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1-29 同舟共进杂志社

中国的路下一步怎么走

 

如今,中国身上聚焦了全世界的目光。许多国家把中国视为拯救经济危机的希望和拉动复苏的火车头。这让人有种感觉,中国终于恢复了汉唐的荣光,中华民族又站在了世界前列。
     
所有这一切,源于全球化背景,更源于中国的实力。然而,在一片颂扬声中,中国需要清醒地思索:下一步做什么样的国家?

普通人都富起来,国家才真正强大了

中国提出要做负责任的大国,而要做到这一点,首先要成为一个更健康的国家。国人往往容易陶醉于盛世中华的颂扬声中,却容易忽视这样的历史经验:维持一个有影响力的国家的健康,并不比振兴一个衰落的国家轻松。
     
中国毕竟还是贫穷的大国,巨额的外汇储备某种程度上只是代表国家有钱了,离人民的普遍富裕还有很大距离。一个现代国家的富裕,体现在国人生活质量的提升,包括教育、医疗的充分保障和民族的整体心理健康等诸多方面。
     
现代国家已不需要通过开疆拓土实现自身的发展,而是更关注国家内部各地区经济的均衡发展,以及人与自然的协调。南斯拉夫解体后战乱至今,苏联解体到今天硝烟未止,这固然有冷战的外部因素,但这些国家内部没有成功处理族群交往、地区经济关系,人文建设留下大量隐患是主要原因。
中国已经是个大国,但还不能算是真正的强国。比如,奥运期间北京空气质量改善是靠行政手段实现的,但长期保持这种效果不可能依赖行政手段。还有诸如教育、三农等问题也是亟需加以解决的。一个还有孩子需要靠募捐上学的国家不可能是强国。
     
中国的影响力主要体现在综合国力上。中国有人口红利,有巨大的市场,有悠久的文明,有民族凝聚力,有坚强得力的领导……但中国并不富裕。
     
笔者在加拿大生活多年,对发达国家的富裕深有感触。刚到加拿大,经常惊异于当地人的浪费:公共场所的电灯长明,室内外建筑大量使用原木,冬天人们多以木材为壁炉燃料,公用卫生间免费提供大量清洁用纸……这一定程度上是国家富裕和资源充裕的体现。
      2009127,加拿大联邦政府公布预算修正案,核心内容是应对经济危机。预算案的一个重要内容是减税,开征联邦个人所得税的最低收入标准从先前的9600
加元提高到了10320加元。这个数字的含义是,一个劳动力一年挣1万加元(约合57000元人民币)不用缴所得税。
     
加拿大物价并不贵,货币购买力很强。比如,一栋二层独立小楼,总使用面积200平方米左右,带前后花园和大车库,这样的普通民宅在一般乡镇价格在30万加元左右(约合170万人民币),在多伦多、温哥华价格在百万加元左右(约合570万人民币),与北京、上海的房价差不多,但加拿大的工资水平比北京、上海高很多。
     
基本上每个18岁以上的加国成年人都有全权驾照,独立工作的成年人几乎都有自己的车。长距离驾车游玩,是加拿大人度周末的常见方式。油价高企时,人们老抱怨没法开车出去活动健身。
     
在长期优裕的环境下,加拿大人的消费习惯已相对固定——普通的加国百姓一年开销没6万加元(约合34万人民币),日子简直没法过。米瑞拉是一个法裔老太太,今年65岁,她是我在加拿大遇到的几乎最穷的人。这个单身的母亲五个孩子均已成年,自己租一个单间住,国家养老金是主要收入。但每次遇到她,她都穿得精致而时尚,妆化得恰到好处。老太太每周至少下一次餐馆,天气和身体允许时骑自行车锻炼。
     
加拿大现在面临经济危机,但整体社会结构基本没有变化:全民公费医疗,全民儿童义务教育,所有国民的温饱都有强劲保障。
     
在加拿大这样衣食无忧的环境中,普通人也可以追求精致的生活。前文提到的穷老太太米瑞拉,经常抱怨她的男朋友们送的礼物包装不够精致。我的一位邻居是便利店主,2008年圣诞节前接到一个幽香的信封,里面是一纸精心设计印刷的彩色信纸和一张支票,信纸上写着:圣诞快乐,并附赊欠烟钱28加元。
     
加拿大这种富裕在发达国家是常态。只有普通人都富起来,一个国家才算是真正健康、强大了。

中国应该走什么样的大国道路

能不能和平发展,与全人类共同建设一个和睦相处的地球村,是中国发展面临的一大挑战。

今天的国际关系已与历史上的完全不同。大国的责任和义务比可预期的利益要大得多。如何提高贫穷国家的发展水平,如何协调热点地区,如何进行世界范围的文化建设,这些难题都是大国必须面对的,也是非背不可的包袱。国家影响大,回报并不一定总是积极的。
     
历史上的大国,可以总结足够的教训。18世纪的国际秩序,是英法为首的两大战争集团在全球范围内通过一场残酷的七年战争完成的;20世纪的世界政治格局是在两次世界大战后才形成的;目前的几个热点地区,朝鲜半岛是前日本殖民地,津巴布韦是前英国殖民地,格鲁吉亚是美国新盟友,巴基斯坦刚辞职的总统穆沙拉夫是白宫长期伙伴,阿富汗与伊拉克是美国及北约盟友泥足深陷的地方……随处可见大国举措造成的伤害,短期的政治行为影响迁延数十年,跨世纪的麻烦造成越来越深的伤口。
      21
世纪的政治格局,应该告别血与火,迎来光与热。以历史的眼光看,对内要积蓄国家实力,对外要建立起健康的国际关系。促进不同文化间的交流、沟通,建设全人类的家园,实现和平、民主、自由这些共同价值,既符合人类的集体利益,也符合中国的利益。
     
允许不同声音也是国家健康的重要标志之一,包括对外方面。但允许不同的声音不等于放纵,举例来说,由于历史原因,中日之间存在很大的抵触,不过若不问事实不分是非,一味把这种抵触扩大成情绪化的表达和过激的行为,是无助于建设与发展的。
     
中国拥有世界上1/4的人口,包括改革开放、发展经济、提高技术等,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让13亿国民过上富裕祥和的生活,这也是对世界的贡献。
     
中国的路下一步怎么走?这是一个很大的命题,也是中华民族必须回答的。本文权当把问题提出,望以浅短之见,收抛砖之效。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