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第1期 2018-01-11 冯杰

│冯杰

 

从东征时的炮兵连长到国民党政权退踞台湾后的“行政院长”“副总统”和副总裁,陈诚无疑是中国近现代史上的一位重要人物。以往不少著作和回忆文章指出,陈诚因为结识了谭延闿的女儿谭祥,所以狠心抛弃糟糠之妻吴舜莲。然而,随着《吴子漪回忆录》《陈诚先生书信集》《陈诚先生日记》的相继出版,事情的来龙去脉终于水落石出,原来并非广为流传的薄情郎故事。

【父母包办,原配一度自寻短见】

1917年冬,陈诚从浙江第十一师范毕业,父亲陈希文时任青田敬业小学校长,无论校中同事如何劝解,避嫌的立场毫不动摇。陈诚不想父亲为难,便选择一所农村小学教书栖身。第二个学期,终究不甘寂寞的陈诚默默离开家乡,只身前往杭州插班进入体育专门学校。陈希文接信勃然大怒,责怪儿子瞎折腾,陈诚好友吴子漪也是敬业小学老师,急忙打起圆场:“陈辞修为青田未来大伟人,不可以眼前得失论之。”同校的孙潜贞在一旁笑谓:“令妹为鹤溪良女子,以大伟人配良女子,天作之合。”陈希文怒气顿消,笑着要立许婚约,后经孙、吴二人从中奔波,富裕的吴家答应了这门婚事。

1919年10月,陈诚投笔从戎,考入保定学校第八期炮兵科。据吴子漪回忆,第二年盛夏,陈诚利用放暑假的机会,从保定一路赶到温州与其会合,载着满满的嫁妆一同搭船归返,船夫划后桨,他划前浆,“风平浪静,舟行甚速,天方发白,已驶抵青田城”。起初,陈诚、吴舜莲过得倒亦和谐,但五个月后,丈夫南下广东发展,随后又北上继续学业,妻子长久独守空房,从此聚少离多。1924年5月,陈希文病重,陈诚急匆匆返回青田,父亲不幸已先一日病逝,作为长子一天亲奉汤药都没赶上,心情可想而知,短暂的相聚自然顾不上儿女之情。

1926年4月,陈诚奉调黄埔军校炮兵科科长,旋即感到身体虚弱,请假回家休养。或许是长期分居造成情感上的隔阂,竟然是在母亲洪氏的好说歹说之下,勉强跨入房门。陈诚的冷漠势必遭到妻子言语上的宣泄,争吵间双方都不愿意试着理解对方,吴舜莲一气之下,用剪刀刺破喉咙,以死相抗。陈母听到争吵声赶来,看到满地鲜血,顿时惊慌万状,多亏某走方郎中及时出手,“先给止住了血,再用活鸡去毛,剥下鸡皮糊贴在伤口,敷上金疮伤药”,送往温州医院救回一命。

北伐在即,陈诚灰头土脸由浙返粤,准休养三个月,留守后方待命。吴子漪当时已是黄埔军校军医处总务科科长,也未随军参加两湖地区的战事。不久,有一位青田同乡来黄埔访友,陈诚夫妻斗口引发的家暴事件不胫而走,吴子漪得知妹妹如此惨状,不禁饮泣吞声,随即写了一封信痛责陈诚“丧心病狂,躯壳虽在,心肝五脏已死”。作为好友知己,吴子漪又激励陈诚“昨死今生,痛改前非,努力奋斗,前途事业不可限量”。然而,不管怎么说,陈诚与吴舜莲的婚姻事实上已再难挽回。

【协议“加娶”,宋美龄牵线做红娘】

1928年初,陈诚调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警卫司令,独居大城市,内心十分渴望身边能有一位佳人陪伴。于是,他小心翼翼地提出离婚想法,透过友人试探吴家反应,不料吴子漪激动万分:“家父头白,舍妹惨遇,见者涕泣,闻者酸心,上天入地,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杀父之事可为,杀妹之事可为,天下何事不可为,陈做陈官,我讨我饭。”无奈之下,陈诚想到“解铃还须系铃人”,又辗转通过孙潜贞寻求妥善解决之法。

4月上旬,孙潜贞拉着吴子漪回到青田湖云、高市住了几日,老先生一番苦口婆心,总算取得吴家的相当谅解,吴舜莲愿意在“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名义下,允许陈诚另行加娶,以续香火。经过赵淳如等几位同乡好友的居中奔走,具体办法也随之成立。陈诚亲笔写下字据:“莲允加娶,永不变渝此心;如陈遗弃莲,立‘不离婚字’一纸。”吴子漪也替妹妹录下誓言:“莲自动允陈加娶。如莲控告陈重婚,立‘离婚字’一纸。”这份协议,后由吴子漪、赵淳如共同出面,存放于上海四行储蓄会保险箱,编号“漪如记甲七百三十二号”。显而易见,此种文字不过是一种变通诠释,陈诚和吴舜莲的婚姻从此“名存实亡”。因为是“加娶”而非“离婚”,所以吴舜莲仍以“媳妇”的身份暂住高市陈家。

1930年8月,陈诚升任第十八军军长,赵淳如、吴子漪先后帮忙组织第十八军驻上海和驻武汉办事处。岁末的一日,三人来到武昌城内的宁波菜馆午餐,几杯酒下肚,赵淳如有意无意地怂恿陈诚“加娶”妻子进门。虽然一年多的时间已过去,陈诚毕竟还有所介怀,尤其是吴子漪在场,更不便畅所欲言,只说了些客套话。吴子漪比较尴尬,但站在朋友立场,既然舜莲允许“加娶”,也劝陈诚放下顾虑,弥补人生缺憾。

事情传开后,出于关心部下也好,笼络亲信也罢,蒋介石、宋美龄打算给陈诚撮合一门亲事。原来,国民政府主席谭延闿1930年病逝前,曾嘱托蒋、宋,为其三女谭祥物色一位乘龙快婿。谭祥又名曼怡,1906年生,品貌端庄,聪慧过人。从上海圣玛利亚女校学成后,初在智仁勇女校教英语,由于受到蒋、宋的器重,聘其在国民革命军遗族子弟学校任教。

谭延闿任行政院院长时,和蒋介石关系甚好,曾认宋母倪桂珍为干娘,宋美龄对谭十分尊重。当初蒋介石向宋家求婚时,宋美龄就表示说:“非谭延闿做媒我不嫁。”谭延闿经常到蒋介石私邸漫谈,每去必带上谭祥。谭延闿去世后,谭祥经常登门看望蒋氏夫妇,称蒋介石为爸爸,称宋美龄为妈妈,蒋氏夫妇对她视如己出,十分钟爱,又将她收为义女。有这层层关系,可谓“亲上加亲”。……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上一条:百面李叔同
下一条:1950年前后的粟裕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