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2-09 茅于轼

参考系问题至关重要

    茅于轼

 

自古以来人类就知道太阳从东方升起,西方落下。这个说法是以地球作为参考系坐标的。如果换成以太阳作参考系坐标,很容易看出来是地球在旋转。所以究竟是谁在动,根本上是一个坐标系的问题,不是是与非的问题。

这是自然科学中参考系的问题。其实在社会科学中同样存在着以什么为参考系的问题。简单地转变一个参考系可以揭示大量有价值的知识。

比如在经济学中,人们往往以自己的立场为参考系。消费者容易站在消费者的立场看问题,这样得出的结论,比如物价越低越好,难免是片面的;许多人自己买不起房,就以为别人也买不起,因而认为房价高是开发商抬上去的,不是买方愿意出高价,其实房价高恰恰是在供给有限的条件下买方竞价抬上去的,根本问题在供给环节;对自由的理解也必须从以个人为坐标参考系,转移到以周围的人为参考系,才能够完整地理解。自由的真正意义是每个人约束自己不妨碍他人的自由。此时每个人处于没有人干涉他人自由的环境中,因此获得了最大的自由。“毫不利己,专门利人”之所以不对,就是没有转换参考系想问题。如果别人也是“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彼此就会发生放弃利益的冲突。但是如果全社会有一个人是专门利己的,别人都是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倒是不会发生冲突的。这样一个简单的参考系的转换,就能揭示出这个口号的极端性。相反如果兼顾了正反两方面的参考系就能得出完整的观点,能够成为颠扑不破的道理。如孔子说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就是设想以别人为参考系,不要将自己不喜欢的东西强加于人。这个道理至今还是道德的金律。

有些“爱国主义者”之所以片面,就是因为观察问题的参考系有问题,光以本国的立场看问题,没有注意到别国也有别国的立场。当今国际上的绝大部分矛盾和冲突都是因为参考系有片面性,都是因为“以国为本”。如果改为“以民为本”,拿每一个百姓的立场看问题,就能够避免这样的片面性。严格地讲,光以“人”的立场看问题仍有片面性,还应该从自然界的立场看问题,这就是环境保护的立场。以某个学说的研究而言,参考系的转换也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例如研究某种动物,过去是以人的立场去研究,只想如何利用它、养殖它,后来进步到以动物自身的立场看问题,就看到它们寻食、繁育、安全、种内竞争等过去没想到的方面。

我们对付恐怖主义之所以不成功,也是因为参考系有问题。我们应去研究、了解恐怖分子的心理、他们的诉求、他们的思想形成过程,并进而反求诸己,想想自己各方面有什么应该改进的。我们只是片面地打击、防备、研究反恐的新技术,而不思考参考系改变能够带来新知识。我预测,不改变反恐政策的参考系,反恐将很难取得成功。

在某些人眼里,所谓“宣传”就是让大家习惯用某一个特定的参考系看问题,防止大家选择别的参考系,其目的是为了满足某些统治者的利益或权欲。比如日本兵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武士道精神,就是受了宣传的蒙蔽。打起仗来宁可战死,绝不投降。这些士兵从来不会去想转变参考系,想一想这场战争的是与非。日本的这种宣传教育是极其成功的,但也极其危险。二战以后日本引进了西方思想,武士道教育极大地削弱,但并没有绝迹。我们不能说没有同样的危险,让学生习惯于某一特定的参考系去想问题,同时拒绝别的参考系,并因此屏蔽一些真实的信息,扩大某些有利于孤立参考系的事实,最后造成一个说真话困难的环境。在学术上这使得中国人很难摆脱固有的参考系束缚,不容易产生新思想、新理论,很难获得诺贝尔奖。

爱国主义并非错误,保卫自己的祖国是理所当然,但侵略别的国家的“爱国”就错了。可是保卫祖国和侵略别国的界限并不很清楚。打仗的双方当时都觉得自己有绝对的正义性,不然怎样发动士兵,可事后看来并非如此。什么是真正的正义并不是很容易说清楚的事。只不过在民主政治下统治者的行为受到约束,不能为所欲为,更因为在言论自由的环境中专有的参考系是不能垄断的。

参考系问题是一切认识的出发点,因此它是一个普遍的方法论的问题,甚至是一个哲学问题。不论一个人的学问做得如何深,如果不能跳出固定参考系的局限,就不可能有重大发现和真正的创新。我国学者很容易受固定参考系之累,做学问受到很大限制。我们要认真回顾参考系在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中的作用,让它成为每一个学者的必修课,并以此来影响普通大众,提高我国国民的总体素质。

 

(作者系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理事长)

原载于《同舟共进》2010年第12,转载请注明出处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