的神龛上供奉着一套《曾文正公家书》。……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上一条:已经是第一条了
下一条:钱氏家族:家风醇正 英才满堂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