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2-09 庄礼伟

由越南国会否决“高铁”想到的

   庄礼伟

 

20106月,越南国会投票否决了越南行政部门关于在河内市与胡志明市之间建设高铁的议案。这条高铁是现任总理阮晋勇积极支持的项目,越南行政部门提出高铁项目,有以下原因:一、越南的经济发展思路与中国有点接近,就是追求GDP增长率,重视对核心城市和大项目的投入;二、越南国土狭长,南北交通联系确实需要提速;三、高铁在沿途设点,对中部经济发展也有一定的好处;四、日本与越南的经济合作关系比较密切,高铁项目的出台与日本方面承诺的一些优惠条件有关。但这是一个超级烧钱的项目,并且建设周期较长,见效是在较远的将来,而耗用的财力是近期的,这是高铁项目被反对的主要原因。另外高铁将使两头的河内与胡志明两市成为巨大的经济磁铁,使人、财、物在核心城市的聚集效应更为突出,对其他地区的发展也有一些消极影响。

越南国会之所以投票反对总理主推的高铁项目,一是因为高铁项目对民生投入有较大的挤占效应,二是因为国会越来越广泛地代表各阶层、各地方的利益,对于仅仅让少数群体、少数地方得利的公共财政支出,国会自然会有反对动作。当然,未来当越南国家财力可支撑时,国会也会支持这个项目。

越南国会之所以能够以投票方式对行政部门进行积极制衡,根源在于国会议员都来自直接的差额选举,选民对国会选举态度认真,议员们也不能不对选民利益保持关切。例如2007年越南第12届国会选举,全国875名候选人中只有493人当选(其中有30名自荐候选人,最终有1名自荐候选人当选),官方公布全国的投票率达到99.64%,候选人基本上都参加了多场选民见面会,有了竞选的味道,而全国5000多万选民也基本上都去投票站投了票。此外,党和国家领导人参与国会议员选举的得票率都公开宣布,这种透明来自自信,也来自公仆对人民谦恭的责任感。而越南选民在国会选举中所表现出来的认真、积极、不冷漠、重视手中一票,也确实把一些能够热心民众利益、敢于批评政府的候选人选进了国会。此外,国会还公开直播对政府高官的质询,这使得议员和部长不得不认真对待,努力让民众满意。

当然,目前的越南国会仍是在执政的越共领导下的代议机构,执政党的意志仍然比较容易在国会得到贯彻。但不排除在一些重大国计民生问题上,国会和行政部门的意见会有分歧。未来如果国会的政治成分多元化,成为社会上各种政治纲领、政治力量竞争的场所,那么国会代表全社会的代议功能、对政府的制衡功能将会加强。但从目前情形看,越南的政治发展仍以党内民主为主导,以大众民主为辅,只不过这种党内民主落实的力度确实很大。

国会是越南四驾马车式权力架构的一个组成部分,党务部门、国家主席、行政部门、国会各掌握一部分权力,总书记、国家主席、总理、国会主席的政治威望比较接近,总书记并不掌握绝对的首要权力。此外,传统上北方和南方的政治区块虽已不太明显,但在国家政治中仍有一些心照不宣的影响,因此可以说执政集团内部存在一定的权力制衡。而执政集团高层之间的制衡、竞争,需仰赖在党内和民众中的威望,例如,越共总书记是要通过差额选举产生的,这就使党内民主有了落到实处的机制。

整体来看,越共在政治发展的实践上有不少突破,对越共主导下的多元政治有较认真的推行。这体现出越共对民众的政治参与能力有信心,对民众的政治参与的必要性有共识,从而在当代社会主义国家的政治发展进程中开创出了属于自己的“越南模式”。

最后想说的是,越南人民是有属于自己的精神传统的,特别是高压之下敢于发声、敢于挑战权威,这种精神传统当然是存在于民间而昂然向上的。2010年初笔者在胡志明市的时候,得知那里有一座释广德纪念碑,是纪念半个多世纪前,为抗议南越政权迫害佛教徒而毅然自焚抗议的高僧释广德。对释广德在烈火中安坐的照片自然早有印象,但只有来到这个国家才更深切地感受这个民族刚烈的气场。2009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奖呼声最高的几位候选人当中,就有一位和释广德名字差不多的越南僧人。在官方于政治变革上已经能够向前走的情况下,他代表了越南人民对自己负责、对公权力持久警惕和严厉批评的一股自强不息之气。有这样两位高僧大德相继行于世间,实在是越南人的福气。

 

(作者系暨南大学教授)

原载于《同舟共进》2010年第12,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条:韩国的民生细节
下一条:酒话连篇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