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第8期 2018-08-17 韩福东

│韩福东

 

陆建章穿着马褂,戴着礼帽,走下火车,徐树铮已在月台等候。陆满面笑容,伸手打了个招呼:树铮!”然后哈哈笑了起来。徐回应:“陆将军!”两人的手握在一起。“一向可好啊?”陆问候道。徐回:“还行还行,一路辛苦啊!”两人向前走去,陆说:“到你这了,你说了算。有你在,什么都摆平了。”话音刚落,身后的徐树铮警卫对准他的枪就响了起来,陆建章前扑倒地。

这是电视剧《少帅》中播放的情节。剧中,张作霖的把兄弟冯德麟之子冯庸与陆建章在火车上巧遇,后在月台亲见其被杀。从他们俩在火车上的对话可知:陆建章是陕西督军,毕业于天津北洋武备学堂,是小站练兵元老、现代陆军鼻祖,此次只身一人受徐树铮邀请前往天津——这些说法是不甚准确的。袁世凯小站练兵时,陆建章的确任陆军教官,但称其为现代陆军鼻祖则未免太过。在被枪杀的1918年,他早已不是陕西督军。此次赶赴天津也并非应徐树铮之邀,而是冯国璋在幕后主使。陆只是在天津期间又访问了奉军司令部(一说徐树铮私宅),他并非死于火车站,更非一人前往。

陆建章到底为何被杀,幕后的主谋者是谁,他死后各方反应如何……拨开历史的迷雾,这段民国之初北洋混战时期颇为传奇的插曲呈现眼前。

刺杀现场

陆建章死于1918年6月14日。刺客徐树铮是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的陆军上将。在枪杀陆建章之前,他与张作霖的奉军合作,因截获陆军总长段芝贵向日本订购的武器,而出任奉军副总司令。他一直跟随的段祺瑞则再度成为国务总理。

此时,国内的局势是南北之争泛起。孙中山此前一年联络唐继尧、陆荣廷等人,在广州发起护法运动,与执政的北洋武力对峙。执政者内部分裂成主和与主战两大派系。徐树铮和段祺瑞是主战派,冯国璋等人是主和派,其间颇多权斗。

1917年陆建章投靠代理大总统冯国璋,获“炳威将军”称号,成为主和派的一员大将。次年3月,共同通信社即传出他被推举为“讨倪军”(讨伐安徽督军兼长江巡按使倪嗣冲)总司令,冯玉祥为副司令的消息。事后看,讨伐没有落实。但陆建章是否暗中联合南方武力与执政者为敌,则是悬于以段祺瑞为首的皖系头顶上挥之不去的阴云。若真如此,陆建章就不是执政者内部的主和派,而是体制外的叛乱者。

于是,作为段祺瑞左膀右臂的徐树铮开始采取行动。

徐树铮枪杀陆建章的细节,不同报纸的报道颇有差别,现场细节已很难真实还原。徐树铮本人解释,他此前多次听部下将领先后当面投诉,有个自称陆建章的将军经常“诡秘勾结,出言煽惑”。在被枪杀前两日,这个人又面访奉军驻津司令部各处人员,“肆意簧鼓,摇惑军心”。接到情报后,徐还以为可能是不肖党徒蓄意勾煽的行为,陆将军未必谬妄到如此地步。

在枪杀陆建章当天向国务院和陆军部递交的电报中,徐树铮说,这位自称陆建章的人而后又发函给他,说是徐树铮曾电约其到寓所会谈。但查其函中所指时限,徐尚未出京,故深堪诧异。今天(6月14日)中午于是复函请其来晤。

徐树铮解释道:“(陆建章)坐甫定,满口大骂,皆破坏大局之言。树铮婉转劝告,并晓以国家危难,务敦同袍气谊,不可自操同室之戈。彼则云我已抱定宗旨,国家存亡,在所不顾,非联合军队,推倒现在内阁,不足消胸中之气。树铮即又厉声正告,以彼在军资格,正应为国出力,何故倒行逆施如此?从不为国家计,宁不为自身子孙计乎?彼见树铮变颜相戒,又言:‘若然,即请台端听信鄙计,联合军队,拥段推冯,鄙人当为力效奔走。鄙人不敏,现在鲁皖陕豫境内,尚有部众两万余人,即令受公节制如何?’云云。树铮窃念该员勾煽军队,联结土匪,扰害鲁皖陕豫诸省秩序,久有所闻,今竟公然大言,颠倒播弄,宁倾覆国家而不悟,殊属军中蟊贼,不早清除,必贻后戚。当令就地枪决,冀为国家去一害群之马,免滋隐患。”

徐树铮还说,枪杀陆建章后,已为其棺殓掩埋,正听候家属领葬。他希望政府能够褫夺陆的军职,用昭法典。陆死后第二天,徐前往北京,专为此事当面报告。……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