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第四期 2022-05-10 李开周


│李开周

 

【梳头等于理发】

苏东坡有一首七言长诗,题为《约公择饮是日大风》,其中四句写道:

牙兵部吏笑我寒,邀公饮酒公无难。

约束官奴买花钿,薰衣理鬓夜不眠。

人人都知道苏东坡穷,包括底下的衙役,可是当苏东坡邀请公择喝酒的时候,公择却很给面子,欣然答应。既然公择答应来赴局,就要好好准备一番。如何准备呢?一是让仆人上街买花、买装饰品,将宴席现场布置得尽量美观;二是精心捯饬自己,熏香、理发,激动得几乎一夜无眠。

苏东坡如此兴师动众地请公择喝酒,这个公择到底是何许人也?其实就是苏东坡的好友,同时也是黄庭坚的舅舅——北宋官员、诗人、藏书家李常。

苏东坡是什么时候写这首诗的呢?据笔者考证,应是公元1078年初春。那时,苏东坡刚在密州当完一任知州,回到京城开封述职,顺便为大儿子苏迈举行婚礼。李常则是刚在齐州做完一任知州,也回到开封述职。过完年,闲暇无事,两人便小酌一番。

我们回头看开篇引用的最后一句:“薰衣理鬓夜不眠。”“薰衣”很好理解,在宋代,这是富有阶级的一种日常行为。今人或许以为,熏衣,无非是在香炉内点上香,扣个熏笼,铺上衣服。然而,中国古人事事都无比细致讲究,宋人洪刍所著《洪氏香谱》中便记有“熏香法”,可知彼时的精细过程:先在熏笼下放置一盆热水,然后把待熏的衣裙摊开,平展于笼顶上,让热水冒出的蒸汽洇润衣服,由此使得织物能够更好地吸附香精。接下来,将一只香炉置放在水盆之内,燃炭焚香,再扣合熏笼,铺开衣裙,正式开始熏衣程序。之所以如此,是要让熏笼内始终保持湿润度,这样才能避免衣服染上烟火的焦味。衣裙经充分熏香之后便从熏笼上撤下,但还需折叠整齐,放入衣箱静置一夜,如此,衣香能延续数日。

而宋朝人说的“理发”,往往指洗头和梳头。换句话说,只是整理头发而已,并不用剃刀或剪刀去掉头发。

宋绍圣四年(1097年),苏东坡写过一首五言诗《旦起理发》:

安眠海自运,浩浩潮黄宫。

日出露未晞,郁郁濛霜松。

老栉从我久,齿疏含清风。

一洗耳目明,习习万窍通。

少年苦嗜睡,朝谒常匆匆

……

题意是早起理发,诗句的内容则是洗头和梳头:先把头发洗干净,再用一把随身多年的老梳子梳理头发,洗梳完毕,耳聪目明,感觉很舒服。

次年,苏东坡写了另一首五言诗《次韵子由浴罢》:

理发千梳净,风晞胜汤沐。

闭息万窍通,雾散名干浴。

颓然语默丧,静见天地复。

时令具薪水,漫欲濯腰腹。

……

这首诗是在苏东坡流放海南时写的,诗中“理发”只包括梳头,连洗头都免了——多梳几遍,坐在太阳地里晒一晒,把虱子晒跑,美其名曰“干洗”(干浴)。

北宋有一隐士吕南宫,与苏东坡同时代,也写了一首五言诗,诗题《理发》,其中言:“我发日以少,我梳未尝频。过旬一理之,每理愁欠伸。”南宋诗人杨万里也有一首《睡起理发》,五言八句,我们只看后四句:“远岭元无约,开门便见投。闲中多事在,一日一梳头。”每天梳一回头,在杨万里笔下,

梳头同样等于理发。……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上一条:已经是第一条了
下一条:李白题匾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