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第四期 2022-05-10 杜君立


│杜君立

 

商业的兴起离不开天时地利人和。地处东海之滨的宁波是中国最早的贸易口岸之一,从唐宋时期,宁波商人便投身贸易,被称为“甬商”。“甬”为宁波之简称,因余姚江、奉化江在此汇成甬江而名。

明朝时期,宁波是接待日本贡船的主要港口,前后有19次日本贡船到宁波。嘉靖二年(1523),宁波发生著名的争贡事件,日本商人大掠宁波,致使举国震惊,与该事件有关的宁波掮客宋素卿被处死,宁波市舶司被罢废。合法的海外贸易受阻后,民间走私海商便活跃起来。嘉靖年间,宁波通番者已不可计数,以王直为首的海商集团,船多势众。日本对华贸易,尤其是特许之外的海上走私贸易,主要途径便是靠宁波掮客进行。

宁波的区位优势得天独厚。古代交通困难,唯水运便利可资。中国海岸线漫长,宁波恰好居其中,南北船只在此交汇和周转,因此成为重要的港口。此外,宁波还是京杭大运河南端的出海口,著名的“海上丝绸之路”即由此始发。沿运河上溯,可以直达中国腹地。宁波作为中国东南物流中心,汇集全国各地客商和船帮;保留至今的庆安会馆和安澜会馆,便是历史的见证。

清康熙时开放海禁,宁波海运再次繁荣起来。从辽宁、山东到福建、台湾、广东,宁波人用他们的沙船和宁船,将货物贩运到南北各地。他们一般是把北方的大豆和小麦运往上海,把南方的蔗糖、海产和洋货运往天津。

海船制造成本高,装载量大,这种埠际贸易需要巨额资本,近代宁波商帮因此渐成规模。

甬商与晋商、徽商有一点很相似,就是土地所限,仅仅依靠农耕无法生存,经商从一开始往往是不得已而为之。宁波流传的民谣就说:大海泱泱,忘记爹娘。”早期的宁波商人,大概就是这样被逼上梁山,沿着“沙船之路”走向上海,当地人称为“跑码头”。

上海与宁波一苇可航,是早期宁波商帮的重要活动地域。康熙年间,已有不少经营沙船业的宁波商人到上海发展。嘉庆以后,宁波商帮中的几个著名家族集团相继来到上海。伴随着上海在中国和世界的崛起,宁波商帮也成为中国现代商业的弄潮儿。

明清时期,各大商帮风云一时,其中以甬商、徽商、晋商和陕商最为著名。在世界商业大潮侵袭之下,随着中国社会巨变和转型,徽商和陕商、晋商都走向衰落,甬商却能与时俱进,顺应历史大势,成为中国走向现代文明的急先锋。甬商不仅没有没落,反而激流勇进,推动了中国商业和中国社会的进步。

【红帮裁缝】

中国传统文化以“耕读传家”,但在宁波,商业的地位胜过农业。

江南自古文化昌明,民间对教育非常重视,所以世家大族颇多;作为一种现象,这里的民间藏书楼之多远非其他地方可比,最著名如“天一阁”。按照宁波的教育传统,一个孩子可以不掌握八股策论,但必须实实在在地学好书法、尺牍和珠算,说白了要会书写和计算,这样即使做不上官,也能做个安身立命的自由商人。在中国最早的百科词典《广雅》中,对“商”的解释是:商者,度也;度即度量、计算的意思。此外,“商”还有商量、商讨之意。所以经商离不开计算和交流。

近代以来,上海相对宁波,显示出更强的区位优势。因为与上海隔海相望,所以上海在开埠之前,就已经成为宁波商人汇聚之地。

1797年,宁波人在上海建立了第一个同乡会馆“四明公所”;1819年,宁波商人和船主又建立了更大的“浙宁会馆”;1831年,在上海的宁波手工匠人也建立了“水木业公所”。这些自治性行会和会馆,加强了宁波商人之间的信息交流与经济合作,使得甬商作为一个重要商帮发展壮大成为可能。

鸦片战争结束后,上海正式开埠,甬商迎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谁都不会想到,宁波人就从“为人做嫁衣”开始。当时有一大批宁波裁缝,专门给在沪的外国人做西装;因为这些西方白种人被中国人叫“红毛”,所以这些宁波裁缝也就成了“红帮裁缝”。

“红帮裁缝”在上海声名鹊起,很快便传遍大江南北。宁波裁缝也随之扩散到全国各地。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宁波裁缝几乎垄断了全国西服行业。上海比较有名的老字号西服店,更不用说,都是宁波人所开。

在没有缝纫机的年代,宁波人仅仅依靠一把尺子和一把剪刀,硬是掀起了一场中国近代服装革命。不仅中国第一套西服出自宁波人之手,他们创造的“中山装”更将现代服装文化提升到民族的高度。

作为中国近现代史上的第一大商帮,甬商比传统的陕商、晋商和徽商更有创造力和想象力,仅从西装这一件事,便可知甬商的眼光与野心。

现代文明的到来,是一场颠覆传统的彻底革命,在毁灭了无数个传统行业的同时,也创造了无数个新兴行业。甬商的出现恰逢其时,他们以见贤思齐的学习精神和商业创新头脑,成为中国诸多现代行业的第一个吃螃蟹者。几乎每个新兴行业,都活跃着甬商的身影。中国第一家日用化工厂,第一家机器染织厂,第一家灯泡制造厂,第一家信托公司,第一家证券交易所,第一家牙膏厂……都是在宁波商人的手中诞生的。中国第一家近代意义的中资银行,第一家中资轮船航运公司,第一家中资机器厂等,也都是宁波商人所创办。

在晋商大力发展银号和钱庄的晚清时期,甬商基本掌握了上海钱庄的半壁江山。与晋商拒绝向现代银行转型不同,甬商创建了中国第一家商业银行和股份制银行。1934年,浙江兴业银行的一份报告中称:“全国商业资本以上海居首位,上海商业资本以银行居首位,银行资本以宁波人居首位。”

现代中国人都喜欢将大资本家称为“大亨”,这个词就源自宁波方言。宁波商帮对中国现代工商业的发展影响甚巨;可以说,如果没有甬商的贡献,就没有近代上海的崛起和二战后香港的繁荣。……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上一条:旅行在抗战大后方
下一条:颜惠庆传奇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