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第1期 2018-01-11 武德运

│武德运

 

热爱阅读,自然关注书刊的作者。固然钱钟书对一个求见他的英国女士说:“假如你吃了这个鸡蛋觉得不错,何必认识那个下蛋的鸡呢?”但是,一旦这个鸡蛋和别的鸡蛋味道不一样,人们自然会问:这倒是哪个鸡下的蛋呢?注意到作者本人,自然就注意到作者的名字。不少作家是以笔名行世的。笔名最大的特点是自由性大、变化多端,其中演绎出不少故事,还发生了不少引人入胜的趣事。

笔名何其多

“笔名”是外来词语,在我国大约是清末民初开始流行起来。一部中国现代文学史,就和笔名紧密联系在一起。大家习惯称呼的“鲁郭茅巴老曹”,都是以笔名行世。其实在我国古代,作者也用字、号(包括地望、谥号)等为作品署名,这些都起着笔名的作用。

一个人的本名一般是少不更事时,由长辈所起,反映了起名者的期待、愿望、祝颂,以及学养、境界、趣味等。作为使用者本人来说,只有接受、使用的义务,没有选择的权利和机会。而笔名一般都是使用者本人所起,更能反映本人的素养、志趣、经历、爱好。张爱玲说“为人取名字是一种轻便的、小规模的创造”是有一定道理的。

虽不是所有笔名都有微言大义,但有的笔名却很不寻常。譬如,茅盾的《子夜》开始在《小说月报》连载时,署名“逃墨馆主”。因为孟子说过,天下之人,不归于阳,而归于墨。阳即阳朱,茅盾取阳子下的“朱”字,表示倾向于红色革命。确是这样,茅盾早年就参加了共产党建党初期的活动。著名科普作家高士其,原名高仕錤,留美归国后,在南京中央医院工作,看到当时社会一片黑暗,痛心疾首,辞去医院工作,改名高士其,愤怒地说:“取掉人旁不做官,去掉金旁不为钱。”抗战爆发后,克服重重困难,奔赴延安。说到做到,反映了他的高风亮节。

笔名形式各式各样。从字数来说,有一个字的,如巴金用过“芾”,鲁迅用过“豫”敖”等。两三个字的比较常见,也有四个字的笔名。茅盾用过“东方未明”“逃墨馆主”,蔡元培用过“会稽山人”,周作人用过“苦雨老人”,徐调孚用过“托我斯泰”等。还有用一句话的。《共产党宣言》的第一位中文译者、复旦大学校长陈望道,他有一个笔名就是“一个义乌人”。柳亚子用过“中国少年之少年”。《孽海花》的作者曾朴用过“病夫国之病夫”。民主革命家、国学大师章太炎用过“黄帝子孙嫡派黄中黄”。辛亥革命元老于右任用过“半哭半笑楼主”“啼血乾坤一杜鹃”等。

还有一种有趣的现象,就是在笔名后缀上“女士”二字。草明用过“草明女士”,丁玲用过“小菡女士”,冰心早期也署“冰心女士”。这几位都是女作家,还有男性作家也缀“女士”二字的。郑振铎用过“纫秋女士”,茅盾用过“冯虚女士”,赵景深用过“爱丝女士”“露明女士”,胡云翼用过“拜萍女士”,周作人用过“碧罗女士”“萍云女士”等。早期共产党人柯柏年,翻译恩格斯的《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发展》,1925年连载于《民国日报觉悟》,署名“丽英女士”。这种现象大致出现在20世纪前半叶,可能受新文化运动影响,在思想深处基本清除了几千年根深蒂固的男尊女卑思想,于是偏偏在男性笔名后缀上“女士”,表示与这种封建思想的决裂。但也有个别女作家是用“男士”的。如冰心抗战时在重庆为生活需要,出版《关于女人》等小册子却署上“男士”的名字。

据上所述,可见笔名的自由性、灵活性,甚至可以说是“随心所欲”,但作家并不是对笔名轻率对待的。鲁迅在去世前夕致黎烈文信中,还特意提到一篇文章的署名:“《立此存照》上所写笔名,究嫌太熟,倘还来得及,乞改为‘晓角’是荷。”可见署什么名字,他是经过一番思考的。此外,当许广平还是学生时,写了一篇《乱七八糟》的杂文,署名时曾感到“西瓜皮”三字滑稽有趣,“小鬼”二字甚为新颖,“鱼与熊掌,自己难于取舍”,因此求鲁迅“随便写上一个可也”。鲁迅却以“鱼与熊掌”二者都有点不妥,选用了许广平曾经用过的“非心”。鲁迅还告诫:“但若假名太近于滑稽,则足以减少论文的重量,所以也不很好。”还特别强调“此后的文章,也应细心署名,不得以‘因为忙中’推诿!”由此可见,鲁迅对人对己,署名笔名都是不马虎的。……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