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第1期 2018-01-11 吴基民

│吴基民

【东渡日本,流亡海外】

1927年3月20日黄昏,南昌城淅淅沥沥地下着细雨,一身戎装的郭沫若失魂落魄地敲开了南昌警察局局长朱德的家门。同为四川老乡,郭沫若与朱德结识于1926年北伐战争时期。当时,郭任国民革命军总政治部副主任。见到这位多日未见的朋友,朱德十分开心却又颇为惊愕,连问“怎么啦?”

朱德这么问,是有道理的。

1926年7月,在大革命的洪流中,郭沫若放弃了每月360元大洋高薪的广东大学文学院长职位,由著名共产党员孙炳文介绍,投笔从戎,担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政治部宣传科长兼行管秘书长职务。北伐军誓师北伐,郭沫若随大军猛进,到11月北伐军攻克武汉三镇,郭沫若已升任总政治部副主任。这次他接到邓演达的电令,让他速去南昌,与国民革命军总司令蒋介石会合,组织精干人员主持政治部工作。

蒋介石见郭沫若到来,十分高兴,当即任命他为总司令行营政治部主任,还给了他每个月300元大洋的津贴。然而,蒋此后的行径却让郭沫若大失所望:先是在安庆,后在九江对支持北伐的劳工下手,一时血流成河。他还亲眼目睹蒋介石在南昌接见在上海的老朋友,让这位老朋友带口信给黄金荣、杜月笙等等“维持秩序”,而上海的工友一面组织武装起义,与反动军阀拼死相搏,一面还在欢迎他的部队到来……

听完上面的陈述,朱德完全明白这位老乡的心情。他鼓励郭沫若:我拿枪,你拿笔,你难道不可以写些什么?郭随即铺开纸墨,奋笔疾书:“蒋介石已经不是我们国民革命的总司令!”他号召全国军民起来反蒋:现在凡是有革命性、有良心、忠于国家、忠于民众的人,只有一条路,便是起来反蒋!反蒋!”最后给文章加上了一个标题《请看今日之蒋介石》。郭沫若一面派人将文章送到刚创刊不久的武汉《中央日报》上发表,一面在南昌印成小册子广为散发。一时间,郭沫若名声大振,几乎成为了工农武装的代言人和武汉国民政府的“反蒋功臣”。

这是大革命成败关键时刻一篇重要的战斗檄文。蒋介石看到后勃然大怒,于5月10日发出了《通知军政长官请通缉趋附共产之郭沫若函》,指责郭“甘心背叛,开去党籍,并通电严缉归案惩办”。5月21日,蒋又以总司令的名义向全国颁发通缉令《电令所属一体严密缉拿郭沫若一名,务获归案惩办》。

此后,郭沫若开始转入地下。原先他由周恩来安排,准备赴苏联,他在日记中写道:“定十一号走,心里涌出无限的烦恼。又要登上飘流的路,怎么也觉得不安。”不料船期临近时,他却因患伤寒,在上海四川路上的一家日本私人医院住了一个月。以后又由周恩来安排,于1928年2月24日登上轮船,东渡日本,从此开始了长达十年的海外流亡生涯。

【郁达夫从中斡旋调解】

郭沫若亡命海外,朋友们却没有忘记他。

1936年11月15日黄昏,郭沫若在创造社的好友、时任福建省参议的郁达夫借着到日本采购印刷机的机会,来到东京近郊须和田郭沫若的寓所探望。两人虽是故知旧友,但自20世纪20年代中期,因对政治形势和国共两党的认识发生了严重分歧,一度反目为仇。两人在这次见面之前,已经中断交往了十年。正如郭沫若所言:“亡命足足十年,达夫和我没有通过消息。”十年没有见面的朋友,见了面会是什么样子呢?

其时,郭沫若隐居于东京附近的市川市,以他的日本妻子佐藤富子的姓氏安家,全家生活费依靠创造社每月资助的100元钱。这100元首先由创造社按月交给居于上海的内山完造,内山寄给东京的好友小原荣次郎,再由小原转交给郭沫若。1928年,因小原涉嫌走私,被东京警察拘留,警察从他家抄出了给郭沫若的信件,郭沫若被拘留审讯,从此受到日本宪警的监视。

“十年别泪知多少,不知相逢泪更多”。两人相拥相泣携手而坐,还没说上几句,门外那个随时监视着郭沫若的警视厅警员就走了进来。郭沫若的日本妻子安娜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探员请走。郁达夫开门见山地说他是奉陈公洽(陈仪,辛亥革命元老,时任福建省省长)之命,来问先生是否愿意回国。

郭沫若回答:我没有一刻不想回到祖国,虽然现在有朋友照顾,生活还可以,但每天都在日本警员的监视下,最多是个三等公民,但是我还回得去吗?加上还有安娜与五个孩子……前些日子西园寺公望(日本皇宫元老——笔者注)还出面希望我加入日本国籍,但被我拒绝了。我宁可去死,也决不加入日本国籍……

郁达夫此番赴日,其实是奉命专程策动郭沫若归国参加抗日的。对此,郁达夫之子郁飞曾记述道:“那次行程据他说是应日本各社团及学校之聘去东京讲演的,但实际上负有一项秘密使命:向亡命日本已近十年的郭沫若,转致南京国民党政府为抗日战争终将爆发而要郭伺机回国之意。”

郁达夫回国后,向自己的上司陈仪反映了郭沫若的情况,请陈仪帮助请求最高当局让郭沫若归国。陈仪随后致信行政院政务处处长何廉,请他探询蒋介石意见。何廉等人也正有此意。在接到陈仪信之前,何廉和翁文灏在为蒋介石准备参加庐山国是会议的人员名单时,大胆地将郭沫若的名字列上了。蒋介石看后表示认可,说“我对此人总是十分清楚的”,并详细询问了郭沫若的近况。何廉接到陈仪信后,向蒋介石汇报并得到允许,但条件是郭沫若回国后在福州居住,由陈仪负责监视,不得有“越轨行动”。虽然应允了,却形同软禁,郁达夫只得继续努力。

这年4月底5月初,郁达夫前往上海、杭州、南京一带活动,与侍从室第一处主任兼侍卫长钱大钧宴游,借机请钱大钧等人向蒋介石进言。钱大钧等人委托郭沫若的老乡、蒋介石的结拜兄弟张群向蒋介石提出此事——当初要求国民党中央通缉郭沫若的,正是张群。5月17日,张群见到蒋介石,提及郭沫若归国之事,得到了蒋的应允。……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