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1-29 同舟共进杂志社

从史思明贴诗到洪秀全“玩”诗

  孙存准(湖南·永州)

 

史思明和洪秀全这两个造反者在称王称帝后都痴迷于写诗。史思明是个大字不识的武夫,做了“皇帝”后竟诗兴大发,每吟成一诗,即派人四处张贴。一次,史思明带兵打到洛阳,正好赶上樱桃成熟时节,其时已被他封为“怀王”的长子史朝义和宰相周贽正在河北,吃不到这样好的樱桃,他便派人送樱桃给儿子吃,还附上一首诗:“樱桃一笼子,半赤已半黄,一半与怀王,一半与周贽。”诗写成时,史思明身边的人竞相吹捧,但一个叫龙谭的人说:“明公这首诗真是绝妙。不过后两句若换成‘一半与周贽,一半与怀王’, 这样‘黄’、‘王’押韵,就更好了。”史思明闻言大怒,说:“韵算什么东西?我儿岂能屈居于周贽之下!”于是,这首不押韵的新“诗”被送到官府驿站,一时“广为传诵”。

相对史思明来说,洪秀全是读过书的。进入天京后的前三个年头,洪秀全诗兴奔涌,两三天就能“创作”出一首新诗。1857年,洪秀全“旨准颁行”太平天国官书《天父诗》。这是些什么样的诗呢?十分俗俚,十分浅白,且杀气弥漫,譬如“天兄耶稣曰:右眼惑尔,则挖尔右眼。左眼惑尔,则挖尔左眼。宁双眼上天堂,好过双眼落地狱千万倍也”,又如“当食就要像食样,当睡就要像睡样。万样遵旨要像样,天父专诛带歪样”。在诗中,洪秀全把自己比作“太阳”、“日光”,把嫔妃比拟成“月亮”。“只有媳错无爷错,只有婶错无哥错。只有人错无天错,只有臣错无主错。”他是领袖,想怎么着就怎么着,“鸟向晓兮必如我,太平天子事事可;身照金鸟灾尽消,龙虎将军都辅佐”。他是绝对权威,生杀予夺,“打开知错是单重,打不知错是双重,单重打过罪消融,双重雪下罪难容!”(“雪下”是太平军“刀下”的代称)这哪里是在写诗,这分明是在给太平天国军民制定“行动指南”。

我想,作为一个不知韵为何物的文盲,史思明忙着四处贴诗,无非是想要扮儒雅,就像当今胸无点墨的暴发户忙着附庸风雅一样,虽然可笑,但不失“可爱”。而洪秀全把“玩”写诗与“玩”政治统一起来,“创造性”地把诗当作强化精神控制、进行造神运动的工具,不仅可耻,而且可怕。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