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2-09 邵燕祥

冰心诤言   一片冰心

   邵燕祥

 

冰心离开我们已有11年了,但什么时候想起她,都好像就在我们身边。不仅仅是作为文学家而存在,仿佛她就是我们的母亲,我们的祖母。

其实我们最早读到的冰心作品,往往也是她最早的作品:散文诗《繁星》、《春水》,还是她在北京读贝满女中时所作(有名的通讯体散文《寄小读者》则是不久后去美国留学时的作品了),就在那时她参加了1919年的五四运动,还即时写了有关的新闻报道。五四运动,无论是作为提倡“科学与民主”的新文化运动,还是作为外交抗议的爱国政治运动,冰心都无愧为站在第一线的参与者。热爱祖国,期望祖国成为民主与科学之邦,这是贯穿她一生的心志。几十年后,她说:“学生爱国,我爱学生!”也正是从她慈爱的心底发出的正直声音。

冰心的爱国是无须证明的;她作为中国共产党的朋友乃至诤友,也是无须证明的——如果要找证明人的话,周恩来可以第一个出来作证。1949年,中共在夺取了全国政权,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时,冰心正和丈夫吴文藻一起滞留东京。他们毫不犹疑地作出了返回祖国大陆的选择,回国后,是周恩来周到地安排了他们的工作。

记得当时有一位同为民主人士的老诗人,抗战期间也在大后方,曾对冰心所受的礼遇啧有烦言,大意是说,冰心在重庆时还与宋美龄常有交往,连发型都是“仿宋”的。不知者不怪,他不知道冰心是受周恩来也就是共产党的委托,在山城陪都那样复杂的形势下,冒着“深入虎穴”的政治风险呢。在几乎是不可抗拒的反右派斗争中,吴文藻先生被划为“右派”,周恩来无力保护,却还对他们夫妇亲切劝慰。

反右派斗争,使原先的民主党派、民主人士遭受严重打击,几乎全军覆没,冰心的众多熟人、朋友纷纷沦为异类。然后又是“文革”,冰心以古稀之年,被发配到所谓干校去以体力劳动赎罪。而到了上个世纪80年代,各民主党派恢复活动后,已不复当年的气概。因此冰心在听到重又强调“肝胆相照,荣辱与共”、“长期共存,互相监督”的说法时,不胜感慨地说:“一个没有肝,一个没有胆,怎么互相监督?”这是语重心长的话,这才是真正肝胆照人之言。我劝以“怪话”视之的同志先生们好生想一想,这简单的一句话里,蕴含着多少深厚的历史内容,多少深刻的经验教训!

冰心老人的性格是温柔敦厚的类型,与她接触得多的朋友,都有如坐春风之感。但这不排除老人有时也会出语凌厉。比如面对日益严重的腐败、特权等现象,冰心曾对在座的中共党员说:“你们中国共产党是不是也该有一个‘革命委员会’呀?”这里说的不是“文革”中作为各级政权机构的“革(命)委(员)会”,而是民主党派之一的“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的那个“革命委员会”。她这是一句玩笑话,又不仅是一句玩笑话,这是以玩笑话形式说出的一句诤言,是共产党的诤友才说得出的肺腑之言。推其本意,不过是说党必须面对自己的痈疽,痛下针砭,该吃药的吃药,该开刀的开刀,只有经过自身的改革,才能保持真正的改革的领导权,才能真正把改革进行到底。

如果不是寄望之深,说得不会如此痛切。冰心讲这句话有十多年了,情况究竟比那时好了呢,还是有些弊病甚至已成痼疾?这是我们要好好扪心自问的。

十七届四中全会提出“常怀忧党之心,恪尽兴党之责”,是对中共党员的要求。已故的冰心老人不是党员,却早已先党之忧而忧,先一般党员和许多党员干部之忧而忧,这是她为国为民势所必至的思路。

就我所闻,把冰心老人一片冰心的诤言公诸读者,作为对老人110岁诞辰的纪念。

 

(作者系诗人、作家)

原载于《同舟共进》2010年第12,转载请注明出处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